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不认命的女子是谁?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出一番事业来,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

我想,近代作家巴金先生,一定会非常的欣赏探春这句话及其探春这个人吧。因为《家》里面的觉慧似乎就是这个出走了的探春。不同的是这个觉慧比探春更勇敢,更洒脱,也没有一点个人利益的考量,他是探春的升级版。

在《<红楼梦>中最有智慧的女子是谁》一文中,我对探春有所指责,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从而也引发了许多人对我无聊的指责。其实,我并不是如他们所想象般的看不起探春(当然我也没有资格看不起她),反而有些时候我还是蛮欣赏她的。譬如,她绝对是真性情,敢爱敢恨。可是这一切的反面却又是年轻、草率、傲慢与莽撞。

今日写此文,我本是想赞叹一下探春的,可是当我把巴金所喜欢的探春所说出的那一句话,结合前后前后句子进行了一番斟酌之后,我又不觉得其可爱了。

虽然探春还年轻,可是我总觉其势利。一心以王夫人为尊,一心想讨好王夫人,一心为着自己的前途着想,全然背弃淡漠自己的亲娘,恨不得让天下人都忘了自己是赵姨娘的女儿。

你探春不是想做英雄吗?莫非你不知道中国有句古话,英雄不问出身,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为要那么在乎你的身世,不认命你的身世呢?皇家儿女,皇后该至高无上吧,可是他们也大多与自己的生母亲密有加。你还只是一个中等官宦人家的女儿啊。我真不想用古代社会礼教的体制为你辩解。

赵姨娘闹腾,我也确实为你寒心。一位母亲不知道尊重理解自己的儿女,那确实是做母亲的错。将心比心,你又理解尊重了你的亲娘赵姨娘了吗?你的背叛,你的趋炎附势,你的一心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你为了自己在家族中的发言权,你是怎么的欺压你的亲娘的呢?你的亲娘如此,难道就没有收到你的冷漠地刺激。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真是枉读圣贤书?终究是把人生的得失利益看得太重。

其实你的不认命,更多的是你对于你身世的不认命,而不是对于家族礼教的不认命。看得出你想极力维持好家族的繁荣昌盛。你要让你的家族感觉到你的存在,感觉到你的才华,感觉到你的桀骜不驯,感觉到你的一篇赤胆忠心。

你的不认命正是你的悲剧啊!因为你确实只是个女儿身,而且还是个姨娘所生的女儿!但是正室所生的女儿又能够好到哪儿去呢?惜春是正室生,有个性,其领略到的苦难,你探春在她的位置上是否能够得到超脱呢?我想恐怕也是不一定的吧。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精彩,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难,在荣国府,王熙凤不是也有她害怕的奴才吗?生活的无奈你探春还只是刚刚有所领略,掌握了一点权力,有了一点发言权,你就这么嚣张,更多的苦难还在等着你呢!当然你是不会知道的。不过你的远嫁或许正如你所愿吧,你不是早就想离家出走,走得远远的干一番事业么?

我不否定你的改革,因为你的改革就是你的事业。只是你光辉的事业为什么就要以牺牲你的亲娘为代价。你与她争论一口一个姨娘,叫人看着是那么刺眼!在亲娘面前你为何要那么恪守礼教。难道你是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姨娘,不知道她是奴才,你是主子吗?在这方面贾环都比你强。

你亲妈赵姨娘恶心你的亲弟弟贾环,他也是主子,他怎么就不以身份去压她,去教训他。为了蔷薇硝的事情,他也只是顶撞着赵姨娘,要闹让赵姨娘自己闹去。没有一丝出格的话语出格的主动。你俩都是一样的出身啊!

你说太太满心里知道,如今因看重你,才叫你照管家务,还没做好一件事,赵姨娘到先来作践你。你又说,倘或太太知道了,怕我为难,不叫我管了,那才正经没脸,连赵姨娘也没脸。你知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吗?你自己耍威风却用王夫人作挡箭牌。

赵姨娘说的没错,太太是好太太,只是你探春尖酸刻薄。袭人母亲死,四十两银子;你舅舅赵国基死为什么就不能四十两?现有的教材不用,那就得制度压人。贾母王夫人的乐善好施好施,你应当比任何人都清楚吧。除此之外,你还满口狡辩地说这不是争大争小的事情。可是你的一些表现都是在说明你满心里没有人情只有大小。你真是做正经主子了,说话不腰疼。你若真的给了四十两银子,谁又能够说得起什么话呢?

当然,我也非常欣赏你再查抄大观园时期的表现啊!那个时候,也只有你才是一位真正的人,一个真正的女汉子。面对恶势力,你处事雷厉风行,说话字字珠玑,叫人看得是那个舒畅。同时也未免感觉到了你的寂寞与悲情。这也是你的一种不认命。可是,你的命还是在那里对你不离不弃。这是你的无奈,更是你家族的无奈!或许远嫁后的你,才懂得且行且珍惜的真谛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