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个更重要

歌手赵传有一首歌曾经火遍大江南北,这首歌名叫《我是一只小小鸟》。这首歌的歌词里有这样几句:“当我尝尽人情冷暖,当你决定为了你的理想燃烧。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这几句歌词写得很好,很真实,是深刻的灵魂叩问。词作者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固定答案。

林黛玉为什么嘲笑刘姥姥是“母蝗虫”?因为林黛玉是没有生存压力的人,所以她无法理解刘姥姥这种挣扎在生存线边缘的人为了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是可以放弃自己的尊严的。

林黛玉这样清高狷介,自尊心很强的人自然会觉得,刘姥姥讲“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这样的笑话,把自己比作牲口是自轻自贱。林黛玉也自然会觉得刘姥姥夸贾惜春是“神仙托生的”是阿谀奉承。

在林黛玉这样的大家闺秀看来,刘姥姥是粗鄙的,是庸俗的。在林黛玉看来,“廉者不受嗟来之食”,“贫贱不能移”。她不懂刘姥姥生存的艰难,自然会嘲笑刘姥姥。林黛玉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设身处地替刘姥姥着想,因为刘姥姥的生存处境是林黛玉根本没有体验过的。我们不应该指责林黛玉看不起劳动人民,有阶级烙印,不懂民间疾苦。以林黛玉的性格和处境,她不懂刘姥姥是很正常的。

其实,不仅仅是林黛玉不懂,薛宝钗、史湘云、李纨等人又懂吗?薛宝钗也说刘姥姥讲的笑话没有回味,也赞美林黛玉把刘姥姥比作“母蝗虫”是“春秋笔法”。史湘云在听到林黛玉说:“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之后,会笑得前仰后合,“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大家都把刘姥姥当成是可笑的谈资。

有追求的人会说“生活不仅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对于林黛玉这样的人来说,有的是追求“诗和远方”的资本。她出身书香门第,钟鼎之家,满腹才情,有贾母这样一个把她当心肝儿肉的外祖母,有贾宝玉这样一个心疼她,怜惜她的知己。她虽然在第六十二回里告诉贾宝玉她看出了贾府有后手不接的经济危机,但是她嘲笑刘姥姥的时候,不见得有这样的忧患意识。

刘姥姥有什么呢?她只有一大家子要养。贾府吃一顿螃蟹宴,就够刘姥姥一家人过一年。在如此巨大的贫富差距面前,刘姥姥除了羡慕,除了巴结讨好,除了摇尾乞怜,除了装傻充愣,你觉得她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连诗圣杜甫在长安蹉跎十年的时候,也有过“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这样的经历。他都可以为了生存去接受有钱人家的施舍,刘姥姥为什么不可以呢?

在我看来,林黛玉和刘姥姥都没什么错。她们只是因为处境不同,所以心态不同罢了。

还有的人觉得贾芸为了得到在大观园里种树的机会,给王熙凤送冰片麝香,是行贿。他对王熙凤说:“侄儿不怕雷打,就敢在长辈面前撒谎。昨儿晚上还提起婶子来,说婶子身子生的单弱,事情又多,亏婶子好大精神,竟料理的周周全全;要是差一点儿的,早累的不知怎么样呢。”是巴结讨好。他明明比贾宝玉年龄大,却认贾宝玉是爹,太油滑世故。我觉得这样的批评对于贾芸来说不公平,提出这种批评的人是对贾芸进行道德绑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贾芸是一个努力生存的人。他虽然是贾府的亲戚,却是穷亲戚。他已经失去了父亲,他舅舅卜世仁又是一个一毛不拔,且尖酸刻薄的人。他们家本来的一亩地和两间房在他父亲去世之后又被他舅舅霸占了。作为一个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穷小子,他必须把握住贾元春要在大观园里种树的机会。他一开始找贾琏帮忙,想要去铁槛寺,结果贾琏在强势的王熙凤面前根本没有多少话语权。他不找王熙凤帮忙,难道和母亲一起穷死吗?

只要不带偏见,就可以发现,刘姥姥和贾芸都是很善良的。刘姥姥知恩图报,不仅给贾府带去了乡间的新鲜瓜果蔬菜,还给了巧姐一个归宿。贾芸在贾宝玉被赵姨娘和马道婆陷害的时候,日夜操劳,尽职尽责,还给贾宝玉送去白海棠以表孝心。根据脂砚斋的批语,他在贾宝玉被抓进狱神庙之后,还有“仗义探庵”的举动。在我看来,刘姥姥和贾芸是来自民间的清流。

尊严当然重要,但是生活的压力也是大部分人都需要面对的。一个人只要不是为了生存而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