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被驱赶,贾母与王夫人展开了怎样激烈的交锋?

晴雯被赶走,贾母应当是无比的愤怒的。只是这种愤怒匿藏在心里。没有像当初痛斥贾赦要娶鸳鸯为小妾那样。贾母这次的愤怒,是冷到骨子里的愤怒。

因为在王夫人汇报完自己查抄大观园里的一切的时候,贾母的态度是极其冷漠的。

或许,王夫人对于自己的举动还是很得意的吧。或许其汇报还是希望得到贾母的赞许的吧。

谁知,对于驱赶晴雯行为,贾母只是严重地说了一声:“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

对于贾母的这句话,我们是否有必要来体擦一下其弦外之意呢?“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这句话中的“将来”与”“使唤”二词当时贾母最鲜明的态度表达了。贾母的意思是不是说,那么多丫头,也就只有晴雯或许还可以收在宝玉房中为妾。

这是肯定的意思。接下来的来的话,当就是贾母对王夫人的否定了。“谁知变了”——变?没变?我史太君还不知道呢!你就这么把我的人处置了,先斩后奏,我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王夫人满心期待的赞美,却变成了贾母满口的奚落。王夫人当然只能转移话题为自己狡辩啊!就又扯出了袭人,说什么贤妻美妾虽然好,但不如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好,袭人放在宝玉房里也是一二等的。

贾母面对世事的无奈,也不像与王夫人作过于激烈的争辩,也就只好又冷冷地回复了王夫人一句。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的。还是没对王夫人的行为作出肯定。估计,王夫人的心此时候又凉了了一大截吧。

但是,贾母此时候,似乎并没有缴械投降的意思。王夫人说晴雯淘气,只是与贾宝玉胡闹,贾母的内心还是又深深的芥蒂的。

个人认为,贾母接下来的话,又好似含沙射影地对王夫人敲打了一番。

荣国府的中心当然是贾宝玉,寂然关于晴雯等的一些事情都是因贾宝玉而起。贾母于是就又谈起了她的宝贝孙子贾宝玉。

贾母说,她之前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本以为贾宝玉的淘气,与丫头们的厮闹,是一种人大、心大,知道了男女之事的行为;并为此深深地不懂而担心着。

贾母又说:“冷眼查看,细细地查试之后,究竟不为此,其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投错了胎不成?”

于是大家就嘻嘻哈哈地大笑起来。不知道此时王夫人的内心有没有笑。更不知道王夫人有没有听出:晴雯与贾宝玉厮闹,都还只是小孩子们两小无猜的嬉戏,未伤风化,不值得大惊小怪。

好了,这只是我内心的一种揣度,不管事实怎样,《红楼梦》对于人情世故的描写,总体来说还是含蓄深沉的,只有细心体会,才能够深得其中壶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