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挨打,痛的是“犬父”贾政

贾政终究还只是吃祖上一碗饭。

古语云:一任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贾政常年日理万机,奔波在外,又是中央的部长,又是在外的钦差大臣;可是贾府却经常入不敷出,最终,连养家糊口都成了问题。他这官当得也确实窝囊啊。

 但是,我们还是要把他定格为《红楼梦》里的正能量。而不是一向被批判得体无完肤的什么封建卫道士。

为了这个家,贾政可以说也应当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吧。贾政也一心想着贾府的长远发展啊。培养后生贾雨村,当是贾政最自得的举措吧。只是可惜培养错了对象,不受益,反招损。

这贾雨村出身贫寒,天生聪明机智,再加上官场的历练,也就成了一位十足的奸雄。老实巴交的贾政也就只有被其利用的份了。

这贾政除老实巴交之外,也似乎是一位天生胆小之辈。日子过得似乎也是那个风雨飘摇吧。

话说与贾府素未有瓜葛的中顺王府突然某一天派人打上了门来。贾政听了立马吃惊不小,就急匆匆地跑出来赔笑献茶。

原来这人却也只是王府里的一位高一等的奴才,可是贾政见了却又是赔笑,又是鞠躬。可要知道贾政可是朝廷高级管理,而他却只是忠顺王府里的长史官而已。就算是王府里的人,面对长史官的诸多冷笑,贾政又何以至此呢?最后亲自把长史官送出门,贾政自然也就“义不容辞”了。

真是朝中无人难做官啊!

贾府前辈早已仙逝,外敌是如此强悍,中兴的使命贾政小子又何敢让焉!先是培育儿子贾珠,后是把亲生女儿送进宫。为贾府经营,贾政可也是夙夜忧叹、劳心劳力。

天有不测风云,贾珠的优秀只是昙花一现,贾珠的夭折,贾政苦心孤诣造就的成果,可以说已经毁了一大半。

但是,元春在宫廷真如想象中美好吗?

元春省亲,泪流满面。宫中的日子她有苦难言,唯有一语双关的说,那是见不得人的地方。何如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可见,贾元春是不得宠深宫怨妇。

对于元春,贾政实在是不敢作出多大的指望。后文说道贾政出差长达一年多,这又何不是一种流放。出差回家,贾政明曰休息,赋闲在家,又何尝不是一种冷落。

因之,贾珠死后,面对贾环的猥琐,贾宝玉也就成了贾政及其贾府里最重要的指望。

贾政对贾宝玉也可以说是恨铁不成钢 啊。

你看,贾府与忠顺王府素不来往,两个如此大的家族不来往正常吗?这中间一定存在矛盾与宿怨啊!

可是,贾宝玉却和忠顺王府王爷养了戏子蒋玉菡来了一曲“罗密欧与朱丽叶”。这又怎叫贾政不痛心。如今人家都打上门来了,又怎不会气得贾政不面如赤金。

甚至我们还可以作出大胆的推测,或许那贾珠早夭就和忠顺王府有着莫大的关系。

仇人见面格外眼红,贾政又怎奈何得了王府的人呢?所有的怨气自然也就一股脑儿发泄到贾宝玉的头上。宝玉挨打也就势在必行。

对此,贾政又何尝不心疼呢?贾母的哭喊一下子就触动了他心里最脆弱的那根弦。贾政立马泪如珠子直滚滚的夺眶而出。

还是贾母抱怨得对:“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真是痛煞贾府上下一干人等。

时无英雄,唯有使宝玉成名。这又何尝不是贾府每一位有抱负人士的痛楚呢?

贾政打宝玉,宝玉喊姐姐妹妹他就不疼;贾政又喊谁去呢?打的是宝玉,疼的可是贾政啊!这种心里的疼痛又何尝不必肉体的疼痛更加地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