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为什么成不了贾母?

金钏在被王夫人赶出去之前,她对于王夫人的重要性,不亚于鸳鸯在贾母身边的地位,都是自己主子最亲近的贴身首席大丫头,这从湘云的送戒指中就能略见一斑,史姑娘虽然看似有些大大咧咧,不懂人情世故,但有时候还是很会办事的。她单单送给鸳鸯、金钏、平儿和袭人每人一枚戒指,而这四个人是贾府当时地位最显赫的主子身边最红的丫头。即使鸳鸯和袭人曾经照顾过湘云,因为她俩都是老太太屋里的,平儿和金钏就完全是沾了自己主子的光。可见合府上下都知道,金钏在被撵之前,是王夫人身边最红的丫头。如果不是东窗事发,祸从天降,N年以后,金钏就是贾府的第二个鸳鸯,成为人人敬重的鸳鸯姐姐。

但金钏跟随如此愚顿不堪的主子,只能怪她自己的运气不好,或者说就是命吧,“我的儿,这就是你的命”。贾母之精明能干不是王夫人能比之一二的,王夫人估计是正处于更年期,而且又生性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再加上丈夫除了和清客相公们瞎聊,就是到赵姨娘房里去,女人天生的妒忌心理是不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弱的,除此之外,自己50多岁了,上头还有婆婆,在家庭问题上还要事事小心,有时候还不能真正当家作主,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所以只能天天吃斋念佛,排除内心的孤寂与郁闷。而金钏还是个小姑娘,又天生活泼,喜欢开玩笑,在主子面前也不知道忌讳,如果她跟着老太太,肯定会讨她老人家喜欢,可惜天不随人愿,跟了王夫人就注定了这个活泼的女孩将来会遭殃。

言归正传,贾母保护鸳鸯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看上了这个丫头,王夫人撵金钏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调戏这个丫头。但前者一下了就看到了问题的实质,贾赦是来挖老娘的墙角。“统共这一个毛丫头,你们还要来算计,弄开了她,好摆弄我。”

所以贾母是铁了心不把鸳鸯给贾赦,由此以来,不但鸳鸯小命得保,在贾府的地位还得到进一步巩固,但对贾母来说,更重要的是,鸳鸯以后可能更忠心了。

可金钏的命运就没这么好了,明明是宝玉一再调戏挑逗在前,王夫人却不闻不问,等这丫头说了那就稍微有些过分的话之后,一个巴掌就煽了过来,把主仆十来年的情分全打散了,“我伺候太太十来年了,太太就饶我这回吧。我伺候太太一辈子。”

说的多么恳切,如果这时候王夫人能网开一面,饶金钏这次过错,只是教训她几句,那金钏以后绝对是忠心耿耿的为她办事,可是王夫人毕竟是王夫人,再加上前几天清虚观打醮之后,林妹妹又惹的宝玉砸玉,令王夫人心中非常之不爽,郁闷的不行,“我撵不了林丫头,难道还撵不了你啦。”当时骂金钏的一席话,大部分都是说黛玉的,“好好的爷们都叫你勾引坏了”真正“勾引”宝玉的是林妹妹,金钏充其量只是和宝玉玩笑了几句,勾引的罪名实在太大。

但这几句玩笑话说的实在不是时候,偏偏赶上王夫人心情不爽,“我的儿,这就是你的命啊。”其实,王夫人之愚笨实在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她口口声声要保住宝玉的名声,“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可撵金钏正好给了贾环与赵姨娘进谗言的机会,这才引起了贾政痛打宝玉,王夫人却又哭哭啼啼的去求情,真是自作自受!

虽然贾政平时也忌惮王夫人三分,但这次为了祖宗的颜面,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王夫人本以为凭自己一个人就能镇住贾政,根本就没去通知老太太,一个人屁颠屁颠的跑来,可结果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老太太来了,把贾政说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因为人家老太太说的头头是道,步步为营,由不得贾政不服气,这些都够王夫人学一辈子的。

再看金钏死了以后,王夫人破格把玉钏升级为四个大丫头之一,算是给人家的一点补偿,可不管怎么说,人家是亲姐妹,这点好处就能笼络住玉钏吗?根本不可能,劳动人民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人穷志不穷,他们受惯了贫穷,根本不会多了一两银子就感恩戴德的,何况是自己亲姐姐的命换来的,所以玉钏是不可能真心为王夫人办事的。

好象金钏以后,王夫人房了主事的丫头是彩云,对于这个姐姐,单从她看上贾环这一点上说,我还真是要佩服她。连贾政这个亲爹都说自己这个儿子行为猥琐,长相丑陋,所有的丫鬟都瞧不上他,可彩云就独具慧眼,偏偏喜欢他。呵呵,又跑题了,彩云的地位后来相当重要,有一次大家评论各房里的丫头,大家是把彩云和鸳鸯、平儿相提并论的,可是这个彩云既然看上了三爷,而且对他死心塌地,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从王夫人房中偷玫瑰露给他,而且和赵姨娘的关系也奇好,赵还指望以后把彩云当作自己的臂膀,可见赵在这一点上比王夫人要精明那么一点点,把彩云这个墙角挖走了,亏了王夫人那么信任彩云,估计这个姐姐在撒谎、掩盖方面都有那么两下子吧。

最后再看看贾母和王夫人的选人标准。贾母选丫头不但要长相漂亮,而且要性格直爽、聪明伶俐的,像鸳鸯、晴雯、紫鹃等,个顶个是主子的贴心人,再看贾母对黛玉,有人总是高先生把袭人写的太糟糕,怎么很少人说他把贾母的形象也破坏了,老太太自始至终都是很疼爱林妹妹的,至于她从没有当面夸过林妹妹,请问有自己外婆当着外人的面夸自己外孙女的吗?

越是夸才越显得生分,面子话而已,如果老太太真看不惯林妹妹,林妹妹根本不会发展成后来的个性,早被老太太给“教育”好了,何况林妹妹又不是不受别人管教的人。

再看看王夫人选中的人,袭人、宝钗再加上一个彩云吧,宝钗的容貌姑且不说,单说袭人和彩云,这两个姐姐绝对只能算次等的,“粗粗笨笨的”,不过这三个人个顶个是喜欢撒谎的人,而且又多事,王夫人之所以选中袭人估计不是因为她早和自己儿子上了床,要是她老人家知道了这个,肯定不会留袭人在宝玉身边,王夫人再疼儿子,也不至于这么早就考虑要找人满足宝玉的性需求,何况她最恨的就是丫头勾引宝玉。

她是要求袭人多规劝宝玉读书上进,袭人答应的点头哈腰,可回去以后怎么说,“不管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哪怕是为让老爷高兴呢。”反正就是让宝玉装出来读书的样子来骗大家开心,主要是让王夫人觉得自己那二两银子没白给,可是这样有用吗?袭人就是这样两边骗,既勾住宝玉,又讨王夫人开心,据说狗是最忠心的动物,不过那是中国的狗,这种西洋花点子哈巴儿究竟是哪个发达国家的,进化的可真快,居然能讨两个主人的欢心,佩服,佩服!至于宝姐姐,我就不说了,人家的谎言自是更高一筹,毕竟身份不同,品位也就不一样了,教训别人上更是有自己的一套,把自己标榜成大观园的大姐头,虽然王夫人喜欢,人人景仰,但始终不能得到宝玉的心。

王夫人就是王夫人,她始终也成不了第二个贾母,即使将来没被抄家,一旦贾母归西,王夫人绝对控制不了贾府,这一点应该是毋庸质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