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描写多姑娘最绝妙的一个词

之前,写了一篇赞美贾琏的文章,立马就有许多人对我口诛笔伐。我当然只是一笑了之,我只是不懂的是,为何许多的读者非要从门缝里看人,把些鲜活的人物看得扁扁的。

我也不想去谈什么文学赏析的辩证法,只是记得人们对《金瓶梅》塑造出有血有肉的西门庆大家赞赏,因为西门庆已经不是文学上所说的扁平人物了。西门庆在荒淫无耻之外,也有其真性情的一面了。贾琏或许就是《红楼梦》中的西门庆。所以我对其真性情的一面还是比较赞许的。

《红楼梦》对于有些龌龊的男人的描写如斯,对于个别淫荡的女人似乎也是包含同情的。特别是多姑娘,虽然“淫荡”,个人却丝毫感觉不出作者对她有丝毫的批判。而是在行文之间,饱含了同情的笔墨。反而是将矛头指向了她的丈夫多浑虫。

作者先声夺人的做法是:一味地责怪他不解风情,不懂风月,好吃懒做,气量宽宏、全无嫉妒之心的丈夫。因此,多姑娘才未免生出了蒹葭倚玉之叹,与别的男人干上了苟且之事情。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背后,必有一个不成气候的丈夫。

话说这多姑娘,似乎也不是歪瓜裂枣都通吃一气,见过男人就想上。而作者的话呢,也是颇妙呢,而是延揽英雄,收纳材俊。哪个男人需要一亲其芳泽,是需要“考试”的。

考试?不会吧!?

对,就是考试。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女人干这事还需要对男人考试。这“考试”二字。就是我在题目中所指的那个绝妙的词了。

可见,多姑娘虽然略有龌龊,但是还是个蛮有品味的女子。或许是吃了丈夫的亏,一般的男人还真入不了她的法眼。

首先来说,这贾琏应当就是一个通过了其考试的男子吧。要不然其也不会剪下一绺头发给贾琏,想与其永结同心。可见,贾琏在多姑娘心中,还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子。或许多姑娘也有着我以前一样的想法吧:贾琏是《红楼梦》中最值得女人嫁的男人。

再来看贾琏的兄弟贾宝玉,其又有没有通过多姑娘的考试。这话还真的该从两个方面去说。首先,我们可以说是没有通过。因为贾宝玉还太嫩。多姑娘一把他搂入怀中,其就浑身发抖,又羞又怕,满脸通红。这在多姑娘眼里显然是不解风情吧。再则也与多姑娘心目中宝玉大相径庭:贾宝玉原来是个没有药性炮仗。

其次,我们又可以说,贾宝玉通过了多姑娘的考试。一方面在于,多姑娘暗中观察,发现其与晴雯没有干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另一方面在于其为宝玉的真纯而感动,为人们误解了宝玉而愤懑。以为其发现宝玉并不是那种荒淫之人,只是很联系女孩子而已。

其实,多姑娘为宝玉愤懑,又何尝不是为自己愤懑呢?其对宝玉说“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当是其对当时那个无奈的环境最有力的控诉吧。

再看作者对其的称呼,无论是“多姑娘”还是“灯姑娘”,作者都是对其以姑娘想成,而不是称之为多浑虫家的。鲍二家的的心毒嘴恶,其就没有对其以姑娘称之。可见多姑娘与王熙凤、平儿等在作者的心目中地位可是相当的。

而多姑娘的这一切,作者对多姑娘的一切,无不通过“考试”一词,体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考试一词应当是作者形容淫荡女人多姑娘最绝妙的一个词了。精准之外,其还是那么幽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