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青:你是怎样的林黛玉?

你是神界的绛珠仙草,花作肌骨,只为报恩而托生成你。你存在的理由就如此有诗意,也许就注定了你诗人般的气质,诗意的一生。

 

是美丽的,超凡脱俗的美,章篇难以喻其秀,子虚弱似仙女,病如西子胜三分,有人说你只是病态美,吾独不觉,你的病态之美固然美胜西施,然你不病之时,却也能让薛蟠这等粗俗之人为之酥倒,怎能说你只以病态美著称呢?在尤二姐的小厮口中,你同样是天仙般的美人啊。吾爱其美,彷如芙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你的美,是天然生成,不含任何杂质,是一般脂粉不能比的,你就如同仙女,世间罕见的美。

是充满才情的,的诗才在大观园中堪称魁首。你活在诗中,正如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说的“有我之境”之诗人,将物与情结合为一体,把物都附上了情的色彩,在你看来,或许一花一木都是有情的,春暮时节的落花,会令你伤春怜花,于是便有《红楼梦》中的一绝唱——你葬花,怕花会被污泥玷污,于是就将落花放入干净的绣囊中,埋在净土中,一抔净土掩风流。你这样做,体现你善良的内心,也体现了你诗意的生活。

你活在诗中,所以善于作诗,这非凡的诗才,皆来自你诗意的内心啊!

是敏感的,诗意的生活怎能缺少敏感呢?你的敏感,让你常年过于忧虑,你忧虑着自己的命运、爱情,忧虑着知己宝玉,忧虑着在贾府如何生存,你的敏感使你认识到了贾府人际关系的复杂,认识到了自己寄人篱下的苦闷与无奈。

许是曹公怜悯你,不想让你遭受“抄家”这种更为现实、残酷的无奈,于是准你泪流尽便可魂归离恨,死之于你,未尝不是解脱。

是忠于爱情的,你的爱情是世间最珍贵的,因为你与宝玉是知己之爱,宝玉爱你并非仅垂涎你美貌,若你之貌是园内之最,那将宝姐姐置于何地?知己只爱为何?因为是互相的知己,由此而拥有共同语言,便产生爱情。

花下并读《西厢记》之时,你的知己之爱升华到及至,借西厢表达对你的爱慕,你碍于礼教陡然色变,然心头却比喝了蜜还甘甜。

与宝玉争吵之时,二人心中所想,却也如出一辙,只是你过于自卑,不敢相信自己会长久拥有宝玉的爱情,便每每以言相试,你对爱情原是如此重视,岂不闻“心不动则不痛”,你痛得如此之切,可见你一片真心 ,一片赤诚。

你如此忠于爱情,以至于你的爱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的小心眼儿大都体现在你的爱情上,你不愿有其他人来玷污你的爱情,试问如今的你,你在爱情中会心胸宽广吗?你会在你爱的人身边出现一个优秀的人而无动于衷吗?爱情只能是两个人的,它的自私性不在于要牺牲别人来得到,而是爱情的情非得已,只能爱你,别人再好都是天边浮云。所以你那样在意宝玉和宝钗的关系,宝玉和宝钗多玩一会儿,你也会说出些冷言冷语去挖苦,不是你不守礼教,而是爱情本身就已超出礼教,情非得已,这是你真情自然的表露啊!礼教与虚伪,怎能敌过真情?

当偶然听到宝玉对湘云说,你是宝玉的知己时,你悲喜交加,终于不必再担心,诉肺腑,方知你的爱情是那样珍贵凄美。

吾虽不喜高鹗的续书,但你焚稿断痴情也是不无道理,当爱情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打碎时,凭你的性格,会嫁给其他朝秦暮楚的花花公子吗?与其到时悔恨断肠,不如就这样死去,一来不必面对日后和宝二奶奶的尴尬,二来不必委身于某个花花公子而委屈了一生。于是,诗意的仙逝,可见曹公对你爱之至深,怜之甚切。

是聪明的,却也被聪明误了一生。记得脂批本上有云:你一生被聪明所误,宝钗被博识所误,凤姐被心机所误,湘云被自爱所误。你之聪明在于你有一颗敏感的心,你的敏感也使你看透周围的人与事,你从最初的抵抗到逐步接受,并想办法去适应,你也是在成长,你不会永远是那个被比喻成戏子就生气撒娇的小女孩,但是你依然是敏感的,依然会想很多事,会感悟太多,有时是触景伤情,有时是因为书中某句警言而静思,你就是太聪明,看透一切却想不透,以至于落下心病,真像东坡先生诗中所言: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也许难得糊涂也未尝不是一种智慧。

又是率真热情的,尽管更多的留给我们孤傲的印象。你说过你是不堪离别之苦,倒不如不聚,也就不会有分别之痛,你这样说不是冷漠,恰恰是热情,试问一个对生活冷漠之人,会在乎聚散吗?真是冷漠之人,就会“任他随聚随分”了,正如宝钗。

还记得你在芦雪庵联诗吗?你与宝琴、湘云抢命似的联诗,你的热情、可爱,难道会是假的吗?只有对生活充满热情之人,才会有细腻的心思,才会写出那些优美的诗。

至于你的结局,那自然要与你的存在相合理,你为还泪而来,自然也该泪尽而逝,只是未懂脂批上所云:绛珠之泪,至死不干。

吾不希望世人再误解一个这么美好的形象,你并非什么反封建的女斗士,这帽子扣得太大,你生受不起,你只是个纯真善良的女孩,既遵守礼教,又懂得如何释放感情,我认为你是发乎情止乎礼的,你没有像崔莺莺那样轻薄,你是自重自爱的,同时又是那样重情,那样热心,否则香菱找谁去学诗呢?

你是大观园内的一朵奇葩,你的身上倾注了曹公的情与爱,曹公一生所最爱的女子,应该就如他所塑造的你一样吧。

警幻仙姑的情榜上,你被称为“情情”,也就是情之以情,你之重情,由此可见。

你就如一朵幽静曼妙的芙蓉花,风露清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恰若君子,既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又不消极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