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最惧怕的事情

林黛玉在贾府住了那么久,真不知道,她的内心有没有产生过离开贾府的念头。

我想,若不是有大观园,薛宝钗在贾府住上一天,她都不愿意吧。

贾府,对于薛宝钗来说,似乎始终都是其敬畏之所在。

还记得初《红楼梦》,薛宝钗一句话我始终不怎么懂得。

记得宝玉挨打后的那一回,宝钗为宝玉送来敷伤口的药材,临走时,袭人说: “姑娘倒费心了。改日宝二爷好了,亲自来谢。”

宝钗却回头笑道:“有什么谢处。你只劝他好生静养,别胡思乱想的就好了。不必惊动老太太,太太众人,倘或吹到老爷耳朵里,虽然彼时不怎么样,将来对景,终是要吃亏的。”说着,一面去了。

 “虽然彼时不怎么样”,指的似乎是贾政知道情况的时候吧。但是,“将来对景”,这个“将来”指的是什么时候也就更加令人迷糊了。又对的是什么“景”呢?再加上一个“终是要吃亏的”,也就更加令我找不着北了。

是谁吃亏呢?贾宝玉?薛宝钗?袭人?亦或是薛家? 贾政又会怎么拿薛宝钗是问呢?是男女收受不清吗?

但是接下来的,薛宝钗的作为似乎推翻了“男女收受不清”这一点的猜想。

还记得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薛宝钗派人给林黛玉送来了燕窝。 对于这件与人为善能为自己加分的好事,薛宝钗似乎也不愿意伸张。

首先,用薛宝钗自己的话说,这样(薛宝钗送燕窝给林黛玉)不会兴师动众。而且后来薛宝钗似乎也对林黛玉说过不要让贾府人知道 之类的话。(呵呵,请原谅我的记忆力有问题,对文本还没达到烂熟的程度)

其次,薛宝钗给林黛玉送燕窝的行为也是蛮值得推究的吧。其一,她说送,而不自己送, 避免自己“树大招风”。其二,她回去后没有立马送来,而是深夜派一位婆子送来,贾宝玉在林黛玉处玩了好一会儿都回去,婆子也开始逢半夜坐更的赌局了。

如此隐秘的做好事的行为是不是非常的少见呢?对贾宝玉如此,对林黛玉也是如此,薛宝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而这一切我们似乎可以从薛宝钗与林黛玉的一番对话中找到答案。

其一林黛玉的处境,林黛玉的那一番话语,薛宝钗应当也是感同身受的吧。

 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耽耽,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

 贾府人多嘴杂,你不说他说,再小的风吹草动,也可能会引发一场蝴蝶效应。前面给贾宝玉送药,薛宝钗怕贾政追究,难道她薛宝钗就不怕贾府下人嚼舌根吗?

其二,薛宝钗对自己为人处世的要求是极其严苛的。她这么个做得地税不漏的人,还是在林黛玉的一番感激的话语之后,满有感慨地说:“ 只愁我人人跟前失于应候罢了。只怕你烦了,我且去了。”哈哈,薛宝钗都失于应候,还有谁不会失于应候呢?

 这是薛宝钗自己的说法,作为旁观者,我们又该怎么看待薛宝钗的这一处世行为呢?个人觉得,其应当最怕沾惹是非的一个人吧。她似乎永远要处世而独立。从不敢轻易聚沾惹贾府的是非。贾府那座深宅大院,确实是一个大的是非之地。

王熙凤病了,王夫人让贾探春出头大理诸多日常事务,让薛宝钗协理,薛宝钗似乎也只是打酱油,万事不出头, 顶多只是提出自己充满智慧的周全的建议。

而且这个时候,薛宝钗令自己住处最便于通往贾府的一道门始终紧闭起来,因为这个时候贾府里的长辈们都不在家,最容易出大是非。因此,贾府里有再大的是非,与她薛宝钗也就没有一丁点干系了。

贾母王夫人等奔国丧回来,薛宝钗也就立马想王夫人主动辞别,不想再在大观这个曾经看似是美好而自由的王国居住了。 恐怕是平儿说的那段时间的大事,惊了宝钗的心了吧。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否则是非也会立马落到她的身上。

无立足境,是真干净

薛宝钗可以一走了之,只是可怜的林黛玉,只能无奈地接受命运给她的安排,让自己的身躯与心灵挣扎于那片大大的是非之地,任凭风霜刀剑严相逼!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