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琴之谜

《红楼梦》第五十回宝琴道:“这个意思却深”。我理解是曹雪芹说宝琴“这个人意思却深”。

 

宝琴身上有疑点众人都知道,此姑娘形象模糊,言语(诗词)古怪,曹雪芹在她身上暗喻隐寓了什么?

 

宝琴长得漂亮,宝玉形容宝琴是“人上之人”;探春说“据我看,连她姐姐这些人总不及她”。

 

宝琴有才华,“芦雪庭争联即景诗”,她锋芒初露;后又作“红梅花”诗,“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弄得姐姐们也猜不着。

 

宝琴之疑有十点,这十点和宝玉有关系。

 

一疑。第五十回,宝玉去栊翠庵乞梅回来,以后,宝琴也悄悄去栊翠庵乞梅。宝琴站立山坡,宝玉从宝琴身后出来,引得众人观看称赞。贾母、凤姐就要给宝玉、宝琴做媒,因为,“他们两个是一对”。因薛姨妈说己“把她(宝琴)许了梅翰林的儿子。”贾母等人只好作罢。这里雪芹提起此事又放下,点到为止。这是雪芹提请读书人注意,写两人有缘无分,雪芹无可奈何。以后却是不写之写,暗笔写二人关系,另有隐意。

 

细看全书(前八十回)宝玉、宝琴戏,我感觉雪芹把自己和女友(妻子或情人)的影子附在宝玉和宝琴身上,把二人的一些生活现象暗笔写入书中。宝、黛、钗是艺术形象,雪芹和女友是生活现象,二者并行不悖,一明一暗。看客不以为然,请听我慢慢道来。

 

贾母把最珍贵的二件衣服,孔雀裘给了宝玉,野鸭子头上的毛做的凫靥裘给了宝琴,也暗示了二人般配。

 

宝玉乞梅回来,作“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孀娥槛外梅”。一般以为,这是指妙玉。实则这是宝玉(雪芹)一语双关。宝玉乞槛外梅对称妙玉自称槛外人。槛外人--洁人,槛内人--俗人。这是表层意乞梅。请看客注意,宝玉乞“槛外梅”之时,岫烟并没对宝玉说妙玉自称“槛外人”之事(此事在第六十三回)。这里雪芹让宝玉在诗里暗嵌“槛外梅”,是写给读书人看的。也就是说,“槛外梅”需细看,重点是宝玉、宝琴乞槛外“媒”。槛外“媒”对应宝琴槛内“媒”。槛内“媒”--父母之命,俗媒;槛外“媒”--情爱之媒,洁媒。二人乞梅(媒),隐指二人乞求命运改变。

 

雪芹一方面写宝玉(雪芹)和宝琴(女友)二人般配,一方面又写宝琴已许配给“梅”家,这是何意。这到后面再说。

 

二疑。第五十一回,宝琴作了十首《怀古诗》。这十首七绝,众多专家学者认为,文笔老到,寓意深刻,有多种解法解释,不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女所作,是雪芹“假托”之笔。雪芹故意不写谜底,是要读书人猜其他寓意。此十首怀古诗有四层意思:一为谜面;二为谜底;三寓意一,即古事;四寓意二,即暗寓之事。雪芹不会吃的没事作十个谜叫大家猜猜玩玩,必有暗寓意思。本人以为这十首诗是暗寓曹家和曹雪芹的事,其中有二首暗寓雪芹和女友的事。这不会是十二金钗的事,因为十二钗的事在第五回的图、词、曲和第六十三回的花、字、诗及众姑娘的诗词中多有暗寓,而且结合的比较紧密。这里突兀出来十首怀古诗,大概和现实生活有关。

 

如《淮阴怀古》:“壮士需防恶犬欺,三齐定位盖棺时。寄言世俗休轻鄙,一饭之恩死也知”。此诗表面上是写韩信的事,实则写现在雪芹和女友的事。前二句似女友之意:雪芹你需防恶人欺,盖棺论定(历史结论、《红楼》传世)终有时。后二句似雪芹之意:我不怕世俗轻鄙,你的一饭之恩(经济支持,其他帮助)死也感谢。韩信倒霉饥饿无助无望时,曾有一洗衣女给韩信饭吃,救韩信于绝境,韩信终成事,以后千金重谢。雪芹感谢之意就是写好《红楼梦》。

 

还有一首《梅花观怀古》。梅花观古迹,实无其事,是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作《牡丹亭》中虚拟古迹。雪芹(宝琴)借此作诗:“不在梅边在柳边,个中谁拾画婵娟?团圆莫忆春香到,一别西风又一年。”这首七绝表面上是写杜丽娘柳梦梅的事,实则讲雪芹、女友之事。前二句似女友意:(我的心)不在梅边(宝琴许配梅家)而在柳(你)边(宝玉住处“绿柳周垂”)(另:清代红学家周春在《红楼梦随笔》云:“……我闻柳敬亭本姓曹,曹既可为柳……,皆作者触手生姿,笔端狡狯耳。”--柳暗指曹雪芹),这里面谁能拾着画着的婵娟(谁能娶宝琴--心在柳人在梅)。因命运定数,“梅”家拾着画着的婵娟(娶了宝琴),实则雪芹“拾”着婵娟的心。后二句似是雪芹之意:想要同你团圆等不到机会,西风(老天)阻隔一别又是一年。形容见面时难别也难。“团圆”二字似有深意,二人见面不叫团圆,这到后面再说。春香,丫环名,暗指“春香”传递书信书稿。“不在梅边在柳边”是杜丽娘原诗句,读书人不予深究,这是雪芹故作“狡狯”之笔。在这里,雪芹使个正反切,意思是杜柳之事没有,芹琴之事有。“不在梅边在柳边”,刚好宝琴许配梅家,这难道是巧合吗?还是有意为之。后一种可能性居大。

 

宝琴作了十首《怀古诗》,“暗隐俗物十件,姐姐们请猜一猜”。此段结尾,雪芹说“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的。”猜不到一个,这就奇了。雪芹这话里有话,话里有玄机。雪芹创造塑造的众姑娘都是人精鬼精,聪明过人,怎么会猜不到这十件俗物。二等聪明的士大夫也猜得到。这里,雪芹指众姑娘(不含宝玉,宝琴要“姐姐们猜”)猜不到暗喻隐寓之意,此寓意只有雪芹和女友互相猜得到,心领神会。

 

三疑。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对黛、钗道:“我的儿,你们女孩儿家哪里知道?自古道‘千里姻缘一线牵’。管姻缘的有一位月下老人,预先注定,暗里只用一根红线,把这两个人的脚跘住,凭你两家哪怕隔着海呢?若有姻缘的终久有机会作成了夫妇。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凭父母本人都愿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已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比如你姐妹两个的婚姻,此刻也不知在眼前,也不知在山南海北呢?”

 

薛姨妈和黛、钗说笑一阵,又说,“……前日老太太要把妹妹(宝琴)说给宝玉,偏生又有了人家;不然,倒是门子好亲事。”

 

这次,重看这一回,这二段话,觉得有些蹊跷,有些弦外之音。雪芹为何借薛姨妈之口大谈宝玉、宝琴、黛玉、宝钗这几人的“红线”、“姻缘”大事,隐意何指?读书人看到前一段话“月下老人”云云,一般以为是暗指黛玉有情无缘--“年年在一处……”。宝、黛从小一块儿长大,情投意和,相亲相爱,因为“月下老人”没牵红线,最终二人没结为夫妇--也是还泪之意。殊不知,关键还有一句话“凭父母都愿意了……已为是定了的亲事”。还有关键一词,雪芹借薛姨妈口说:“这一件事(姻缘之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谁是父母已定了的亲事--宝琴。薛姨妈说了“月下老人”一段话后,又紧接着说宝琴因父母之命已许配了人家。这里,雪芹暗指宝琴无疑,因为黛、钗还没有父母定亲之事。根据全书看,宝玉和黛玉是有情无缘,宝玉和宝钗是有分无缘,宝玉(雪芹)和宝琴(女友)是有缘无份。雪芹和女友之事是暗笔写之,是书外的事。“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这句话有含意,有言外之意。宝玉对宝琴是一见中意。宝琴是才貌双绝,“人上之人”。老太太、王夫人、薛姨妈、凤姐等都认为二人般配,“是门子好亲事”。可是宝琴已被父母许配给梅家了,此事按下不提。难道宝玉、宝琴之间的事就完了吗?曹雪芹并不想在书中写宝玉和宝琴谈情说爱,只是写宝、黛、钗三人感情纠葛。雪芹只是把自己和女友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暗笔附在宝玉、宝琴身上。按书中所示,雪芹十五六岁和女友相逢,两人一见中意生情,可是女友因父母之命已许配人家,二人曾到“栊翠庵”乞求命运改变。按薛姨妈的话暗示,宝琴(女友)和“梅”家儿子的亲事“没成”。“月下老人”拴红线没拴在宝琴(女友)和梅家儿子脚下,而是拴在了雪芹和女友脚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而且,“若有姻缘的终久有机会作成了夫妇。”雪芹在书中还为后一句话做了交待。请注意雪芹用了“有机会”三字,这三字大有文章,这三字不是说长久的,“有机会”暗指相逢、短暂之意。另外,曹雪芹在五十七回还点到宝玉、宝琴定亲之事:宝玉听了,又惊问:谁定了亲?定了谁?”紫鹃笑道:“年里就听见老太太说要定了琴姑娘呢;不然,那么疼她?”宝玉笑道:“人人只说我傻,你比我更傻!不过是句玩话,她已经许给梅翰林家了。果然定下了她,我还是这个形景了?”关键句是“果然定下了她,我还是这个形景了?”这句话实际上是曹雪芹说给女友听的:“当初如果定下了你,我还是这个形景了?可惜命定,你已许给‘梅’家了。”曹雪芹(贾母凤姐薛姨妈紫鹃)再三再四点到宝玉、宝琴般配、定亲之事,必有隐意。

 

四疑。第五十回:李执又道:“绮儿是个‘萤’字,打一个字”众人猜了半日,宝琴道:“这个意思却深,--不知可是花草的‘花’字?”李绮笑道:“恰是了。”众人道:“萤与花何干?”黛玉笑道:“妙得很,萤可不是草化的!”众人会意,都笑了,说:“好”。

 

每每看到这一段,都感到有点怪,似乎雪芹想借此告诉读书人什么。近日再琢磨体味这一段话,似有所悟。花-草-萤,草可化为萤,草可开花,花也可化为萤。这里,雪芹拐了一个弯,撒了一片花前雾,难怪众人道:“萤与花何干?”一般人不太理解,聪慧有悟性的宝琴、黛玉就能解过来,转过弯来。这里,雪芹并不想普及什么“知识”,只是婉转告诉读书人一种思维方式。甲乙丙,你我他,可以相连相通互相转化,互相有内在联系,言此而意彼,言彼而意他;或者,言此意彼而及他,言彼意他反及此。“红楼”中,这样的例子很多,俯拾皆是。这里就说这个宝琴。宝琴道:“这个意思却深。”我理解是雪芹说宝琴“这个人意思却深”。宝琴年纪小小的,为什么比姐姐们还聪慧有才华,雪芹为什么要赋予她这个意象?这要到宝琴完整“现身”才能理解过来。

 

五疑。宝玉、宝琴二人告别。宝玉和宝琴二人关系低调得很。宝玉对黛钗湘妙情爱情意缠绵悱恻,宝玉对袭雯麝鹃平金玉钏等丫环也“情”之切切,宝玉对农村二丫头、茗玉(刘姥姥讲故事)、画上美人(第十九回)都挥洒情雨,宝玉还对可卿、凤姐二位少妇也“情”意含糊说不清楚。但宝玉对宝琴却低调得很,没有宝玉惯有的那种调“情”状态,低调的使人生疑,这不合宝玉的性情为人。但细看“红”书,事情并非如此,雪芹暗笔仍写了宝玉、宝琴很多事。雪芹写玉、琴之事很隐晦隐秘,为何如此写,要瞒过什么人?这到后面再说。

 

从书的表面看,雪芹有意对宝玉、宝琴低调处理,只是第四十九回宝玉、宝琴第一次见面有一小高潮,二人梅庵立雪引得众人称赞,说二人很般配,但雪芹用宝琴已许配梅家,压住话头,阻断读书人思路。但雪芹写宝玉、宝琴之事篇幅并不少,从第四十九回到五十二回,以后第五十七回、六十三回、七十回、七十六回等都写到宝玉、宝琴之事,作诗、寿宴、猜谜、玩耍等,二人心照不宣。但宝玉、宝琴二人面对面交流说话只有一次,一个片断,很短暂,这次说话以及后面的填“柳絮词”,是二人告别之意。

 

第七十回,宝玉、宝琴、黛玉、宝钗、湘云、探春填“柳絮词”。这是大观园最后一次诗会。宝琴的词牌是《西江月》,对应第三回作者借他人之口形容宝玉的二首《西江月》“无故寻愁觅恨……”“富贵不知乐业……”。全书(前八十回)只有这三首《西江月》。宝琴的《西江月》曰:“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梨花一梦”“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宝玉作“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众人说宝琴“倒底是她的声调悲壮。”宝琴为何作“悲壮”、“离恨”之词?

 

原因在前面。本回。因黛玉作了“伤悼之句”悲伤之调《桃花行》,宝琴挑起话头对宝玉说:“你猜是谁做的!……现在是我做的呢”。宝玉笑道:“我不信!这声调口气,迥乎不象”。宝玉又说:“固然如此,但我知道姐姐(宝钗)断不许妹妹有此伤悼之句。妹妹本有此才,却也断不肯做的。比不得林妹妹曾经离丧,作此哀音”。

 

宝玉刚说完此话,一会儿,众姑娘和宝玉作“柳絮词”,宝琴偏作“悲壮”之调,发“离恨”之音。众人还说“倒底是她的声调悲壮。”这是为什么?

 

我再往前找,原因在前面。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和凤姐、贾母、邢夫人商议,薛科要娶岫烟。宝钗听了,(对岫烟)愁叹道:“偏梅家又全家在任上,后年才进来。若是在这里,琴儿过去了,好商议你的事,离了这里就完了。如今不完了他(薛科)妹妹(宝琴)的事,也断不敢先娶亲的。如今倒是一件难事,再迟两年,我又怕你熬煎出病来。等我和妈妈再商议”。

 

我几次读到宝玉说:“姐姐断不许妹妹有此伤悼之句”,就有疑惑,就感到有点奇怪。宝琴难道就不能作《桃花行》这类伤感悲戚之诗吗?这是诗人诗情诗兴的自由,宝钗也是诗人,怎么会管这事呢。能不能作是一回事,作得出作不出又是一回事。宝琴是作得出的,因“本有此才。”只是宝钗断不许宝琴有此伤悼之句。为什么宝琴有“悲壮”、“离恨”、之音,因为宝钗说薛科要娶岫烟,先要把宝琴嫁给梅家。宝钗和妈妈商议的结果,就是尽快把宝琴嫁出去,因为男儿薛科的婚事更要紧,更重要。从时间上看,第四十九回秋天香菱作诗时,宝琴到贾府,第五十回宝琴宝玉乞梅回来,贾母想给二人说亲,薛姨妈说:“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她(宝琴)父亲就没了。”到五十七回,或者说到七十回,宝琴戴孝也有三年了,可以出嫁了。所以薛姨妈、贾母、王夫人,凤姐以及宝钗都主张宝琴尽快嫁出去,以便好完成薛科和岫烟的婚事,薛邢联姻对两大家族都是好事。另外,宝钗也有她的小算盘。第四十九回,贾母对宝琴好,并要给宝玉、宝琴说亲,贾母还给宝琴珍贵衣服凫靥裘,宝钗吃醋了,感到有竞争压力(跟黛玉争就有压力),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这点福气!你倒去罢,恐怕我们委屈了你!我就不信,我哪些儿不如你”?但宝琴已许配人家,宝玉、宝琴不可能再有成亲之事。这是雪芹的笔法,暗笔仍写二人一些事情,影射书外雪芹和女友之事。

 

宝琴不愿就早早嫁过去,虽然许配之事不可改变--父已死,母得炎症也活不长,父母之命不可违。宝琴就不高兴,不愿意,可能还和宝钗、薛姨妈吵过嘴。宝玉也应该闻知此事,此玉最会对姑娘丫环观言察色。宝琴就对宝玉说《桃花行》是自己作的,暗指自己也如桃花“花飞花谢”,也有悲伤心情。宝玉就替宝琴抱不平--“姐姐断不许妹妹有此伤悼之句”,表示对宝钗“管妹”不满。但是宝玉也“无可奈何天”,叹惜而已。于是就有二人作诗告别。

 

宝琴作“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梨花一梦”、“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意思是:宝玉(雪芹)和宝琴(女友)虽有情爱,可惜命定付东风;明月(宝玉“面若中秋之月”)梨花(梨花--白--雪--薛)是一场梦。城南城北心一般同,分离使人恨重。

 

宝玉作“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意为:你要走休叹惜,何时相见我们自有消息。这是令人倦愁的晚春季节,我们总会相见,隔期只有一年。这里又提到一年,对应前边“一别西风又一年”,似乎以后二人一年见一次面。

 

六疑。十二金钗没有宝琴。按宝琴的身份是应该有的,连凤姐的女儿小巧姐都有。可能原因是宝琴(女友)还活着,不宜写入十二金钗(薄命司)。这一点在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也有照应。此回,宝玉不怕“叨登的大发了”,硬要丫环去把宝琴请来入席。这话实在是对现实中的宝琴(女友)说的,“女友”可能不同意把二人“私情”写入书中。雪芹说“怕什么!”不怕“叨登”的周围人都知道,硬要把“女友”暗笔写入书中。但是,宝琴来了,宝玉(雪芹)又故意冷淡她,再没一字提到她。宴中,钗、探、纨、湘、麝、菱、黛、袭都掣了花签,签上一幅花,题四字,配一句诗,暗寓个人命运。宝琴这么一个重要人物没掣签,暗示雪芹在书中没安排她的命运,她是现实人物的替身,不好安排命运,如同不好进“薄命司”一样。宝琴是中途来,中途去,是雪芹“夹带”的“私货”。

 

在《红楼梦》中,雪芹写宝玉和宝琴使用了分身法,艺术的宝玉还在和黛钗继续情爱故事及对姑娘丫环挥洒情雨,现实中的雪芹在书里暗中和女友情爱来往,或者说,雪芹在描写宝黛钗情爱故事中夹带了私货,把自己和女友之事暗暗嵌入《红楼梦》,以流传后世。这是需要冒风险的,所以就有“寿怡红”宝玉说“怕什么”,不怕“叨登”的周围人都知道。还好,现在看来,雪芹瞒过了“梅”家人,瞒过了曹家人,瞒过了批书人。

 

七疑。如果细看《红楼梦》,雪芹“夹带”的“私货”还很严重。

 

第五十回,宝玉和众姑娘“即景联诗、咏雪”,宝琴作“埋琴稚子挑”。我认为这句诗是雪芹借宝琴有意埋伏在这里的。参阅了几本“红楼诗词解”,琴可作“瑶琴”解(雪埋瑶琴),也有作“坟冢”解(堆雪如坟冢)。我以为作瑶琴解更合雪芹本意。如作“坟冢”解,似作“堆琴”更合适。宝琴作诗,把自己的琴当作“坟冢”也不合适。第五回提到瑶琴,这把琴第五十回出现,也合理。再说,雪芹经常一语双关,一词多义,作二解也未尝不可。

 

“埋琴稚子挑”表面意为“雪埋了瑶琴小孩扒雪来找”,对应上联黛玉作“没帚山僧扫”(雪没扫帚山僧来打扫)。二句诗是形容雪大。瑶琴,镶宝玉的琴,把琴和宝玉联系在一起。宝琴形容雪大怎么作“埋琴稚子挑”,雪怎么埋了琴,琴怎么被雪埋了,不好理解。我仔细琢磨这句话,发现这句诗有三个概念,或者说三个物象:雪、琴、稚子;雪--雪芹,琴--宝琴,稚子--小孩,这三人就像一家子。如果雪芹借宝琴之口说是这个意思,那就是说--雪芹、女友、儿子三人一家子。

 

我想起这把瑶琴第五回在警幻屋里出现过。我翻到第五回,全句是,宝玉“因看房内瑶琴、宝鼎、古画、新诗,无所不有;更喜窗下亦有唾绒,奁间时渍粉污。壁上也挂着一幅对联,书云: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此屋描写细致,似是描写现实生活中女友的红楼绣房实景。瑶琴,宝鼎,雪芹有意前后倒置,暗指宝琴。“无可奈何天”,是雪芹此时心情的写照。

 

为什么说警幻屋像是女友的红楼绣房实景,我是从“唾绒”、“新诗”这二词想到的。“唾绒”一词,原不甚理解,后查找资料,方知是“古代女子常在室内窗前做针线刺绣一类女红,每届停针处用牙齿咬断绣线,轻唾之窗上或窗下。”看到这里,我不禁产生疑问,警幻仙女在太虚幻境不愁吃不愁穿,要什么有什么,难道还要做针线活?本来“仙女”“太虚幻境”就是雪芹虚拟(虚幻)的,难道雪芹还要虚拟仙女做针线活。“唾绒”、“新诗”都是暗指现实环境。

 

新诗也和宝琴有关。我在《红楼梦》中查找,好像只有这一处有“新诗”一词。此新诗的含意不会是现在的白话诗,也不像是新作的诗之意。我揣摩雪芹的新诗之意如下。

 

第五十二回,宝琴笑道:“这一说,可见姐姐不是真心起诗社了,这分明是难人。要论起来,也强扭的出来,不过颠来倒去,弄些《易经》上的话去填,究竟有何趣味!”宝琴反对宝钗提议作旧诗。第五十一回,宝琴作了十首怀古诗,借古喻今,翻出新意,还把邪书《西厢记》、《牡丹亭》的词曲内容写进去,这算是“新诗”了。所以说,“新诗”和“瑶琴”都和宝琴有关。宝琴是要看“新诗”和“唾绒”的,仙女不要。

 

第五回是《红楼梦》之大纲总纲,是解读《红楼梦》的关键,如十二金钗图、判词和十二支曲等。我觉得,“瑶琴段”像是雪芹设的一小纲,纲中之纲,暗指雪芹一家三口情况。“瑶琴段”似额外添加,和仙女并无关系。

 

“团圆莫忆春香到”,二人见面不叫团圆,三人欢聚叫团圆;“有机会作成了夫妇”,相逢是短暂的,暂时的;“埋琴稚子挑”或是暗喻三人堆雪玩。如果结合“瑶琴段”来看,在女友红楼绣房内,雪芹和女友、孩子三人团圆欢聚,享天伦之乐。女友弹瑶琴,雪芹作诗绘画,孩子玩宝鼎;女友弹完琴后,又到窗前做针线活。“幽微灵秀地”是好地方,喻三人一家“团圆”欢聚;但是“无可奈何天”,这是暂时的,还要分离。这也许就是雪芹和女友(妻子、情人)的关系。这也许太浪漫了,太有想像力了,但雪芹留下的暗示,指向这方面。到后面再来归总。

 

八疑。第五十二回,宝琴说到一个真真国(真的真)女孩子,会作中国诗“……月本无古今,情缘自浅深。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这似是女友写给雪芹的诗,意为:你我情缘老天已定,不要悲伤失意,现在是春光明媚的季节,我焉得不关心你?我仍要继续关心你(对应一饭之恩死也知--经济等方面的支持)。否则,一个外国女孩,好好的谈什么“情缘”、“关心”呢?“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若有姻缘的终久有机会作成了夫妇”。“姻缘”对应“情缘”,都和宝玉、宝琴有关。

 

九疑。警幻和宝玉、雪芹之关系。《红楼梦》第五回出了个警幻仙女,此仙女说了一些话,做了一些事,有些特别。第五回是《红楼梦》之大纲总纲,作为第五回的主要人物警幻究竟是谁?雪芹写此仙女有何暗示和隐寓,她和宝玉、雪芹是何关系?

 

前面我说了“瑶琴段”的事,这就把警幻和宝琴、宝玉(雪芹)联系到一起了。另外,警幻说了一些话,做了一些事,对宝玉影响很大。警幻在第五回的作用就是引领宝玉游太虚幻境,“可试随我一游”。这里也有引领宝玉做事做人的意思。警幻告诉宝玉一些事情,其主要目的是告诉宝玉(还有读书人)十二金钗谶图判词和“红楼梦”十二支曲等。这是书表面的意思,另外,雪芹暗地里还要告诉读书人一些事情。

 

我觉得警幻屋里的情景摆设像是雪芹女友的红楼绣房实景,我仔细分析品味琢磨警幻,感觉警幻身上有雪芹女友的影子。“太虚幻境”两边对联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雪芹意,这太虚幻境有真真假假的事情,换句话说,太虚幻境是虚幻的,但里面有真的事情。扩而广之大之,书是虚拟敷演的,但有真的事情。我以为是假“真事隐”,真“假语存”。

 

警幻对宝玉说“今日与尔相逢,亦非偶然”。这里暗指雪芹和这位女友既是偶然相逢,又是姻缘注定。警幻知道雪芹身世,曹家“富贵流传,已历百年”,以后因政治、经济原因被抄家,衰败没落“运终数尽,竟无可以继业者”。对应楔子“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但雪芹聪明灵慧(有文才),略可望成”。雪芹年青时“不料早把这些邪魔招入膏肓了”,也有过“纨裤”往事。这是雪芹借此写自己家世,感叹自己“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警幻要雪芹“跳出迷入圈子,入于正路。”所谓正路就是干一番事业。“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于是雪芹决意写《红楼梦》,为裙钗女子昭传。

 

“若非个中人,不知其中之妙”,对应宝琴“个中谁拾画婵娟”。意指雪芹、警幻(女友)是个中人。个中指两人情投意和,共商创作《红楼梦》。警幻对雪芹创作《红楼梦》有过帮助,“说毕,回头命小鬟取了‘红楼梦’原稿来,递于宝玉”。这也许是指警幻在《红楼梦》书稿上写的创作修改建议。雪芹特别提到“原稿”二字,原可作“原本”、“原文”,原稿有未完之意。这里有人会说,曹雪芹不会这么直白,直接说“取了‘红楼梦’原稿”,这是小说家言,你就当真了--意在说笔者傻。但我以为,曹雪芹一贯笔法怪异奇绝,真假难辩,障眼法多多,但这一次借“太虚幻境”、“警幻仙女”之境,偏偏就“实话实说”,知道读书人不会相信“此地有银三百两”,而这里偏偏就“有银三百两”,就看你信不信。

 

十疑。我反复细读品味琢磨第五回,我觉得雪芹似乎要透露给读书人一些什么信息,和前面“楔子”相对应。按我的理解是,警幻对开发雪芹情根(青埂),开启雪芹情关,使之“通灵”,起了很大作用。

 

作者多次暗示自己有个“通灵”过程。第一回“谁知此石自经锻炼之后,灵性已通”。第二十五回,“只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惹事非”,宝玉(雪芹)是个“通灵宝玉”。

 

第五回,可卿引宝玉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是一幅画挂在上面,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勤学故事),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这里,雪芹含蓄指出,光是“勤学”、“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并不一定就能写出好文章。作家要“通灵”(激发灵感之意)才能创作出好作品。一会儿,警幻帮助宝玉开启情关,使之“通灵”,宝玉就乐意了。

 

警幻认为雪芹虽不“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但“天分高明”、“聪明灵慧”、“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警幻认为雪芹这个人很独特,是情痴情种,有天分,有文才,所以愿意帮助他,帮助他开发情根,开启情关,使之“通灵”,使之有“灵性”,也是开启“意淫”,开启“天分中一段痴情”。雪情是多情之人,年青时“不料把这些邪魔招入膏肓了”,如著《风月宝鉴》(风月故事)。警幻诉之“淳淳警戒语”,讲了一通“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好色不淫”、“情而不淫”“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情)人也”等情之理,并言传身教,“不过令汝领略仙闺幻境之风光尚然如此,何况尘世之情景呢”(对应“有机会作成了夫妇”)。雪芹自此经历了“梦幻”,脱离了邪魔。以后,雪芹“灵性已通”,以“闺阁”为主角,以“意淫”为主调,“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既创作完成《红楼梦》情书。

 

从以上十疑分析中,可以看出宝琴、警幻身上有雪芹女友的影子,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两个女子形象有点模糊不清,言语诗词有些古里古怪。宝琴是女友生活上某中折射之影,警幻是女友某种思想理念透光。女友对雪芹生活、思想上都有影响,对雪芹有过帮助。《红楼梦》中,这个女人是朦胧存在的,就在雪芹身边。雪芹暗笔写这个女人,以作纪念,以表谢意--“一饭之恩死也知”。

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投稿请加主编微信号:zahlmw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