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气袭人是酒香 ——品《红楼梦》中酒

芳气袭人是酒香

——品《红楼梦》中酒

文/车前草

人言《红楼梦》博大精深,旨趣入微,于杯盏之中可见矣。全书120回出现“酒”580余次,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社会万物的众生相,也广博而深入地揭示了酒文化的丰富内涵。

书中出现“屠苏酒”、“金谷酒”、“绍兴酒”、“惠泉酒”、“桂花酒”、“西洋葡萄酒”、“烧酒”、“菊花酒”、“合欢花酒”等等,种类颇多,精彩细腻。为烘托气氛,书中还行酒令,展示了花样翻新、层出不穷、雅俗共赏的酒令,如牙牌令、占花令、曲牌令、故事令、月字流觞令、击鼓传花令、击鼓催诗令以及射覆、拇战等,在后来刊行的《酒令丛钞》和《红楼人镜》中均有详细记载,十分新颖别致有趣。曹公还写了那个“钟鸣鼎食”之家的酒具,亦令人叹为观止。以其质料来分,有金质、银质、铜质、锡质、陶土、细瓷、竹木、兽角、玻璃、珐琅......至于形状,更是名目繁多,奇巧万分,不胜枚举。

在《红楼梦》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中,曹公写了“屠苏酒”。按中华民族传统习俗,农历正月初一要合家欢饮屠苏酒。《四民月令》记载:“元日饮屠苏酒,次第当从小起,以年少者起”。因为“少者得岁,先酒贺之,老者失岁,故后饮酒。”王安石有首著名的诗《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史书上记载:屠苏是羽帐名,丰贵之家,正月眷属会羽帐之中,饮此酒以辟瘟疫邪气。因此,新年第一天饮此“屠苏酒”,一整年都有了美好生活的寓意。

《红楼梦》第5回和第11回,曹雪芹特意引出秦可卿房中那幅“海棠春睡图”边上秦太虚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以酒为内涵的对联登上一位贵夫人的闺房绣壁,说明了饮酒属于当时中国社会的一种时尚文化。

中国人在酒里浸润的时间很长很长,三千多年前甲骨文里就已经有了三种酒的名称:第一种就叫“酒”,指的是“旨酒”,即《诗经》中“我有旨酒,以燕嘉宾之心”的美酒;第二种叫“醴”,指的是甜酒;还有一种叫“chang”(古字今已不用,音“畅”),是一种用香草与黑黍酿成的酒,味道香浓。

自出现之日起,酒就以其浓郁香醇的味道和饮后飘忽忘尘的奇妙感觉而深受人喜爱,从此在中国人生活中扎下深根。“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文士们更是将酒视作驱忧遣愁的良药。最赋盛名的当属李太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顺应了他恣情狂傲的个性,给了他不顾一切天马行空的自由。“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他言辞凿凿,爱酒,天经地义。

古今之酒大不相同,古代的酒是由粮食作酒粬酿造而成,属于低度的发酵酒;今时的酒多由提纯蒸馏而成,浓度远远不止提升了好几倍,就算是武松,也不太可能喝了十八碗“还过岗”。

《红楼梦》里第8回“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文中写道“宝玉说‘不必温暖,我只爱吃冷的。’薛姨妈忙道,‘这可使不得,吃冷酒,写字手打颤。’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杂学旁收,难道不知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宝玉听这话有情理,便放下冷酒,命人暖来方饮。”后文交代“宝玉已是三杯过去......薛姨妈千哄万哄,只容他吃了几杯,就忙收过了。”算起来宝玉是酌了几两酒,舞勺年华的诗礼簪缨子弟,在尊贵女眷府内用餐,席上所饮之酒应不是蒸馏制的高度白酒,再联想贾府祖籍金陵,猜度过去应是低度温热的黄酒。

古人云:“慎风寒,节饮食,是从吾身上却病法。”清代养生家曹庭栋也强调饮食冷热应顺从四时寒暑,他特意指出:“胃喜暖,暖则散,冷则凝,凝则胃先受伤。”《本草纲目》中曾也专门指出,酒能“和血行气、壮神御寒”,有节制地喝,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吃烫热的黄酒,微量的丙醛、醚等元素在20℃至35℃可气化,甲醇的沸点不过64℃,把酒加热至60℃至70℃,有害成分随温度升高挥发,而此时酒中蒸腾的脂类芳香物质,又令酒味更加芬芳。温烫黄酒,香气浓郁,醇甘缠绵,饮至微醺,活络血脉,是裨益健康的琼浆玉液。《红楼梦》中,曹公不止一次借笔下的人物,介绍酒的基本知识和饮酒方法,凤姐也多次劝过宝玉,说“喝了冷酒手颤,写不得字,拉不得弓。”他在许多地方都提到喝热酒和烫过的酒,从科学的角度讲,是很有道理的。

《红楼梦》第38回中,描写了大观园里的螃蟹宴。丫鬟看见林姑娘要饮酒,赶紧跑过来伺候。黛玉道:“你们只管吃去,让我自斟,这才有趣儿。”说着便斟了半盏,看时却是黄酒,因说道:“我吃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喝口烧酒。”宝玉忙道:“有烧酒。”这里的烧酒便指的是白酒。

而《红楼梦》中指名道姓的黄酒有两种,一是“惠泉”,二是“绍兴”。在第16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中,凤姐请贾琏乳母赵嬷嬷吃酒,说了句:“妈妈,尝一尝你儿子带来的惠泉酒。”琏二爷护送林妹妹回苏州,北上途中采买南货,其中必有南酒,这便是凤姐口中的“惠泉”美酒。

第62回中,芳官对宝玉说:“若是晚上吃酒,不许教人管着我,我要尽力吃够才罢。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如今学了这劳什子,说怕坏嗓子,这几年也没闻见。乘今我是要开斋了。”芳官原是姑苏女伶,吃酒二三斤,可称“花中刘伶”,江南姑娘畅饮惠泉,也令读者了然黄酒在曹公时代的流行,曹公祖上曾以此酒进贡皇上,所以《红楼梦》中多次出现此酒。

再言另一款“绍兴酒”,在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袭人说:“我和平儿说了,已经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我们八个人单替你过生日。”是夜,园内要好的姑娘姐妹开夜宴为怡红公子庆生,众人“占花名签儿”,饮绍兴酒助兴。到后来服侍宝二爷的几个丫鬟都有了几分醉意,两腮如胭,眼角眉稍间增添了许多丰韵。美人醉酒,美不胜收!

秋意阑珊时节,灯下杂览群书,家中有酒新酿,有火初生,温热浅饮,偏爱微醺之中品《红楼》!

最美醉酒场景当是“湘云醉卧”。第62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中述,看她“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登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扇子落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有红学家评曰:“世间醉态种种,独湘云最美。”“看湘云醉卧青石,满身花影,宛若百十名姝抱云笙月鼓而簇拥太真者”。

重读第49回“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不禁欣赏“枕霞旧友”的豪爽与率真。宝玉与湘云携鹿肉至芦雪庵烤食,湘云一面吃,一面说道:“我吃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鹿肉,今断不能作诗。”众姐妹闻香也纷纷争食。湘云还道:“‘是真名士自风流’!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美湘云是倜傥超逸之才女,爱饮酒更爱赋诗,颇具魏晋风流。说到魏晋,爱酒甚至成为了那时一朝之风。当时所谓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包括我们熟悉的竹林七贤,人人都以善饮著称。还有“饮少辄尽,期在必醉”的陶渊明,家贫没钱买酒,偶有白衣送酒,喝到将醉便挥手赶人走,“我醉欲眠,卿且去”,潇洒得很!

在《红楼梦》一书中,曹公为元宵节写了“赏灯酒”,元春从宫中送出一个灯谜,于是众人都到贾母上房来猜。贾母又令众人各做一个灯谜,粘在围屏上一起猜,并设下酒宴,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取乐。他还写了“赏戏酒”,元宵之夜,贾母在大花厅摆下几桌酒席,又定了一班小戏,并将两府的儿孙媳妇等通通请来,一起享用了团圆家宴。

酒为每个节令都带来了特别的仪式感。屋外天冷、风急、雨密、寒生、路远、心迷,屋内却有人、有酒、有灯、有光、有热、有情,三杯两盏暖酒,细细品来,绵软悠长亘远;再品,就不止止是酒了,更是神思离离、秋意浓浓和温情脉脉了。

“芳气袭人是酒香”,时序寒露,凡所过往,皆为序章;何不踏着秋光,欢喜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