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雨村因何特爱招惹贾宝玉

你说贾宝玉厌恶仕途经济;

你说贾雨村时刻以功名为念,整日溜须拍马,阴险狡诈,虚伪不堪 ;

可是这有着不同性格,不同性情的人,却总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

想剪短关系的当然是贾宝玉,想理顺关系的当然是贾雨村,但是却让贾宝玉头脑混乱。

话说这贾宝玉与史湘云、袭人等正说得起兴;晴天打雷,有人来回说:“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

你说这才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女儿们的温柔乡,转眼就要去面对贾政的满脸寒霜,也真是骤然之间沧海桑田啊!

其实,贾政才不愿意这么频繁地招见贾宝玉呢,贾政的们都怕陪贾宝玉靠脏了。只是主随客便,贾雨村要见贾宝玉,贾政也就只要叫他不成器的儿子出来待客。

这贾宝玉对此也是知根知底,他老子不喜欢他,就这贾雨村不知道怎么的就迷恋上了他,每次光临必然招见,贾宝玉也不知怎么就倒了这八辈子的霉。

临行前,宝玉一面蹬着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

 史湘云当然不像林黛玉会惯着贾宝玉的性子,连忙就劝宝玉说:“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宝玉道:“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

贾雨村每次都要见贾宝玉,看来这贾宝玉果真像史湘云说的一般,善会宾接客了。

史湘云又说: “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

贾宝玉当然极力辩解,说自己是个俗之又俗的大俗人。 

那么贾宝玉到底算得上是雅士,还是俗人呢?

我想,诸位心中一定会觉得贾宝玉之诗文才华在贾府男人中可算是首屈一指的了。

前有才试大观园,后有为女英雄写赞美诗,当时最有力的证明了,贾宝玉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再来看贾雨村。真的又是我们谁也不能否认贾雨村的才华吧。

贾雨村人品坏,我们可以说那是他的天性,也可以说是环境使然,但是他的才华却是没有争议的吧。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户仰头看。也算是能够在众多中秋诗作中独领风骚了。

贾雨村初次进京考试就能够凭借自己的才华谋得一官半职,于此,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的才华的了。

因此,贾雨村遇见贾宝玉彼此吟诗作赋,谈风论月,也算是遇见了知音。只是贾宝玉好自然,贾雨村好显达,其也就自然入不了贾宝玉的眼了。但是贾雨村爱慕贾宝玉的文采应当有一定的确定性吧。

再加上贾宝玉经常把林黛玉等闺中儿女的诗作匿名吐出,自然也会让贾雨村等爱附庸风雅的人士爱慕不已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把贾雨村想得太高尚。那个时候贾雨村的价值观应当定型了。不择手段,通过各种途径往上爬,也就必然成了他的首选。

巴结讨好了贾府的当权者是好事,但是为了长远的事业,贾府的接班人自然也就成了贾雨村想极力讨好的对象、毕竟,关系要一层一层地慢慢地经营。

贾母如此溺爱贾宝玉,巴结好贾宝玉自然也就成了贾雨村的首选。

再有,贾雨村似乎算是是性情中人,侥幸偶尔一回顾,就被他弄到手做太太,也算是人间美谈。这与贾宝玉情种的天性有点类似。

还记得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的时候,冷子兴把贾宝玉贬得一文不值,可是贾雨村却一直不以为然,觉得贾宝玉的品行行为再自然不过,是造物者给出的一种运数。

可见,贾雨村是从来没有瞧不起叫宝玉,也就更没有讨厌贾宝玉的了。或许他还会因此而觉得贾宝玉非常地可爱,因此,每次到贾府拜访,自然也就想与贾宝玉攀谈一番,欣赏一番造物主创造出的这朵奇葩。

最后,贾宝玉“美名”远扬,在于同僚的神侃中,贾雨村与贾宝玉见面多,自然也就多了一份茶余饭后的谈资了,贾雨村说不定也是一位爱八卦的狗仔记者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