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诗经》里的爱情

文章目录[隐藏]

烟花三月,有一位女子要出嫁了,婚期就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女子脸上的云霞比陌上的桃花还要艳丽。再资质平平的女子,一生中总有这一天是艳若桃花的吧。

有人说,桃花是开得最静的花。我以为,桃花的嫣然与热闹哪是画笔可以画得出的?陌上桃花开遍,桃林深处走来一对送亲的队伍,老人牵着孩子,小伙子推着车子,人人面带喜气。车上装满新娘的嫁妆,从家具、被褥到锅碗瓢盆,无一例外都贴上一个大红的“喜”字,像是过年时候蒸的大白馒头,每一个馒头上顶着一个红圆点,透着俗世的喜悦与和美。坐在车上的新娘子一定也是喜悦如莲吧,仿佛人生二十来年漫长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天。此刻,她破蛹化蝶,犹如一只艳丽的蝴蝶沐浴在春光里。

童年的时候在乡下,有一位长我十几岁的堂姐,堂姐出嫁的时候,也是烟花三月,微风拂面,桃花遍野,我的衣袋里装满香甜的糖果。幼年的我,跟随着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从桃花林中走过,内心的喜悦如冲天的喜鹊。

桃花盛开的时节,父母送她出嫁,去夫家做他的妻子。从此,她仿佛一只大雁,垂下一双飞翔的翅膀,落了下来,落到了泥土中,在泥土中生根、发芽、开枝散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此后,她不再做梦,即使在梦里也没有了飞翔的翅膀,她放下梦,放下浪漫,和他踏实地过起寻常百姓的日子,早出晚归,细心照料,一双勤劳的手操持一家人的生活,直到花样容颜在岁月的河流中褪去颜色,乌黑的秀发有了根根银丝。时光是一把多么凛冽的雕刻刀,任红颜老去,白发如霜。

江南的人家,若是生了女儿,一定要酿几坛女儿红,深埋在酒窖里,待到女儿面如桃花,长大成人,将要出嫁之时,才取出深埋二十年的女儿红,盛情款待好友宾朋。那尘封二十年的是酒,还是芬芳浓郁的血脉亲情?父母举起酒杯,看见女儿脸上的烟霞比波光潋滟的酒还要艳丽。此时,父母的眼中有了点点泪光,“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宜,即和顺美满。此后,你不再是父母膝下任性撒娇的女儿,你就是他的妻子,要端庄贤淑,勤俭持家,相夫教子,与他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他们期待女儿的生活,似一幅徐徐展开的幸福画卷。

桃之夭夭,繁花一场,人间一场盛大喜悦的婚礼。人生的幸福从今天开始吗?我宁愿相信是。

最长久的幸福,莫过于平凡人家的幸福,那柴米油盐里相濡以沫的深情,抵得上多少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相爱至深的一对人儿,能够白首不相离的太少太少。古人说,情深不寿,过于情深的两个人往往爱得太苦,太艰难。而一粥一饭里的恩情,则是细水长流的幸福。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契,是聚合,阔,乃离散。生死契阔,我们将它交给命运,离合聚散哪是我们能做主的?可是,苦苦深爱的两个人,偏偏还要说,我们永远在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哪怕光阴老去。

《诗经》三百篇,关乎男女情爱的故事,占篇幅不少。所以,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是的,《诗经》三百篇中,情思绵绵,却了无邪念。美好的情感,如三月的桃花,芬芳、纯净、无瑕。

《诗经》是一首千年的歌谣,一百次读它,就有一百种滋味,一百次心醉。一部《诗经》,写尽人世的喜悦团圆,悲欢离合。如馥郁嫣然的桃花,铺满尘世的每一个角落。让我在烟花三月翻开这部时光书简,读“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看桃花开遍陌上,将春天藏在心里。

《诗经》,遗留了2000余年的一部巨著,是中国唯一一部脱去了脂粉与俗气的情爱文学圣典。它不仅向我们讲述了古代人的爱情故事,也留给我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之情。《诗经》,共三百零五篇,其中描写爱情的诗篇占了很大的比重。诗经里的爱情,有的热烈而浪漫,有的纯净而率性,亦有的满是悲离、痛苦与哀怨。众多诗人们用最真最简的文字诉尽了情事的爱恨别离,真实反映与诠释了生命与生活的本真,得后世传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诗经里的爱情总能让后人禁不住神往与追求,都欲从寥寥文字中寻回那份爱情里失去的真挚与淳朴。

 

爱情,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吟咏最多的话题,无论在爱情里得到什么,都能让人无法自拔。当《诗经》用最古老的文学形式以最质朴的方式表现爱情的时候,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周南·关雎》,荇菜缠绕“她”的身影,“我”的相思;《郑风·子衿》,望穿秋水的等待,是爱情的修炼;《秦风·蒹葭》,可遇而不可求,终成心中的彼岸花朵。《召男·摽有梅》,相思无用,莫负韶华;《周南·汉广》,爱得生死相许,末了才发现只是独角戏;《郑风·野有蔓草》,遇见这样的你,该是有怎样的运气;《郑风·有女同车》,爱情只要真挚便没有贵贱之分;《郑风·丰》,有时候,错过,便是一生,回头已无用;《鄘风·柏舟》,执子之手,与子相守;《邶风·柏舟》,动人爱恋,断人心肠;《唐风·葛生》,生死之约,奈何桥上等三年......诗人们用最简单最质朴的语言阐述着最真挚的爱情,字句里的关于爱情的追寻、相悦、相守、忧伤、遗憾、离别,美到让人心碎。在我看来,诗经里描写的爱情,自古以来就被世人传颂与追求,之所以如此,不仅是因为它们全方面阐述了爱情的爱恨别离,更在于这些爱情诗展现了爱情的一面,在人欲被死死禁锢的中国历代,这般的真爱人人都渴望拥有,诗经里的爱情,保存了最原始最淳朴的风情,自然美不胜收,成为世代男女追求的尤物。

以《关雎》为例: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周南•关雎》

《周南•关雎》是诗经的第一首爱情诗。此诗虽篇幅不大,但是把一个年轻小伙子对美好爱情追求的诚恳,痴情体现的可是淋漓尽致。“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诗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愿望。这种浓烈的感情和大胆的表白,正是生命欲望和生性本能的显露。《诗经》中的爱情诗是中华民族的古老恋歌,它健康、它率真,充满自主和坚贞。《郑风 溱洧》、《邶风 静女》、《召南 关雎》、《召南 野有死鹿》、《卫风 木瓜》等诗中描写的爱情不受封建礼教和贞洁观念的束缚,没有搀杂任何世俗功利,它是一种有着真正意义的纯真的人类美好情感的讴歌。

《诗经》里的爱情诗,体现了那个时代关注现实,热爱生活的一面,真实是其深深的烙印。

关于爱情方面的文化启蒙,是诗经的精髓所在,其爱情诗,写出了人性的本真与可贵,紧贴现实,不作无病呻吟,时至今日,仍被称颂吟咏,弥足珍贵。其中的爱情诗歌咏了那个时代男女交往的自由,纯真以及个性化,表现出爱情真挚、淳朴、健康、活泼一面,这种无功利的情感,是属于那个时代最美的印记。反观时下的爱情,谁敢说是这个时代美丽的印记?没有本真,没有质朴,没有简单,何以与之媲美。在这个时代,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时代的变革,人们的观念也发生改变,现代人类的爱情掺杂了太多东西,人们大多数把爱情建立在了经济基础之上,价值标准也难免掺杂着金钱、名利、荣禄、声色, 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爱情不仅需要花前月下的浪漫,志同道合的情感,更需要以事业为支点、以经济为依托的基础。维系恋爱的纽带,仅仅是精神上的需要、容颜上的愉悦,爱情的基础十分脆弱。当然,可歌可泣的真爱依然存在,但又有多少能不被现实打败?就算不被打败,这份爱情也夹杂着太多无奈与矛盾,爱情的纯度亦大打折扣。这个时代追求自由与个性,却把纯真给丢了,追求拥有却把无功利的心给丢了,追求非凡的爱情,却把真心给丢了......这个时代真的需要走慢点,停下来歇歇脚,回过头看看古人,不要最后把人性也给丢了。《诗经》里的爱情,随着时光的流逝,也慢慢地离我们远去,逐渐在爱情里失去方向的我们,不妨重拾《诗经》,聆听最古老的爱恋。也许我们早该领悟,爱情,需要的并不是由丰富物质包装的外表,而是一颗质朴的心与可贵的灵魂,为我们写下这些诗句的诗人们,是真诚的歌者,他们的每个音符都需要我们用心聆听。在这样一首首爱情诗中,或许我们能找到开启美丽爱情的钥匙,用古人的本真打破我们日益焦躁的心,亦勿将《诗经》继续束之高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