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鹃:林黛玉一生的守护神

作者 蒲公英

紫鹃,原名鹦哥,是贾母房里的一个二等丫头。林黛玉来到荣国府时只带了一老一小。人生地不熟的,贾母担心她俩照顾不了黛玉,便把紫鹃给了黛玉,让她做黛玉的贴心人。而不是做那种精于管事的内心满是算计的大丫头。

紫鹃果然没有辜负贾母的期望,照顾黛玉,最是善于以情动人。她知道黛玉自小身体就单薄,娇弱,所以日常的照顾也就格外细心,平时侍奉身体不好的黛玉汤药、陪她谈天解闷。

第8回,黛玉紧跟着宝玉,也到梨香院探视宝钗,紫鹃怕宝钗家照顾不周,就特意让雪雁给黛玉送去了一个手炉。

黛玉笑问雪雁:“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 哪里就冷死我了呢!”

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叫我送来的。"

这里,紫鹃虽然没有出场,但她对黛玉的细致、周到、体贴,都无声地显现出来了,而且十分具有张力,让人对她肃然起敬。

因此,偌大一个贾府,紫鹃是除了贾母、宝玉之外真正关心黛玉的人。

因此,黛玉虽然很孤傲,却愿意将紫鹃看作姐妹,愿意而且最能听取她的话。尽管,黛玉嘴巴上不曾绕过紫鹃,但她的话早已在她的心内燃烧。

譬如,在"痴情女情重愈斟情"一回,宝黛之间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林黛玉也自然后悔,"日夜闷闷,如有所失"。紫鹃度其意,款款替黛玉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宝玉那脾气,难道咱们也不知道的。为那玉也不是闹了一遭俩遭了。"

黛玉啐道:“你倒替别人派我的不是,我怎么浮躁了?"

紫鹃道:“好好的,为什么剪了那穗子?岂不是宝玉只有三分不是,姑娘倒有七分不是。我看他素日在姑娘身上就好,皆因姑娘小性儿,常要是派他,才这么样。"

首先来看,紫鹃这话敢于陈述实情,就足见黛玉平日里待她的宽厚。早已接纳了紫鹃的一颗真心,把紫鹃当成了家人。因为只有同时一家人,才会给对方说出此类话语。

其次,紫鹃的话语也确实中肯,黛玉也听进了心里去,后来宝玉来道歉,黛玉就不再矜持了,给了宝玉台阶下,接纳了宝玉。而这正是紫鹃的话在她心内燃烧产生出的美好。

因此,在第57回中,紫鹃说:"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是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林姑娘使,偏偏她又和我极好,比她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两个也离不开。"这是黛玉对紫鹃的赞许,及其紫鹃对黛玉的感激,更是作者借她之口,对于对她自己的无比肯定。因为,红楼梦里拿一个丫头能得到主子的如此亲密无间的对待呢?就是王熙凤待平儿也难以达到如此程度。

紫鹃也就成了贾母外唯一一个真心支持宝黛爱情的人。而且这种支持,是出于对木石姻缘这一情感的高度认同,其中饱含着对黛玉心思的理解,对黛玉幸福的无尽忧虑。觉得唯有撮合成这一段情感,黛玉的人生才会获得幸福。

薛宝琴进贾府后,众人对薛宝琴都十分喜爱,贾母给薛宝琴的待遇也很高。宝玉是否也会见异思迁呢?面对这一切,紫鹃放都难得放下心来。

于是,一般荒唐的红楼,立马就出现了最为感人肺腑的一幕:"慧紫鹃情辞试莽玉"。让宝玉在荒唐之中表露出她对于黛玉最为热烈最为真挚的情感。

苦心的紫鹃用一句“妹妹回苏州老家去”的谎言哄骗得宝玉生病发狂。最心疼宝玉的贾母, 细问起来,方知是因紫鹃说黛玉要回苏州去, 宝玉轻信了这一美丽的谎言才如此。

贾母也不禁流泪道:“我当有什么要紧大事,原来是这句玩话,你这孩子,素日是个伶俐聪敏的,你又知道他有个呆根子,平白的哄他做什么?”

显然贾母并没责怪紫鹃,反而是对紫鹃有着深深的喜爱,直接喊紫鹃为“你这孩子”,喊出的是她对紫鹃那颗那种行为的深深理解。

更因为紫鹃的做法,让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等一干人亲眼见到,并彻底明白了,没有了林黛玉,贾宝玉的生活将会是怎样的一种痛不欲生,这样,金玉良缘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果然,"试玉"后不久,薛姨妈母女似乎是要放弃金玉良缘了。那回,薛姨妈到潇湘馆做客,谈到婚姻大事时,薛姨妈对宝钗说:“我想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得那样,若要外头说去,老太太断不中意,不如把你林妹妹给了他,岂不四角俱全?”

只是,薛姨妈哪里又真的甘心,毕竟他们为了金玉良缘已经投资很多。聪慧的紫鹃,又感觉到了薛姨妈是在逢场作戏,欺骗黛玉,她又忙跑来说:“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何不和太太说去?”

这里,紫鹃一语说出了黛玉美满婚姻的真正阻碍,晚上她又为黛玉点出了能真正获得幸福的所在:

“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无父无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健朗的时节,坐定了大事要紧。俗话说‘老健春寒秋火热’,倘若老太太一是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称心如意呢。……所以说,拿主意要紧。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话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这一段话,可谓是说得黛玉内心寂然无语。只是可惜她说出黛玉的命运,却无法改变黛玉的命运。最终,她只好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黛玉,做黛玉永远的守护者。

紫鹃不但聪慧还很冷静,抄检大观园时,晴雯入画司棋不是哭哭啼啼便是冷脸相向,只有紫鹃始终都是笑着的,甚至在王善保家的从黛玉屋中搜出宝玉的物品时,紫鹃也是笑着答话的:“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这番话,既不至于无理取闹,又巧妙地化解了黛玉的危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