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云带给贾宝玉最单纯的快乐

史湘云是贾宝玉的表妹,但是从血缘关系来看,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不算近。史湘云是贾母的侄孙女,贾宝玉是贾母的孙子。换句话说,史湘云的爷爷和贾宝玉的奶奶是兄妹或者姐弟。

根据《红楼梦》里的线索,史湘云在林黛玉来贾府之前也在贾府生活过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史湘云和贾宝玉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是,林黛玉来到贾府之后,由于贾母对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疼爱,林黛玉就和贾宝玉一起长大。对此,史湘云似乎有点不高兴。

因此,史湘云在第二十回里第一次正式出场,就说:“爱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玩,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史湘云的语气里带有轻微的埋怨。林黛玉还打趣史湘云说话咬舌,把“二哥哥”说成“爱哥哥”。林黛玉这样说带有醋意,毕竟,“爱哥哥”这个称呼显得十分亲昵,甚至带有几分暧昧。不过,史湘云只是有些口齿不清而已,并不是真的喜欢贾宝玉。

不过,史湘云的确和贾宝玉关系非常融洽。第三十一回里,史湘云和奶妈一起来到贾府的时候就问道:“宝玉哥哥不在家么?”宝钗就笑道:“他再不想着别人,只想宝兄弟,两个人好憨的。可见还没改了淘气。”林黛玉更是因为史湘云有一个金麒麟,贾宝玉在清虚观拿回来一个金麒麟而心里面醋意很浓,甚至担心贾宝玉和史湘云做出风流韵事来。不过,贾宝玉和史湘云的关系始终很单纯。

史湘云性格爽朗,爱女扮男装。第三十一回里,薛宝钗就说,她有一次偷偷把贾宝玉的袍子穿上,靴子穿上,额子也勒上,被贾母错认成贾宝玉。因此,史湘云和贾宝玉就更像是哥们儿。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四十九回:“史湘云便悄和宝玉计较道:‘有新鲜鹿肉,不如咱们要一块,自己拿了园里弄着,又顽又吃。’宝玉听了,巴不得一声儿,便真和凤姐要了一块,命婆子送入园去。”后来,薛宝琴、王熙凤、平儿等人也一起吃。林黛玉打趣道:“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广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广一大哭!”史湘云就冷笑着说:“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儿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史湘云虽然回敬了林黛玉,但是并不尖酸,反而显得十分开朗,很有豪气,还带有几分娇憨可人。而“喜聚不喜散”的贾宝玉自然是乐在其中。

第三十七回里,贾探春在大观园里成立了诗社。贾宝玉觉得诗社里少了史湘云就没意思了,就逼着贾母派人去接史湘云,贾母觉得天色晚了,打算明天接,贾宝玉就觉得闷闷的。第二天,就又催着贾母派人去接。史湘云来了之后,也是贾宝玉把诗社的情况告诉了她。

史湘云参与诗社的热情很高,她甚至觉得“容我入社,扫地焚香我也情愿”。她是发自内心地热爱诗歌。我想,她一定在内心里非常感谢贾宝玉邀请自己加入了诗社。诗社里有了史湘云之后也更有活力。

其实,就算大观园里没有成立诗社,史湘云也是更喜欢贾府。第三十六回里,史家派人来接她,史湘云依依不舍,眼泪汪汪。还对贾宝玉说:“便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你也时常提着打发人接我去。”可见,在史湘云心中,贾宝玉这个表哥比贾母这个姑奶奶更关心自己,更希望自己来贾府。

要知道,史湘云在史家是活得很辛苦的。她从小父母双亡,住在叔叔婶婶家里一点也做不了主,不仅没有小姐应有的待遇,还要像一个丫鬟那样做针线活直到半夜。而贾府有许多好姐妹,也有贾宝玉这个好哥哥,史湘云自然更喜欢贾府。

当然,史湘云和贾宝玉还是有过摩擦的。第二十一回里,史湘云给贾宝玉梳头的时候,看到贾宝玉要吃胭脂,就顺手打掉,还说这是不长进的毛病。第二十二回里,心直口快的史湘云说一个小戏子扮上像林黛玉,贾宝玉给她使眼色,史湘云就很不高兴,觉得贾宝玉给自己“鼻子眼睛”看。第三十六回里,史湘云劝贾宝玉去见一见官场中人,谈一谈仕途经济的学问,将来好应酬事务,贾宝玉就觉得史湘云是在说“混账话”。不过,这都是小摩擦,不算大矛盾。总体而言,史湘云带给贾宝玉的,是最单纯的快乐。

史湘云和贾宝玉性格很互补。贾宝玉是一个有些女儿态的男孩子,而史湘云则是颇有男儿气的女孩子,按照现代人的说法,他们两个人身上,都带有明显的中性特质。尤其是像史湘云这种豪爽当中带有几分娇媚的女孩子,现如今是很受欢迎的。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性格互补的人反而比性格很像的人更容易相处融洽,史湘云和贾宝玉之间的关系就是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