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可怕又可怜的王熙凤

王熙凤是曹雪芹笔下的一个“脂粉英雄”,一个让男人都汗颜的女人。她富有才干,为人精明,工于心计,性格泼辣,但是她又有慷慨大度,善解人意的一面。在我看来,王熙凤是一个可敬、可怕又可怜的女人。

说王熙凤可敬,是因为王熙凤的确努力地在支撑着贾府这个日渐衰落的封建贵族家庭。她是“金陵十二钗”里活得最为辛苦的一个。秦可卿的葬礼,多亏她威重令行,杀伐决断,才办得体体面面。元妃省亲,她也是日夜操劳。因为积劳成疾,她流产了,还得了下红之症。可是,贾府越来越危机四伏,她不得不强撑病体。她之所以如此要强,一方面是天性如此,另一方面也是必须如此。

贾府里除了她之外,也就只有贾探春在管理方面颇有才干。可是贾探春迟早要嫁人,这个家,最终还是要靠她来支撑。至于李纨和尤氏,性格都太软弱,对下人没有威慑力。薛宝钗虽然能干,在没有嫁给贾宝玉之前只是亲戚。而那些男主子,贾政迂腐无能,贾赦骄奢淫逸,贾琏贪财贪色,贾宝玉性格叛逆,可以说没有一个在理家方面中用的。贾府要不是靠着王熙凤的支撑,早就败落了。

王熙凤可敬,也表现在有识人之明。口齿伶俐,为人机敏的小红在怡红院始终不得志,却因为替王熙凤办了一次事,就得到了王熙凤的赏识,成了王熙凤身边的人。贾探春在大观园里进行经济改革,蠲免了一些重复的开支,将大观园承包给有园艺经验的老婆婆们。王熙凤对此大力支持,且认为贾探春很不错,并没有因为她是庶出而歧视她,反而觉得将来哪一家公子要是不挑嫡庶,娶了贾探春,就是造化。作为一个权力欲如此旺盛的人,她能够做到不嫉贤妒能,可谓难得。

说王熙凤可怕是因为王熙凤性格心狠手辣。贾瑞想要调戏她,她气不过是很正常的。但是她完全可以直截了当地拒绝贾瑞,但是她没有。她采用欲擒故纵的方式哄骗贾瑞,让贾瑞吃尽苦头。而且,贪婪的王熙凤还让贾蓉和贾蔷不断地勒索贾瑞,让贾瑞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贾瑞的死,有其自寻死路的一面,但是也和王熙凤的心机深沉有关。关键是,王熙凤的心理活动是:“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样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可见,王熙凤是有意识地戏弄贾瑞,想要害死贾瑞。贾瑞是贾府宗亲,是贾代儒唯一的孙子,他再不争气,王熙凤也没必要把他置于死地。

王熙凤对待尤二姐,更是将自己心机深细,虚伪油滑,杀人不见血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按照兴儿的说法,就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

尤二姐的存在的确对王熙凤构成了很大的威胁,这种威胁比贾瑞的调戏要大多了。王熙凤无子,尤二姐要是生下儿子的话,王熙凤在贾府的地位就危险了。而且,贾琏是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偷纳妾的,王熙凤觉得尤二姐的存在对于自己来说是奇耻大辱,她对于尤二姐,是一定要除之而后快的。

但是,王熙凤又不能明着和尤二姐争风吃醋,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名声。所以,王熙凤用自己精彩的演技让尤二姐骗进了贾府,再用借刀杀人的方式,挑拨尤二姐和秋桐的关系。秋桐是贾赦赏赐给贾琏的侍妾,为人尖酸刻薄,在王熙凤的挑拨之下,不断地给尤二姐难堪。

尤二姐流产之后,王熙凤更是趁机说是属兔的秋桐冲的。王熙凤这样做,可谓一石二鸟,不仅让秋桐和尤二姐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也打击了秋桐的嚣张气焰。毕竟,秋桐也是王熙凤的心头刺。天真的秋桐只是王熙凤对付尤二姐的一颗棋子,当秋桐失去利用价值之后,王熙凤自然也会对付她。

王熙凤厉害的地方在于,她伪装得很好。她逼得尤二姐吞金自尽,可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抓住王熙凤的把柄。

尤二姐的确不够洁身自好,性格也过于柔弱,不像妹妹那样刚烈,但是尤二姐不该死啊。

王熙凤之所以一定要害死尤二姐,一方面是基于利益考量,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妾这类人本身的歧视。这一点,从她对赵姨娘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在王熙凤看来,妾就是奴。这一点,曹雪芹在第三十六回里说得很清楚。

说王熙凤可怜,是因为王熙凤没有遇上一个好丈夫,没有遇上一个好婆婆,又是“凡鸟偏从末世来”。

贾琏贪色,不知道珍惜王熙凤,多次偷情。女儿生病,他趁机和多姑娘厮混,王熙凤过生日的时候,他和鲍二家的厮混。尤二姐死后,王熙凤和贾琏之间的感情算是彻底破裂了。贾琏虽然没有王熙凤逼死尤二姐的证据,却也一心想着替尤二姐报仇。在我看来,贾琏是真的爱尤二姐,因为温柔漂亮的尤二姐让他找回了男人的自尊,而强势的王熙凤只是让他觉得压抑。王熙凤作为夫人,的确显得很强势,但是贾琏也的确缺少足够的能力和魄力,因此才无法驾驭王熙凤。

贾琏的生母早就去世了,贾赦的继室邢夫人是一个吝啬,刻薄,只知道顺承贾赦的人。贾赦想要娶鸳鸯做妾,王熙凤一开始不同意,邢夫人就很不高兴。王熙凤虽然假意答应了邢夫人,却并没有出力,只是在贾母生气之后用巧妙的方式逗乐了贾母。鸳鸯事件中,邢夫人和贾赦一败涂地,自然要想办法找回面子。贾赦的方式是和贾雨村狼狈为奸,巧取豪夺“石呆子”的扇子。邢夫人的方式就是在贾母葬礼期间给王熙凤难堪。

王熙凤因为一对老婆子得罪了尤氏,就要处理她们。结果,其中一个老婆子的亲家是邢夫人的陪房,就去找邢夫人求情。邢夫人本来就已经对王熙凤很不满了,有了这个机会自然是要为难王熙凤的。于是,她就去让王熙凤放了那两个老婆子。邢夫人还利用贾母的八十寿辰给王熙凤压力,觉得王熙凤这样做是折磨老人。

王熙凤对此感到很委屈。她是为了给尤氏出气所以才处罚那两个老婆子。可是,尤氏却不领情。毕竟,尤二姐是尤氏名义上的妹妹。她的姑姑王夫人也不支持她。平日里,威风八面的王熙凤这次也哭了。事后,虽然贾母觉得王熙凤没做错,不应该因为自己过八十大寿,就纵容下人得罪主子。可是,这件事给王熙凤造成的精神伤害却是难以弥补的。对于王熙凤这种性格要强的人来说,面子很重要。这件事让王熙凤觉得很没面子。可是,王熙凤面对邢夫人、王夫人和尤氏,却又无可奈何。可见,再强势的人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再强势的人也会有觉得心酸的时候。毕竟,在当时那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王熙凤不可能去得罪婆婆邢夫人,姑姑王夫人,堂嫂尤氏。

而且,王熙凤面对的是一个日渐衰落的家族。贾府为了讲排场,讲体面而挥霍财富,所以经济上逐渐吃紧。子孙是“一代不如一代”。内部也矛盾重重,难以调和。

王熙凤为了节省开支,也没少操心,不断地拆东墙补西墙,但是贾府还是在经济上越发困难。王熙凤有时候还要面对太监的敲诈勒索。到了第七十二回,王熙凤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有些想破罐破摔了,正是“生前心已碎”啊!

在人事管理方面,王熙凤一开始恩威并施,下人们觉得战战兢兢,不敢造次。可是王熙凤流产之后,身体不好,精力不济。下人们趁机开始生事,偷盗、赌博、偷情、私相传递,种种事端开始出现,最终“抄检大观园”事件爆发。这件事加速了贾府的分崩离析。但是,这件事主要责任在王夫人。王熙凤的建议是暗暗查访,而不是公开抄检。只是,冲动易怒的王夫人在小人的挑唆下做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王熙凤也没办法反驳王夫人。

抄检大观园让王熙凤消耗了许多精力,加重了王熙凤的病情,也让王熙凤、贾探春等人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总而言之,王熙凤是一个性格很复杂的人。她有值得人称道的一面,但是对钱财和权势的贪婪,对他人生命的漠视,使得王熙凤也犯下了许多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