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陶渊明的一个异代知音

文/归途如虹

陶渊明是中国古代山水田园诗的鼻祖。他生活在东晋末年,南朝初年。他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乱世,是一个黑暗的,腐朽的时代。是一个大家都赤裸裸地追求名利的时代。同时,这个时代也是一个思想大解放,文学开始具有独立地位的时代。而陶渊明则是那个时代最出色的文学家之一。

陶渊明的文学作品在当时并不受重视,因为那个时代是一个崇尚华美文风的时代,陶渊明的文学作品,风格平淡,因此,陶渊明的作品就不符合当时的主流审美。再加上陶渊明辞官归隐,躬耕于田园,他在生前几乎不存在什么影响力。甚至可以说,陶渊明生前很贫穷。可是,陶渊明却在后世成为了士大夫的一个精神标杆,他的文学作品也得到了很高的赞誉。尤其是那些在仕途上遭受打击的人,更是能够从陶渊明的作品里找到精神共鸣。苏轼、辛弃疾、陆游等人都是陶渊明的崇拜者。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就十分欣赏陶渊明。他欣赏陶渊明安贫守拙的高尚人格,也欣赏陶渊明淡泊名利的人生态度,也欣赏陶渊明不随波逐流,不和官场同流合污的气节,更加欣赏陶渊明的文学成就。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里,有十二首菊花诗。这十二首诗里有好几首都和陶渊明有关。林黛玉的《咏菊》里有“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在这里,林黛玉以干脆而高昂的口吻赞美陶渊明的高风亮节。她的《问菊》里有“问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这样的诗让人想起陶渊明《饮酒》里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林黛玉的《菊梦》里有“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更是将陶渊明和庄子相提并论,赞美陶渊明的隐逸情怀。

林黛玉是最有资格歌颂陶渊明的,因为她和陶渊明一样洁身自好,性格有棱有角。林黛玉是大观园里的一个另类,她性格清高狷介,与众不同。可以说,林黛玉的精神气质决定了她是《红楼梦》里最能体会陶渊明诗歌韵味的人了。因此,她在教导香菱学诗的时候也推荐香菱看陶渊明的诗,当香菱赞美王维的“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的时候,林黛玉就告诉香菱这句诗是套了陶渊明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而且,林黛玉还觉得,陶渊明的用词更加淡而现成。可见,林黛玉十分认可陶渊明的文学成就。

不光是林黛玉,史湘云的《供菊》里也有“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这也是赞美陶渊明这类人的精气神。贾探春在《簪菊》里就写到“彭泽先生是酒狂”,陶渊明当过彭泽县令,而且性好酒德。因此,贾探春的这句诗非常能够体现陶渊明的名士风流。曹雪芹本人也是一个嗜酒狂放的人。曹雪芹的好友爱新觉罗·敦敏的《赠芹圃》里就有“卖画钱来付酒家”一句,爱新觉罗·敦诚的诗《赠曹芹圃》里也有“举家食粥酒常赊”一句。可见,曹雪芹和陶渊明一样爱酒。不同的是,曹雪芹喝酒是借酒浇愁,而陶渊明喝酒更多的是为了修身养性,陶冶情操。

陶渊明读书的态度是“不求甚解”。贾宝玉读书也是一样,贾宝玉读书不是为了考取功名,而是为了自娱自乐,提升自我性灵。这一点,和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里所写的“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陶渊明的这种读书态度虽然显得不够严谨细致,但是却是一种值得学习的读书态度。因为,这样,读书就是一件充满乐趣的事情,而不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

著名的《红楼梦》评点家二知道人曾经指出,《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和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有类似之处。我觉得,这个看法很有启发性。余时英老先生也指出,大观园是《红楼梦》里的一个乌托邦世界。的确,大观园是曹雪芹为贾宝玉和众多姐妹们营造的一个富有诗意的园林,他们可以在里面过着自在且风雅的生活。而大观园也和桃花源一样,是一个可以让人暂时逃避世俗纷纷扰扰的地方。林黛玉就觉得,大观园里的水是干净的,可是流到外面就不好了。可见,大观园是林黛玉心中的一块净土。可惜的是,这块净土最终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了世俗的尘埃。正像是《桃花源记》的结尾一样,桃花源是找不到的。在《桃花源记》里,发现桃花源的是一个渔翁,而在《红楼梦》里,贾宝玉就被林黛玉戏称为渔翁过。可见,大观园的确和桃花源有一定程度的关联。

曹雪芹是一个具有石头一般傲骨的人,爱新觉罗·敦诚在《题芹圃画石诗》里赞美曹雪芹是“傲骨如君世已奇”。而陶渊明的清风傲骨更是让后人敬仰不已。可以说,曹雪芹也是陶渊明的一个异代知音。

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投稿请加主编微信号:zahlmw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