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那些美丽的梦境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弗洛伊德说,梦是人类潜意识的反映。在《红楼梦》里,多次写到梦,都写得很精彩。

第一回里,甄士隐睡午觉的时候就做梦了。他梦到了一僧一道,听到他们讲述了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故事,还听到他们决定下界去度脱几个。他还有幸见到了通灵宝玉,看到了“太虚幻境”的入口,看到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幅对联。可是,就在他要进入“太虚幻境”的时候,他就醒了。可见,甄士隐和贾宝玉颇有缘分。我相信,贾宝玉的出家就和他有关。

甄士隐做梦这一天,是一僧一道带着通灵宝玉下凡的日子,也就是贾宝玉出生那一天。因为贾宝玉一出生,嘴里就含着这块通灵宝玉。《红楼梦》第八回里说得很清楚,通灵宝玉就是女娲补天弃而未用的顽石在人间的幻相。

甄士隐是《红楼梦》里第一个出家的人。他在经历了丢失女儿,家宅失火,一路颠沛流离,被岳父轻视,家业萧疏这一系列悲剧之后,逐渐看破红尘。他在听到跛足道人唱了一首《好了歌》之后,就顿悟了。他在为《好了歌》做了一番注解之后,就跟着跛足道人飘然远去了。

之后,甄士隐在前八十回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他淡泊的人生态度,出世的精神,善良慷慨的品性都和贾宝玉是类似的。甄士隐的出家预示着贾宝玉的出家,也体现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的精神顿悟。

第五回里,贾宝玉在秦可卿的房间里做梦进入了“太虚幻境”,在那里遇到了警幻仙姑,遇到了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和度恨菩提四位仙姑。他在薄命司里看到了“金陵十二钗”当中一部分又副册、副册成员和全部正册成员的画册以及判词。当时,人生经历还很欠缺的贾宝玉自然不会明白这些判词的内涵。警幻仙姑又给他吃了“群芳髓”、“千红一窟”和“万艳同杯”。这三种饮品的名字分别谐音“群芳遂”、“千红一哭”和“万艳同悲”,预示着《红楼梦》里的众多红颜同样的悲剧结局。

警幻仙姑又让贾宝玉听了十四首曲子,中间十二首曲子和“金陵十二钗”正册中十二位成员的命运是一一对应的。这十二位女性各具特色,各有千秋,却都避免不了悲剧的命运。这十四首曲子是薄命红颜的挽歌,是美好青春的挽歌,是贵族世家的挽歌。

这十四首曲子文辞优美,耐人寻味,虽然是谶语,却含蓄蕴藉,让人觉得回味无穷。因此,我们读罢这些曲子的歌词之后,不仅不会因为提前得知了小说结局而觉得索然无味,反而会对小说后面的内容产生更大的兴趣。

警幻仙姑告诉贾宝玉,她原本是要去接绛珠仙女的生魂的,却遇到了宁国公和荣国公,接受了他们的嘱托。警幻仙姑希望贾宝玉可以接受孔孟之道,走仕途经济道路。警幻仙姑赞美了贾宝玉“意淫”的高贵品质,还把自己乳名兼美,表字可卿的妹妹许配给了贾宝玉,授予贾宝玉云雨之道。贾宝玉和可卿经历了一夜的温柔缠绵之后,第二天和可卿一起游玩,却误入迷津。警幻仙姑说只有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的木筏可以让贾宝玉渡过迷津。可是,贾宝玉还是差一点被夜叉海鬼拖入迷津,贾宝玉大叫一声“可卿救我”就醒来了。

秦可卿为此感到十分诧异,因为她的闺名别人是不知道的。

那,秦可卿是否就是贾宝玉在梦中梦到的可卿呢?我觉得不一定是。但是,秦可卿在贾宝玉的成长过程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是肯定的。否则,贾宝玉不会因为秦可卿的去世而吐血。

贾宝玉在做了这场梦之后,可以说正式进入了青春期,有了明确的性别意识。所以,他才会在第六回里和袭人“初试云雨情”。但是贾宝玉只是接受了警幻仙姑的性启蒙,却并没有像警幻仙姑希望的那样,走经世济民的道路,反而越来越叛逆,越来越无为。

其实,警幻仙姑启发贾宝玉的方式本来就有问题。如果警幻仙姑让贾宝玉了解一下民间疾苦,让贾宝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贾宝玉还有可能选择刻苦读书,考取功名,为民请命。但是,警幻仙姑却是让贾宝玉喝茶,听曲,然后又教贾宝玉云雨之事,让贾宝玉和一个兼具薛宝钗的鲜艳妩媚和林黛玉的风流袅娜的美人享受云雨之欢,贾宝玉只会更加沉溺于温柔乡。

贾宝玉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还做过三次梦。一次是在午睡时,在梦中呐喊,表达自己对“金玉姻缘”的排斥,对“木石姻缘”的坚守,还说和尚道士的话信不得。贾宝玉的呐喊正好被在他旁边做针线活的薛宝钗听见了,薛宝钗怔住了。贾宝玉具体梦见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根据贾宝玉的梦话,我们可以大胆推测,贾宝玉梦见了自己的前世,也梦见了自己和林黛玉的姻缘被人阻挠。贾宝玉的梦话让薛宝钗知晓,贾宝玉对自己的态度。可是,薛宝钗最终还是嫁给了贾宝玉,这对于贾宝玉和薛宝钗来说,自然是不幸的。

贾宝玉在第五十六回里,做梦梦到了甄宝玉,而甄宝玉在梦中也说自己梦到了贾宝玉。

按照袭人的说法,贾宝玉会做这个梦,是因为怡红院里有镜子。的确,镜子在《红楼梦》里是十分重要的道具。贾瑞如果可以遵照跛足道人的叮嘱,只看“风月宝鉴”的背面,不看正面的话,也就不会自寻死路了。唐太宗说过:“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红楼梦》正如一面人性的镜子,末世的镜子,让人看清现实,看透人性。

贾宝玉在晴雯死前,还梦到晴雯来向自己告别,让贾宝玉他们好生过。可见,贾宝玉的确对晴雯十分不舍,对晴雯有很深的感情。但是这种感情并不是男女私情,而是一种纯粹的友谊,一种超越男女关系的温情,一种很美好的关系。

《红楼梦》第二十四回里,还写到林红玉做梦梦见贾芸要把自己捡到的手帕还给自己。林红玉对贾芸一见钟情,丢下手帕传情,还故意到处找手帕。贾芸捡到了小红的手帕,却将自己的手帕通过坠儿交给了小红。小红看到之后,就知道贾芸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来,小红和贾芸都成了王熙凤手下的人,也就有更多机会接触。根据脂砚斋的批语,小红和贾芸在贾府败落之后,会照料王熙凤和贾宝玉,是知恩图报,重情重义的人。

小红和贾芸的行为,在当时属于私相授受,是违背封建礼教的。因此,薛宝钗会觉得小红是“鸡鸣狗盗”之人。但是,这并不代表小红的人品有问题。她和贾芸都是善良之人。

小红之所以会做白日梦,就是害相思病的结果。贾芸斯文清秀,虽然家境贫寒,却也是贾府宗亲。小红也是一个干净俏丽的丫鬟。他们两个人是非常合适的。

我相信,在曹雪芹笔下,《红楼梦》八十回之后,还会有精彩的梦境。

曹雪芹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剧,会产生人生如梦的感慨是很正常的,他会相信宿命也不足为奇。他笔下的梦都和人物的命运走向息息相关,可见,在曹雪芹看来,人生在世,其实很难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尽管如此,曹雪芹依旧热爱生活,依旧相信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