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或因贾宝玉的一句话自杀身亡

一场幽梦同谁近,

千古情人独我痴。

读《红楼梦》,总觉得作者的这句诗安排得很突然。因此对与诗中“情人”的理解,我总是把握不定。

这“幽梦”肯定是贾宝玉所做的游历太虚幻境的那场春梦。“同谁近?”这个谁,也肯定是指秦可卿。

但是这痴傻的情人。似乎是宝玉,又似乎是秦可卿。因为从文本的叙述顺序来说,这句诗应该是对秦可卿疑惑的注释。

“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于此之后,作者就突兀地给出了这句诗。从而收束了第五回。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之于此,我突然有想到了秦可卿的判词:

情海情天幻情深,

情既相逢必主淫。

这句判词似乎应该也是描写秦可卿与贾宝玉的关系,而不是被吵得很热闹的,秦可卿与他公公贾珍的关系。

因为只有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与秦可卿结出情意。这里的“幻情”应当就是太虚幻境里生出的情意。

接下来的两情相逢,与同谁近也就更是一种照应了。

最后也不想避开这个“淫”字。只是世人最好声色之事,总是容易把这个“淫”字想歪。

大家都知道,在《红楼梦》情榜中,作者给宝玉的定位是“情不情”,而秦可卿名字的谐音是“情可倾”。这二者描述的都是盛情。

两个心性高明,而又聪明过人的情感达人相遇了,也就必然盛情四溢。所以,这里的“淫”字,应当取“盛情”义。

再看,《红楼梦》的文本也给出了佐证。警幻仙子对贾宝玉说:“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所以这个淫重在情,而非其他。

整个来说,二者结合起来,它们表达的意思应当是指:贾宝玉这么处于青春懵懂期的男子,对性情温婉、姿色出众的秦可卿的一种精神眷恋。而秦可卿对贾宝玉则是一种姐姐般的体贴,虽然宝玉是她叔叔。因为秦可卿是把宝玉当作秦钟一样的看待的,要不然,其也不会让贾宝玉睡在自己的床上啊。可见秦可卿是心底无私,天地宽的。

秦可卿的那份盛情更多的是体贴。要不然,贾母也不会夸赞其是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不过,人的命运似乎总是天注定。面对秦可卿的体贴,贾宝玉梦中的话语,却似乎给秦可卿带来了深深的伤害。

尤氏说:“你是知道那媳妇(秦可卿)的: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

你想,不拘听见什么话儿,她都要度量个三五日,如今贾宝玉竟然在梦中喊出了她的小名。对于封建社会的女子来说,自己的小名被别的男人知道,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秦可卿该有会思量多少个日夜啊。

再来看,张友士神医对秦可卿病情的诊断:“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为忧虑伤脾……”按照张神医的话来说,贾宝玉说出秦可卿小名这件小事,很可能就被秦可卿当作了大事,从而思虑太过,忧虑出了病来。

秦可卿的自杀,也是其精神压力重大的一种证明。一个人在体质上病得再厉害,其求生的意志都会非常的坚强。只有当人的精神败下阵来之后,才会想到一死来了解自己的生命。

大智若愚,大智若痴,秦可卿是聪明的,又是痴傻的——一种聪明忒过的痴傻。千古情人独我痴,可能也是指秦可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