红楼梦:世法平等,天人合一

“世法平等”是贾宝玉第四十一回里对妙玉所说的,这也的确是贾宝玉的思想。

在怡红院里,是没有严格的上下等级尊卑的,贾宝玉是可以和丫鬟们打成一片,甚至可以为丫鬟们服务的。第十九回里就写到贾宝玉帮丫鬟们淘漉胭脂膏子,第三十六回写到贾宝玉“每每甘心为诸丫鬟充役”。第六十回里,春燕告诉自己的娘说:“妈,你若安分守己,在这屋里长久了,自有许多好处。我且告诉你句话:宝玉常说,将来这屋里的人,无论家里外头的,一应我们这些人,他都要回太太全放出去,与本人父母自便呢。你只说这一件可好不好?”春燕的娘听后,不断地念佛。可见,贾宝玉如果真的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是给予丫鬟们极大的恩典。因为贾宝玉是希望解除丫鬟们和贾府之间的人身买卖关系,让她们回到属于自己的家,让她们的父母可以自行决定她们的婚姻大事。她们可以不一定非要嫁给贾府的奴才。贾宝玉是希望让她们不再当奴婢,而是拥有一定程度的自由。

贾宝玉的这种思想,在当时那个环境里是非常难得的。要知道,在古代,为奴的人是没有人权的。他们就像是主子买来的货物一样,只能一心一意为主子服务。

在贾宝玉的影响下,怡红院里的不少人都有一定的个性锋芒。晴雯会和贾宝玉、袭人拌嘴,说贾宝玉气大得很,说袭人做了一些鬼鬼祟祟的事,可以在贾宝玉面前撕扇子取乐,可以拒绝伺候贾宝玉洗澡,可以直接称呼贾宝玉“宝玉”,而不是“宝二爷”,在被王夫人冤枉为狐狸精之后,可以发出不平之鸣。可见,晴雯身上有朦胧的平等意识。

麝月也比较有个性,可以让贾宝玉为自己篦头,可以指责芳官的干娘,可以为生病的晴雯辩护,说晴雯直呼宝玉的名字是合乎情理的。

芳官面对自己的干娘,面对赵姨娘都显得很有脾气,没有逆来顺受,反而是勇于反抗,勇于维护自己的尊严。

鸳鸯不是怡红院里的人,但是性格也颇为刚烈。面对贾赦的淫威,鸳鸯没有屈服,反而是咬定牙关,坚决不做她的妾。在贾母面前,她甚至用剪头发这样的方式来赌咒发誓,可见其性格的倔强。当然,鸳鸯并没有平等意识,她为贾母服务的意识还是非常强烈的,甚至觉得,自己就算一辈子不嫁人,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贾母也无所谓。但是,鸳鸯至少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

很多人都觉得袭人奴性十足,但是指责大老爷贾赦过于好色的人正是袭人。可见,袭人也颇有正义感。

林黛玉身边的紫鹃,会说和贾宝玉拌嘴,剪了通灵宝玉上的穗子的林黛玉太浮躁些,为了试探贾宝玉的真心,敢于欺骗贾宝玉,说林黛玉大了该出阁,就要回苏州家去,会对林黛玉说“黄金万两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林黛玉养的鹦鹉念出“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时候,紫鹃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在林黛玉的熏陶下,紫鹃也有了一定的文化素养。可见,林黛玉并没有把紫鹃当丫鬟,而是当姐妹。她在紫鹃面前不是端着小姐的架子,而是愿意展现自己的真性情。紫鹃也经常安慰多愁善感的林黛玉。紫鹃自己也说,她和林姑娘极好。

龄官能够在蔷薇花架下一遍遍地写“蔷”字,说明她至少会写“蔷”字。这只能是贾蔷教她的。戏子在当时属于玩物,按理说是不会写字的。可是,贾蔷不仅关心龄官的身体,关心龄官的心情,还愿意教龄官写字,可见,在贾蔷心中,龄官不是玩物,而是值得自己去爱的一个人。

至于红楼梦里的小厮,当中也有颇有个性的。敢于闹书房,给贾宝玉找杂书看,陪着贾宝玉一起去祭奠金钏的茗烟;敢于在尤二姐面前说王熙凤“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的兴儿就是代表。当然,不是说茗烟和兴儿就没有等级尊卑观念,而是说在他们眼中,主子不见得就完全正确,是绝对的权威。

当然,有平等思想,并不意味着主奴之间就不存在接受服务者和服务者之间的关系。现如今没有等级制度了,一个当保姆的,也要为雇主服务。不同的是,现如今的保姆和雇主是雇佣关系,在法律上是平等的。可是就算如此,现如今又有几个雇主会去为保姆服务呢?

曹雪芹是要告诉我们,奴才并不是主子的附庸,并不是主子买来的工具。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有尊严,也有思想,也有作为一个人的感情,甚至有时候,奴才的见识并不比主子差。

而且,世法平等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而是众生平等。

第三十五回里,傅试家的两个老婆子在嘲笑贾宝玉,说贾宝玉“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的”。

因此,曹雪芹说这两个老婆子是“极无知识”的两个人。不过,一般人会觉得贾宝玉的行为很怪异也很正常。读者如果模仿贾宝玉的这种行为也有些不合适。但是从万物有灵,民胞物与的角度看,贾宝玉的表现就很高尚,显得很有灵气了。说明,贾宝玉心中有大爱。

贾宝玉的这种对自然之美的珍惜在第五十八回里有非常诗意的表现。贾宝玉病好之后,在大观园里游玩,看到杏树“绿叶成阴子满枝”就感叹自己辜负了杏花,同时联想到邢岫烟已经有了未婚夫,担心世上少了个好女儿,又想到邢岫烟将来会“乌发如银,红颜似槁”,就禁不住落泪。他看到一只雀儿飞来,竟然因为自己不像公冶长那样听得懂鸟语而感到遗憾。可见,贾宝玉的确是有一颗热爱自然,珍惜青春的痴心。所以他才会因为人生苦短,因为时光流转而如此伤感。

为了给落花一个干干净净的归宿就葬花,在潇湘馆里养燕子,教鹦鹉念诗,担心水仙花的香气被其余气味打扰的林黛玉也具有这样的蕙质兰心。这也是林黛玉和贾宝玉心心相印的原因之一,他们都具有天人合一的思想。

不过,我觉得把天人合一思想体现得最为唯美的还是史湘云的醉卧。在芍药花瓣的映衬下,醉意朦胧的史湘云具有一种舒展,自在,浑然天成的美,这种美让人动容。

连“二木头”贾迎春都有拿着花针穿茉莉花的爱好,可见,人与自然之间是可以如此和谐。

曹雪芹思想当中的平等观念很明显来自佛教。有趣的是,带发修行的妙玉倒是没有这种平等观念,觉得刘姥姥没有资格用自己用过的杯子。

不过,妙玉还是接受了贾宝玉的建议,愿意把自己不想要的杯子拿给刘姥姥,还算是有良心。

总而言之,曹雪芹的平等意识即使放到现在也显得很难能可贵的,也是值得大家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