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因何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

《红楼梦》第二回里,冷子兴说,贾宝玉有一句名言:“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冷子兴觉得这句话很好笑,觉得贾宝玉将来是色鬼无疑。贾雨村则觉得贾宝玉是秉持了“正邪二赋”的“情痴情种”。

贾宝玉所欣赏的,基本上是林黛玉、史湘云、薛宝琴这种纯真善良的少女。她觉得女孩子一旦嫁了人,沾染了男人的气息,就会从“无价的宝珠”,逐渐变成“死珠子”,最终成为“鱼眼睛”。

贾宝玉深受道家思想影响。第二十一回里,他和袭人闹别扭,就拿出《南华经》里的《外篇·胠箧》来读,自己还续写了一篇。

《南华经》就是《庄子》。《庄子》的内篇是庄子自己创作的,而外篇和杂篇则出自庄子的后学。

《庄子》传递的思想是一种逍遥出世的思想,是一种与世无争,清静无为的思想。庄子主张顺其自然,强调人的精神自由,强调生命的无上价值。对于一切会“损生残性”的行为,庄子都是反对的。

第二十二回里,贾宝玉调节史湘云和林黛玉之间的小摩擦,不成功,还因为自己给史湘云使眼色,被史湘云和林黛玉奚落。一种挫败感和无力感顿时让贾宝玉感到很迷茫。他想到了《庄子·杂篇·列御寇》里的“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以及《庄子·内篇·人间世》里的“山木自寇”。因此,贾宝玉觉得心情很低落,就写了篇偈子,又写了一首《寄生草》词。表达出一种“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的思想。这种思想当然是消极的,不过的确是符合贾宝玉当时的心境的。

薛宝钗看后,觉得贾宝玉悟了,觉得自己不应该给他念《鲁智深醉闹五台山》里的《寄生草》。在薛宝钗看来,贾宝玉的性情被佛道思想影响了,偏离了正轨。林黛玉就和薛宝钗、史湘云一起去找贾宝玉。林黛玉问贾宝玉:“宝玉,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又何贵?尔有何坚?”贾宝玉茫然不能回答。林黛玉又说:“你那偈末云,‘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固然好了,只是据我看,还未尽善。我再续两句在后。”林黛玉续的是“无立足境,是方干净”。薛宝钗说这才是彻悟,还讲了六祖慧能的故事。贾宝玉就觉得自己还远远没有彻悟,实在是没必要自寻苦恼,就不参禅了。

贾宝玉之所以如此欣赏女儿就和他受到佛道思想影响有关。道家学派创立者老子所写的《道德经》里有“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这样的话。还有“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於婴儿”这样的话。可见,女性和水在道家思想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体现出一种至善至美的境界。

“诗佛”王维在《终南别业》里写下“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样的句子,体现出一种随缘自适,心无挂碍的人生观。水在佛教当中代表一种广大无为的境界。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温柔的时候,像水一样让人动容。她和贾宝玉的感情稳定下来之后,在贾宝玉面前显得温柔平和,细腻体贴。第四十五回里,贾宝玉冒着夜雨,披蓑戴笠前来看望她。她对贾宝玉十分感激,还担心贾宝玉跌倒,把自己的玻璃绣球灯给贾宝玉,说贾宝玉不应该有这剖腹藏珠的脾气。这盏灯,照亮了贾宝玉回怡红院的路,也让读者觉得温暖。其实,林黛玉在吃醋的时候,也是关心贾宝玉的。比如第二十回里,她就心疼贾宝玉脱了披风,会着凉。这就是林黛玉,温柔如水的林黛玉。

林黛玉爱哭,她是为了还泪而来。她的泪水是她的生命之源,来自前世神瑛侍者浇灌的甘露。

林黛玉爱的是干干净净的水,她觉得大观园里的沁芳溪是干净的,但是大观园外就有脏的臭的水。所以,她不愿意贾宝玉把桃花瓣撂在水里,因为她觉得“天下的水总归一源”。“质本洁来还洁去”是林黛玉的精神追求。

如果说林黛玉像纯净的甘泉,史湘云就像是滔滔不绝的江水。她的判词里有“湘江水逝楚云飞”,《乐中悲》曲里有“云散高唐,水涸湘江”。史湘云在咏雪的时候吟出过“池水任浮漂”,这和她的《咏白海棠》里的“也宜墙角也宜盆”是一样的,都体现出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而她和林黛玉一起月下联句的时候,说出的“寒塘渡鹤影”更是自然流畅,充满动态美,体现出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史湘云是活泼的,是灵动的,是大气的,是潇洒的。她具有一种“上善若水任方圆”的辩证思想,因此对环境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始终保持着一种豁达坚韧的状态,正如水一般至柔至刚。

落落大方的薛宝琴则像是广阔无垠的海水。她从小就跟着父亲到处游历,也有过出海的经历,还见过真真国的美人。

真真国的美人写的诗里有“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这样的句子。薛宝琴写的《桃叶渡怀古》里有“衰草闲花映浅池”,《青冢怀古》里有“黑水茫茫咽不流”,《马嵬怀古》里有“温柔一旦付东洋”。可见,薛宝琴和水很有缘分。

其实,《红楼梦》里和水有关的女子还有不少。贾探春最终“一帆风雨路三千”,远嫁海外;香菱原名甄英莲,她和林黛玉讨论王维诗歌的魅力时所提到的三联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以及“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都和水有关;薛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她吃的冷香丸的药方里需要春夏秋冬四季的水;妙玉喝茶对水非常讲究,要用梅花上的雪水来烹茶。可见,《红楼梦》里的女儿的确是“水作的骨肉”。

总而言之,水在《红楼梦》里具有象征意义,是纯美无暇人格的象征,体现出女性独有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