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活泼的人,越爱史湘云

越活泼的人,越爱史湘云
作者 罗大和

在曹雪芹笔下,宁荣二府就像大观园中的荷塘,塘底积着厚厚的污泥,散发着阵阵恶臭,赖有一池清水覆在上边——贾府里那么多优秀女儿——才不至于煞了风景。而湘云当就是那池中涌动的一汪春水,最是能让人感觉到生命的脉动。

湘云的出场,曹公仅用了四个字——大说大笑——就把一个辣妹鲜亮地烘托出来了。在那礼教森严的荣府中,有谁敢在大庭广众肆无忌惮地大说大笑?迎春、探春、惜春向来规规矩矩,不越雷池;宝钗是尊礼典范,笑不露齿;黛玉是多愁善感,难有开怀;即便是凤姐,也只是寻机取悦,哪敢放肆?只有湘云,无拘无束,却能得众人欢心。这当是其独有的性格美了,看上去失礼,却又着实令人喜欢。

越活泼的人,越爱史湘云
湘云的外貌美吗?曹公语焉不详。只在第四十九回对其身材做过描述,即“蜂腰猿臂,鹤势螂形。”是说湘云脚长手长腰细,这不就是时装模特儿吗?在今天绝对是很抢眼的。然而这样的遣词似乎更适用于形容男人,曹公偏用来形容湘云,怪不怪?原来曹公真的是把湘云当男孩子了。第三十一回,宝钗一旁笑道:“姨妈不知道,他穿衣服,还最爱穿别人的,可记得旧年三四月里,他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带子也系上,猛一瞧,活脱脱儿就像是宝兄弟——只多两个坠子,他站在那椅子后头,哄的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后来大家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还说:‘扮作小子样儿,更好看了。’”这个情节,把湘云的天真烂漫描写的入木三分。

越活泼的人,越爱史湘云
在曹公笔下,湘云的性格是最完美的。第六十二回似乎是专为湘云设计的,你看她,别人还在玩十分雅致的“射覆”,她却“等不得,早和宝玉‘三’‘五’乱叫,猜起拳来。”这搳拳岂是大家闺秀可玩的么?你看参与者都是谁:尤氏和鸳鸯,平儿和袭人。曹公是这样描述搳拳场面的:“……没了管辖,便任意取乐,呼三喝四,喊七叫八,满厅中红飞翠舞,玉动珠摇……”呵呵,都没规矩了!但是,宝钗、黛玉、宝琴、探春等参与了吗?没有。她们要么玩雅的——射覆,要么呆坐着。湘云只能玩俗的吗?不对,她一样可以玩雅的。不见她与钗黛媲美的那些诗作?她有让黛玉叹服的“寒塘渡鹤影”;有让众美夸赞的小词《如梦令·柳絮》:“岂是绣绒才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玩俗的,能让贵贱忘形;玩雅的,能使众美叹服。用她自己的话说,这就是一种自然的风流吧。她从来不做作,率性而为,内心里早已没有雅俗之分。她过得是那么样的快活,在贾府里她时刻都如一汪明澈的春水。

越活泼的人,越爱史湘云
《醉眠芍药》一节,将她这明媚的形象更是推向了丰满,一个率性阳光的小美女跃然纸上——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蹬子上,业經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满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上,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地围着。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你看,这就是湘云,敢醉,敢睡,自然天成,无所顾忌!宝钗敢吗?不敢!因为这实在是有失体统。黛玉敢吗?或许敢,然而不能!因为身体实在太弱。至此,我们当是十分懂得,越活泼的人,一定越爱史湘云吧。黛玉本身也是活泼的,所以她从来不跟史湘云计较。贾宝玉也是如此。薛宝钗难得活泼,她走进史湘云,也就是只是对她的利用了。可是,如此阳光率性的小美女,每到家里来人接时,心理阴影面积便大增,就会忍不住求宝玉说:“千万记住提醒老太太来接我!”

越活泼的人,越爱史湘云
唉,也是啊,回去以后,她还能大说大笑么?爸爸没了,妈妈没了,她向谁说,向谁笑?正当豆蔻年华,本该在妈妈怀里撒娇,可她却不得不孤灯独坐,做针线熬到三更!每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时,我似乎都能看到她在偷偷地抹泪,听到她哽咽的喃喃自语:“妈妈,我好想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