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那群淡泊宁静的女儿们

一)麝月篇

麝月在怡红院的地位绝对可以列入三甲之列。在整个红楼长著之中虽没有“花解语”“雀金裘”那等浓墨重彩的篇章,间隙里却也颇有几笔属于她的皴染。还有一句让人唏嘘的判词“开到荼蘼花事了”,预示着她注定只赶得上繁华的末梢。

麝月的第一次有形象的出场应该是“花解语”之后的那个白天,袭人病了,宝玉心血来潮主动提出替她梳头的那回。这么难得的荣宠,惹得晴雯醋意大发,给了好一顿冷嘲热讽,她倒是淡然处之,事后也没见她有任何争荣夸耀之心。

另一次是在“晴雯补裘”之前的那个夜晚,袭人告假,晴雯偷懒,照顾宝玉的活全落在她身上了。当然照顾帅哥起居本也不是什么苦差事,她稍稍抱怨晴雯几句也就干得高高兴兴的了。晚上宝玉要喝水,她起来伺候,晴雯居然趁势也要她伺候喝水,虽许以明夜倒过来服侍她,到底也是比较过分的要求。她有些无奈,也只好服侍了晴雯喝水。

忽然笔意一转,她倒水的时候看见屋外夜色如洗要出门逛逛去--让人有些讶异:这个朴实无文的丫鬟竟有些情致呢。后来晴雯意欲吓她反冻着自己以致大病一场,才有了病补雀金裘一回(忽然想到,晴雯之病,可是缘于她那夜饮水等无理要求?麝月虽未曾介怀,冥冥中却还是折了晴雯自己的福寿?)。

麝月不是个爱仗势压人的姑娘;晴雯秋纹芳官等珍珠般的少女虽各有可爱之处却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这个毛病。三大院老之一的她在怡红院内部从来也没有摆资格欺压过后辈。用林妹妹赞探春的话来说“虽然叫他管些事,倒也一步儿不肯多走.差不多的人就早作起威福来了.”那两次酣畅淋漓的吵架,宗旨还是为了维护整个怡红院的安定团结。晴雯虽以牙尖嘴利著称却是嘴比脑快毫无章法,只能骂骂不敢还嘴的小丫头,遇到经验丰富的吵架高手时一点也不管用;麝月能以严密的逻辑响快的词锋干脆利落地弹压了仆妇的闹事,并且一击就中见好就收。可见之前她不回击晴雯的嘲讽实实在在“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若是讨论晴雯有没有作妾的心思,大约又会掀起战争;可是我要说麝月是最没有这个心的大约没有人反对吧?其实聪明漂亮能干的女孩儿或者自以为聪明漂亮能干的女孩儿,有些“抱负”甚至“野心”再正常不过了;身份低微的人希望自己有一定的地位以获得尊重,有一定的舞台以施展才干,一点也不值得诟病。关乎人品高下的是为达到目的采取的手段是光明正大的还是卑鄙龌龊的。所以不论是希宠宝玉在先还是投奔凤姐在后,我都不认为小红有任何不是。

另一方面,“不辞冰雪为卿热”的紫娟的忠诚和执着也令我感动。但是麝月天生一份淡泊宁馨,随遇而安的心地,实在是更难得的一种豁达潇洒的人生境界。也许她的淡泊多少是缘于没有晴雯袭人那一二等的可持之貌,但是以宝玉之娇,大人挑给他的贴身丫鬟外相一定也不会十分过不去,况且怡红院那样的莺莺燕燕的环境下女孩儿又有几个能摈弃虚荣安于平凡?秋纹碧痕之流心眼不也活泛的紧?

“安分从时,宠辱不惊”这八个字是宝钗很努力要求自己和教导别人达到的淑女的道德规范,麝月没有拿着规范要求自己却自然而然将这份天性的流露在她的为人处事中,实在是更高一筹了。有些读者也许还为她赶不上高潮赶着了收场幸或不幸着,其实她自己倒未必介怀呢。

(二)春燕篇

春燕也是个温厚可疼的好姑娘。她有一个虽无大恶却人憎狗嫌的妈-何婆(忽然想到,春燕她妈好像不应该很老吧?婆子这个称呼大约不是指老年仆妇而仅仅指当了男仆人老婆的女仆?就像xx娘子,xx媳妇,xx家的一样,只是地位相对更低些?如果真是这样,倒是一直误读了。--题外话)。

何婆的“罪状”记有:1身为芳官的干娘不但不好好照顾干女儿,反而克扣她的月钱,连洗发水等生活必需品都不按时按需提供,在芳官不满反抗之后竟还殴打之。最后演变成怡红院一大闹剧。2身为三等仆妇竟然不知天高地厚跑进宝玉用餐的内室意图为他吹汤,丢人现眼到家了。3帮助她姑娘为了维护花木和莺儿等人吵架,吵架不成迁怒自己无辜的女儿春燕再次意图殴打,闹到自己差点被赶出去。虽然地位不同,这个何婆贪婪愚犟又不知天高地厚,可厌的程度倒是和那“倒三不着两”的赵姨娘有的一拼。春燕在怡红院也有些年头了,虽没有很得宠(估计也和小红差不多,眼面前的事不大有机会做),却也一直稳稳当当的干着。

她心理也很满足自己这么幸运地分到这个活轻人多的好去处吧:一方面也能长些见识,什么玫瑰露,雀金裘的虽没有她的份见识见识也是好的;另一方面她听说过宝玉承诺将来要放他自己的丫鬟们出去自由婚嫁,更是对未来充满期待(可惜她不晓得宝玉不过富贵公子的口角,不能作准的。不过就算这条将来没法兑现,她还是知足而快乐的小燕)。留意小燕,缘于两次细节描写:一次是李纨落了手帕在怡红院,遣人来寻,小燕忙说是自己拣到的,并且已经洗了晾在那里了。虽说极小的一件事情,却也看出这个女孩儿的细心勤快来。

另一次是宝玉生日的中午,宝玉这个凤凰旦那天不知怎地看上了柳家的给芳官弄得小灶(芳官倒是不怎么满意这些吃食,对着“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还说了一句和贾母一样的话“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和芳官两人香香甜甜地吃了中饭,两人胃纳都小,竟然还没有吃完。小燕来收碗筷,宝玉便命她把剩下的吃了。

估计柳嫂那天中午弄的东西实在丰盛可口,小燕也吃的高高兴兴,并且还留下两个卷子说要给妈尝尝。就是她那个在怡红院丢人现眼的妈!小燕在分到好的工作岗位后没有因为自己的妈妈给自己丢人而嫌弃她,和她划清界限(好像探春之于赵姨娘),也没有跟着老妈占芳官月钱的便宜,还能在享用意外美食的时候记得她的老妈。真是一个不卑不亢又有情有意的好孩子。

(三)岫烟篇-兼记宝琴

曾经一直很奇怪以宝琴之超岫烟之逸怎么排不进金陵十二钗?看到有些版本的续作把她们排到副册,更有甚者还说副册是什么姬妾榜,简直气得我鼻孔冒烟。后来想想,排不进正册不是说她们不够优秀,而是她们都不是薄命司中人啊。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宝琴有个快乐的童年,她那想来是开通而博学的父亲带着她游遍神州名山大川;并且在某年某月某一天遇到了一个满意的世家子弟后便将她许配之。

这段经历也许是大观园里的女儿们梦想不到的浪漫传奇呢。可惜好景不长,她也是父母早亡,只剩兄长相依。可是宝琴没有半分对命运起伏不定的哀怨不满,小小年纪以自己的才情魅力征服了新的长辈和亲友卓然大气幸福快乐地生活在新的环境下了。并无半点寄人篱下的寒酸矜持。其实她住贾家关系比黛玉宝钗可要远上好几层呢。她曾调侃宝玉说桃花诗是自己做的,宝玉不信,说你不是没有这个才华,但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作此哀音。其实她何尝没有经过离丧?她也不是没有一颗敏感的诗心,只是她的敏感和才情多去体验生活中的快乐美好,少跟自己过不去罢了。

相比之下,岫烟的命运无疑更悲惨些。家境贫寒不说,父母还都是刑夫人一家子的脾气,把钱看的比情重。倒也奇怪,这样的父母还能花钱给女儿读书,莫非和傅秋方家一样指望着她吊个金龟婿?后来才知道,原来岫烟的字是妙玉教的。

用宝玉的话说,“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 原来有本而来.”其实妙玉本人虽然带着绝世品貌满腹诗书和一堆珍奇古玩出家,经文想来也是研习得精湛无比,却是执着于红尘俗念,难以真正做到超脱无碍。反而是仅仅受了佛门寺院些许熏染的岫烟(小时候家贫租的妙玉庙里的房子),安贫乐素,宠辱不惊,很是有些慧根。人家有首饰有大衣她没有,她也就自自然然的荆钗布裙见人,人家见她可怜捐赠她大红羽纱斗篷和玉佩什么的,她也不狷介推辞。有时候不光富贵骄人,贫贱亦能骄人的,可是岫烟没有,她安然受之并欣然佩之。

宝钗又教育她不要在衣饰上和贾家小姐们攀比,她虽然挺冤的(自己那么穷,这攀比二字真不知从何说起),却也一口答应“姐姐既这么说,我回去摘了就是。”倒是宝钗自己又说那是探丫头送给你的,你不带,她不是会多心了。切,这不是说刚才讲的都是废话?岫烟还是和和气气的答应了。难怪熟于世情的薛姨妈一眼相中,想娶来作儿媳。又怕自己儿子整一个“呆霸王”糟蹋人家好女儿,才又转而说给温文尔雅的薛蝌。其实以岫烟父母和刑夫人的势利(他们听到提亲,首先就想到“薛家根基不错,且现今大富”)就是说给薛蟠八成也同意的。薛姨妈一念之慈倒是成就了岫烟一生幸福。行文至此,我也要欢呼一声:好亲亲的姨太太,姨祖宗!

(四)平儿篇

若是要评起大观园里丫鬟们的姿容,从曹翁字里行间透露的意思看来,晴雯无疑是出类拔萃无出其右的;比她稍逊一筹然也算百里挑一的美人就多了:袭人、鸳鸯、平儿、紫娟、小红等都曾被拿来作为同一梯队对比过。美貌的丫鬟,似乎很容易就被人或者自己和姨娘这个前途联想起来。这些人当中,平儿是最早落实了地位的;其他的几个,对这个半个主子的位置或苦心钻营孜孜以求,或一厢情愿痴心早付,或被迫决裂断发明志;且不去论她们的悲喜得失,总之都无法真正超然地面对这个问题。

在还是丫鬟的时候,平儿想当姨娘吗?我想她也是矛盾的:一方面以贾琏之淫凤姐之威,这夹缝中的日子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不会好过;另一方面,凤姐虽然霸道,却是个有人格魅力的领导。她和平儿多年相处并视作心腹委以重任,也是有真情谊的。而平儿对她更有一种“知遇之恩”的感戴。且平儿若是不给贾琏作妾,结局必然是配个小厮或者开恩让她自己嫁个自由平民,那无疑要离开她又敬又怕的凤姐并且离开贾家这个让平儿也有机会施展才干的舞台。还有贾琏虽有男人的通病-好色,其他也无甚大过。也算是个一表人才知情识趣聪明干练的好丈夫了。既然两难,就顺其自然。所以当凤姐为了自己的名誉逼着平儿给贾琏作妾的时候,平儿也就作了。

美貌的丫鬟即使作了妾,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就风平浪静的。会有争宠,有周旋,有对母以子贵的期盼,有生了子以后的嫡庶份争。看看不安分的赵姨娘,多么能折腾;而安分的香菱,结局却更加悲惨。所以要坐好姨娘这个位置,需要一些分寸火候的拿捏,也需要一些为人处事的手段和技巧,很是不容易呢。平儿要斡旋于琏凤之间,还要协助凤姐齐家理财,难度无疑更大,她竟然做到了。在这个不是一般的复杂的大家庭里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肯定和尊重,稳稳地占据了一个属于她的地位。而且在完成这么一系列高难度的任务同时,她还能保持自己真善美的本性,简直是奇迹。

(五)淡泊不等于懦弱-后记

我打心眼里喜欢那些淡泊明慧的女子。并且以为一个人如果在少女时候就拥有有淡泊的心境面对生活的幸或不幸,即使日后经历再多的坎坷磨砺 ,即使身为下贱,在心灵上也不会完全沦为生活的奴隶,并且会始终散发着宛如少女时候的淡淡的温馨。并不是所有女子年华老去时都变成鱼目死珠,对有些人来说,岁月的磨砺反而会让她们因为阅历丰富,世情参透而变得更加平和从容更加有魅力。从这点上说,贾母就很可爱,贫穷的刘姥姥也不差。看她们初次相交时一人一个“老寿星”,“老亲家”的称呼,就知道两人都是圆转通达的慧人。只因为地位不同,各自心平气和地扮演着属于自己的恰如其分的角色。

可是尤二迎春香菱这几个,枉自美丽温柔灵慧着,却因为自己的懦弱弄到最后连自家最起码的立足之地也不存,可怜可叹。我欣赏的淡泊决不是这样的。真的淡泊应是正视人生的起伏,命运的跌宕,以通透平和的心态面对之,把握之;这不意味着完全地逆来顺受,放弃自己掌握命运的机会和权利;命运,固可以跌宕起落;自我,永远还是伫立在命运之上的。

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投稿请加主编微信号:zahlmw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