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性情中人

文/归途如虹

曹雪芹是刻画人物的高手,他笔下的许多角色都性格鲜明。他笔下的那些性情中人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贾宝玉就是一个典型的性情中人。他最渴望的就是自由。对于他来说,贾府就像是一座华丽的监狱,让他失去了自由。贾宝玉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他只想做自己的主人,而不愿意听命于人。但是,他身边却总有人对他的行为进行规范,对于他一些不合规矩的行为进行劝阻。为此,贾宝玉感到十分烦恼。

贾宝玉的怡红院就是一个自由王国。在怡红院里,没有等级尊卑,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贾宝玉可以和丫鬟们打成一片。他为了安慰生气的晴雯,可以让他撕扇子取乐。他过生日的时候,可以和姐妹们一起玩抽花签。

贾宝玉也是一个执着于爱情的人。他和林黛玉一见如故。面对林黛玉这样一个楚楚动人的佳人,贾宝玉很动心。贾宝玉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公子,他怜香惜玉,对林黛玉呵护备至。林黛玉身体不好,贾宝玉就经常对林黛玉嘘寒问暖。《红楼梦》第四十五回里,他冒雨去潇湘馆看望林黛玉,询问林黛玉想要吃什么。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于林黛玉来说是非常温暖的。林黛玉是一个爱吃醋的女子。当林黛玉误会自己的时候,贾宝玉也会生气,但是他每次都会去向林黛玉赔礼道歉。最终,贾宝玉鼓起勇气对林黛玉说出了“你放心”三个字,就让林黛玉彻底放心了。

林黛玉自然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她清高孤傲,不善于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她自尊自爱,面对怠慢自己的周瑞家的,她不假思索地说出了:“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她多愁善感,对红颜薄命有强烈的感受。她怜爱众生,看到落红成阵,便心痛不已。于是,她埋葬落花,让落花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归宿。对于严酷的环境,她倍感压力,于是她在《葬花吟》里吟唱到:“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林黛玉洁身自好,《葬花吟》里的“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就是她的精神誓言。于是,林黛玉和贾府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人保持距离。林黛玉是孤独的,她唯一的知音就是贾宝玉。

林黛玉率真任性,甚至有点尖酸刻薄。她爱开玩笑,端午节的时候,看到怡红院里的人神色不对,林黛玉就打趣道:“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难道是为争粽子吃恼了不成?”贾探春给自己取别号为“蕉下客”,林黛玉就打趣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林黛玉觉得刘姥姥粗鄙可笑,没有自尊心,就在刘姥姥走后把她比作“母蝗虫”。林黛玉的这些表现或许有的读者觉得不妥,甚至厌恶。但是在曹雪芹看来,林黛玉的这种表现无伤大雅。她只是性格如此,并无恶意。

史湘云更是一个性情中人了。她从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在叔叔婶婶家过得也并不舒心。但是她乐观爽朗,心胸开阔。童年的阴影并没有让她成为一个郁郁寡欢的女子。相反,史湘云爱说爱笑,活泼可爱。

史湘云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她可以直接说出林黛玉和一个小戏子很像,还敢于在贾宝玉面前指责林黛玉是一个“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她在薛宝琴面前也是十分坦诚,好心提醒她要提防贾府里的小人。薛宝钗就说史湘云虽然好心,但是嘴太直了。连袭人都觉得史湘云越发心直口快了。

史湘云的言行举止是十分潇洒自然的。她可以和贾宝玉一起偷吃鹿肉,还号召薛宝琴一起来吃。她可以在贾宝玉生日当天醉卧青石板,睡在落花丛中。她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身子往雪地上扑。按照现代人的说法,史湘云就是一个假小子。

史湘云这种心直口快,开朗豁达的性格是天生的,她“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曹雪芹赋予她的这种性格,在形式上有点类似于魏晋名士。史湘云自己也说:“是真名士自风流。”不过,史湘云并不是一个放浪形骸的人,她在保持个性自由和遵守封建礼法之间保持住了平衡。这一点,很像苏轼。苏轼就是一个活得非常平衡的性情中人。史湘云抽到的花签上写的是“只恐夜深花睡去”。这句诗是苏轼咏海棠花的名句。可见,在曹雪芹看来,史湘云的确和苏轼是一类人。

贾探春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她虽然严格遵守封建礼法,甚至为了维护封建礼法而和自己的生母赵姨娘划清界限,也不承认赵国基是自己的舅舅。但是,贾探春并非无情之人。她爱憎分明,对于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贾探春知恩图报。比如贾宝玉,他给贾探春带回了不少民间的手工艺品,贾探春就给他做鞋。比如王夫人,给自己机会为贾府出力,贾探春就把王夫人看作自己的亲娘。

贾探春是一个有忧患意识的人,她性格尖锐,面对抄检大观园这一恶劣事件,贾探春感到悲痛万分,便说这是“自杀自灭”。狗仗人势的王善保家的欺辱自己,贾探春严肃回击,直接打了她一巴掌。

贾探春是一个有补天之志的女中豪杰。她在大观园里进行经济改革,以节约贾府的开支。改革虽然最终宣告失败,但是贾探春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红楼梦》里可爱的性情中人还有不少,比如深明大义的刘姥姥,比如惜老怜贫的贾母等。她们二人虽然嫁了人,但是并没有活成贾宝玉口中的“鱼眼睛”。一方面是因为她们守寡多年,早就没有沾染汉子气息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她们生活阅历丰富,懂得人生的真谛。

性情中人固然可以很可爱,但是也可以很讨厌。《红楼梦》里就有两个让人厌烦的性情中人。一个是薛蟠,一个是王夫人。

薛蟠是一个被宠坏的熊孩子。他天真烂漫,毫无心机。他刁蛮任性,胡作非为。为了争夺香菱,他命令手下豪奴打死了冯渊。看上了柳湘莲,就想要调戏他,结果被打了一顿。去上学,也只是走过场,其真实目的是结交契弟。被人冤枉害了贾宝玉,他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想要杀了贾宝玉。可见,他的确是一个性情中人,但是却过于粗鲁。

王夫人其实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可以说,王夫人是一个情绪化的人。每次她一生气,就会有人遭殃。金钏和贾宝玉调笑,王夫人一气之下把金钏是又打又骂,还要撵走金钏。结果,金钏一时想不开,就跳井了。晴雯并没有直接得罪她,她却听信谗言,认为晴雯是“狐狸精”,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撵走了她。得知大观园里出现了绣春囊,她悲愤交加,直接去质问王熙凤。后来,又决定公开抄检大观园。王夫人为了贾府,也算是用心良苦,结果却是好心办坏事。

《红楼梦》里让人讨厌的性情中人还不仅是薛蟠和王夫人。性格泼辣,和表弟在大观园里偷情的司琪也算一个。

性情中人为人真诚,也没什么心机。他们不会伪装自己,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也不会为了讨好别人而委屈自己。性情中人可以是自在洒脱的名士,也可以是任性胡为的恶人。一个道德高尚的性情中人让人敬佩,而一个人品卑劣的性情中人则让人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