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苏州元素

作者:江苏苏州 沈维生

经典名著《红楼梦》是我国文学之林的珍奇瑰宝,一经问世,就以其神奇的艺术魅力,吸引了无数如痴如醉的读者,同时也引起了一众专家学者的研究兴趣。近两个世纪来,学界对《红楼梦》的考据流派林立,观点纷呈,形成的文学研究门类——“红学”,可谓洋洋大观。近日,笔者得闲重读了一遍《红楼梦》,注意到其中涉及不少苏州元素,现粗略记录如下:

故事缘起苏州

《红楼梦》开篇第一回,交代故事来历:“……且看石上是何故事。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这士隐正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一个穷儒,姓贾,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姑苏,阊门外,葫芦庙——曹雪芹把红楼梦故事缘起的地点设置在这里,让甄士隐、贾雨村先后登场,于是全书情节由此拉开了序幕。

三个苏州女子

《红楼梦》中,有名有姓的出场人物中有三个命运多舛的苏州女子。

第一当数主角林黛玉。众所周知,《红楼梦》是以宝黛爱情为主线展开情节的,内中详情读者都很熟悉,不作赘述。

第二是妙玉。第十六回写到贾元春选妃入宫,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贾府为了迎接元妃回家省亲,一方面准备大兴土木,“盖造省亲别院”;另一方面,又派遣贾蔷专任南下姑苏负责采办事宜。第十七、十八回交代说“采访聘买得十二个小尼姑小道姑”,其中“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今年才八岁,法名妙玉。”其后,小说围绕妙玉写到了很多事情,其中不乏情色纠葛,最后却因其美貌而被强盗劫掠逃遁,结局不知所终,真是令人扼腕。

第三个就是甄士隐被拐骗的独生女儿英莲,她的命运最为凄惨。第一回中写到元宵之夜,“士隐命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半夜中霍启因要小解,便将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待他小解完了来抱时,那有英莲的踪影。”从此英莲就下落不明。到第三回,贾雨村“补授了应天府”,新官上任就碰到一件人命官司:“乃是两家争买一婢,各不相让,以致殴伤人命。”就在雨村审案之时,当差的门子告诉说“老爷你道这被卖的丫头是谁?”“他就是葫芦庙旁住的甄老爷的女儿,小名英莲的。”当时英莲是十二三岁的光景,距离被拐已经七八年了。再往后,英莲的名字就不见了踪影。直到第一百二十回全书收尾,贾雨村甄士隐途中相遇,共话短长,临别分手时,甄士隐告诉贾雨村说“老先生有所不知,小女英莲幼遭尘劫,老先生初任之时曾经判断。今归薛姓,产难完劫,遗一子于薛家以承宗祧。此时正是尘缘脱尽之时,只好接引接引。”至此我们才知道,原来薛家受尽磨难的丫头香菱就是当初的英莲,真乃让人唏嘘不已。

除了她们三个女子,顺便提一下两个男子。一个是上文说过的甄士隐(贾雨村非苏州原籍),还有一个就是黛玉父亲林如海。第二回写道:“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本贯姑苏人氏,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到任方一月有馀。”然后写到聘请贾雨村为塾师,教授黛玉功课。后来林黛玉母亲病故,林如海委托贾雨村送黛玉进京,于是黛玉进贾府,大观园的故事逐步展开。

诸多苏州风物

《红楼梦》中,写到苏州的人事、物产不少,其中如乐器、戏装、刺绣、泥人等享有盛誉的苏州工艺都一一出现在故事情节之中。

第十六回,贾府为了准备迎接元妃省亲,专程派遣贾蔷前往苏州采办, “下姑苏合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准备组建训练为典仪奏乐的音乐班子。第十七、十八回交代说“贾蔷已从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并聘了教习,以及行头等事来了。”这里写到的乐器和戏装,历来是苏州名闻天下的工艺制作,至今在业界还是有口皆碑的。

第五十三回,荣国府于元宵节举行夜宴,书中交代宴席的陈设时写到了刺绣。“原来绣这璎珞的也是个姑苏女子,名唤慧娘。因他亦是书香宦门之家,他原精于书画,不过偶然绣一两件针线作耍,并非市卖之物。”“他不仗此获利,所以天下虽知,得者甚少。”“当今便称为慧绣。”书中对慧绣花卉技艺的精湛也是不吝笔墨大加赞赏,可见苏绣在曹雪芹心目中的地位也是非同一般。

第六十七回,薛蟠到江南贩货,带回了很多苏州物产,除了“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有虎邱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金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邱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苏州的特产,特别是虎丘的泥人,得到了曹雪芹的青睐,这是我们苏州的骄傲。遗憾的是,曾经名满天下的“虎丘泥人”绝技到清代后期逐渐衰落,至今已经失传,真是令人扼腕。

此外第四十回,贾母在大观园设宴招待众人,吃罢饭,贾母提议要“坐一回子船”,众人便“一齐出来,走不多远,已到了荇叶渚。那姑苏选来的几个驾娘早把两只棠木舫撑来。众人扶了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刘姥姥、鸳鸯、玉钏儿上了这一只,落后李纨也跟上去。”贾府撑船也要用姑苏驾娘,可见曹雪芹对地处江南水乡的苏州真是情有独钟啊!

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有这么多苏州元素,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当时的苏州经济发达,社会影响力确实非同一般;而另一方面,就曹雪芹个人而言,除了他祖父曹寅任职的江宁织造衙门就设在苏州,是不是还有其他什么原因,这就不是我一个普通读者能探究得了的,只能等待专家学者来为我们给出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