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曾读过张爱玲的《红楼梦魇》,张爱玲说道小时候读红楼梦“读到80回以后,怎么突然人物都变得面目可憎起来?”这一句话,嚼在嘴里像是有千斤重,一针见血,因而特别敬服张爱玲。

关于续书的情节,最让人不能容忍的,就是贾母对宝玉婚姻的态度。宝玉和宝钗成婚是贾母决不能容忍的,因为一直以来老太太的种种言语行为都是在维护宝黛的爱情。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先说贾母对黛玉的疼爱

贾母自从黛玉来了以后,疼顾之心跟宝玉一样,处处可见总跟宝玉并列提起,称“两个玉儿”,说起来语气中便是满心疼爱。宝黛吵架砸玉,贾母哭道:不是冤家不聚头。

可见在她心里这两个人都是重要的,善于决断的老太太也只有抱怨自己的份!若是换做别人同宝玉吵架早就责罚他人了!

黛玉经常病,贾母一如既往的经常亲来探视,还要嘱咐许多话。人参肉桂等再贵重的药材都舍得,且后来还每日给燕窝,燕窝自古便是贵重之物的。

再说坐席总是跟贾母同席或者上席,其他的姑娘们可没这个待遇。放炮仗黛玉害怕,贾母便搂在怀里,甚至连黛玉潇湘馆的窗纱旧了这样的小事都关心着,可见贾母对黛玉的疼爱是多么的情真意切。

如此之爱惜怎舍得将来嫁到外面去任人欺负?且打一开始就让宝黛同住一屋,一起长大,后来入大观园也是紧邻,焉知不是为了让他们培养感情?

但是在前80回的时候,宝琴自一出场便占尽风头,更有贾母要将宝琴许给宝玉一说。

事实上,贾母对于薛宝琴的喜爱几乎可以用“出格”来形容。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出格”之一在于,贾母一见面就给了薛宝琴一件非常华贵的披风,藏了多年,连宝玉都没给,见了薛宝琴,却马上让取出来,单让她穿。连湘云都赞叹宝琴道:“这一件衣裳也只配她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

言外之意是薛宝琴甚至超过了黛玉与宝玉。

“出格”之二在于由于贾母太喜欢,“喜欢的无可不可”,故此逼着太太(王夫人)认了干女儿。这样一来,薛宝琴就成了贾母的干外孙女了。

“出格”之三在于第54回元宵节宴会上,贾母让宝琴、黛玉、湘云三人和自己挨着坐在一起,而宝钗与迎春姐妹却另坐一边。由此可见贾母对于宝琴是何等偏爱!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那么,贾母为什么对宝琴如此偏爱呢?

宝琴小小年纪,天下十停已经走了一多半了,见识不俗,但她没有在贾府这么数百口人的大环境下生活的经验。老太太对她好,她“年轻心热”,也会这样认为。她虽是投奔薛家,无形中不由地把贾家当成自个儿家。

老太太对宝琴的宠爱一石激起千重浪,反应最强烈的是谁呢?黛玉吗?不是,她赶着宝琴叫妹妹,比亲姐姐宝钗还要亲热;是宝玉?不是,宝玉认为老太太疼女孩是理所当然的;湘云呢?也不是,她从不把这些儿女家长里短萦怀心中。她(他)们明白薛宝琴归根到底是薛家的,和老太太没有血缘关系,认了亲也抵不过血浓于水的纽带。

而薛宝钗心里却失衡了。

宝玉曾引用古人说的“各人有缘法”自我解嘲,似乎宝琴命中注定有好造化,非人为刻意穿凿使然,为自己找到了解脱的依据。

而宝钗为争取老太太的认可没少下功夫啊。宝钗接着说“她(宝琴)也再想不到她这会子来,既来了,又有老太太这么疼她”(第四十九回)。”

宝钗全家上京是很急的,用薛蟠的话来讲:“从先妈和我说过,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

宝钗此时慨叹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久前宝钗冲破了黛玉对她的防御心理,有一种渐入佳境的良好感觉,没想到堂妹来了,两个离得很近的人会因为其中一个地位或者待遇发生巨大变化导致生分了。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贾母的老谋深算让宝钗失态了。一向深思熟虑的宝钗做出了画蛇添足的决定,且听她是如何说湘云:“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我们这琴儿就有些象你。你天天说要我作亲姐姐,我今儿竟叫你认她作亲妹妹罢了。”

宝钗心里并不看好湘云,在宝钗的眼里湘云的口无遮拦就是没心没肺,还没重要到要结拜的程度。所以湘云一直要认宝钗做亲姐姐,宝钗并不以为然。

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了,要是突然改口认湘云作亲妹妹,显得唐突不合时宜,所以说出了让湘云与宝琴结拜的话。湘云对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她知道贾母疼她,贾母现在又疼宝琴认她作干孙女,就像湘云与宝玉之间,不需要再重新结拜一样。

贾母似乎还嫌力度不够,派了琥珀传话:"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她还小呢,让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

宝钗的举动都在贾母的预料之中,专门派人前来叮嘱。宝钗对宝琴的管束天经地义的,但是老太太此举告诉宝钗:宝琴不仅是宝钗的重要亲戚,老太太也算一份,更有长辈话语发令权。这么一来,宝钗不好再以姐姐的身份拘束宝琴,反而自动拉开了距离。

宝钗不敢怠慢,赶忙起身答应,又推宝琴笑着说:"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贾母的“离间计”实现了。老太太的恩宠对于宝钗而言是她理想中的“福气”,她已经努力了很久,虽然贾母当众夸她,但宝钗心里知道,在贾母的心里,她和湘云、黛玉、宝玉有着亲疏之分的。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贾母为什么要压制宝钗?

宝钗在贾府深得人心,贾母不好直说。贾母对宝钗不满意,根由出在宝钗身上。

1、宝钗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宝二奶奶的角色。包括规劝宝玉读书求仕途,与袭人私下交好,让自己的丫鬟莺儿一家与宝玉的跟班茗烟一家认干亲,金钏事件,宝钗拿了自己的衣裳作妆裹……宝钗管的事儿太多了。

2、宝钗赞助湘云办螃蟹宴,大家看到贾母吃得挺开心的,以为贾母很高兴。其实贾母只是应付了一下,坐坐就离开了。这一场螃蟹宴让贾府上上下下不少人都沾光了。宝钗拉拢湘云,湘云是贾母的娘家侄孙女,在叔叔家没有银钱,举行个活动手头拮据,而宝钗出人出力出钱帮忙,这跟寒碜贾母一样。

3、黛玉为宝钗感化了,秋雨凄凄之际,宝钗差人给她送来燕窝,黛玉的身体正需要;黛玉行酒令时念了几句不合时宜的才子佳人版的戏文,宝钗以大姐的身份教导她一番,黛玉对宝钗很感激。贾母怎么能觉察不到黛玉的变化呢?

宝姐姐知书达理,聪明能干,心细毫发。宝钗不知不觉地触犯了贾母老太太的一家之主的尊严。湘云是贾母的娘家人,是冲着贾母来做客的;黛玉是贾母最疼爱的女儿的爱女,是来投亲的;宝玉自不必说。这些人都以贾母的号令为准,贾母才是她(他)们在贾府安身立命重要保障。宝钗的周到体贴,貌似贾母忽略的环节。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贾母为什么对宝琴如此偏爱?

宝琴的到来对于贾母而言无疑是诸葛亮借的东风

宝琴穿着那件凫靥裘携着侍儿在雪中现身时,贾母当着薛姨妈和宝钗的面笑着说:"你们瞧,这山坡上配上她的这个人品,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象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

我们注意一下老太太的措词:“这个人品”、“这件衣裳”、那幅名画“那里有这件衣裳”。贾母的自信,那种在贾府号令众生的气势跃然纸上。而这个时候贾母问了宝琴生辰八字,有求亲之意。是准备纳宝琴为孙媳妇?

这次提亲最奇怪的是宝玉和黛玉的态度。与上次在清虚观里不同,自始至终黛玉都没有危机感,宝玉也没费心向黛玉解释,甚至宝玉和宝琴二人双双立在雪中,一个披着大红猩毡,另一个穿着凫靥裘,奉着梅花相携簇拥而来的,俨然一副佳偶天成的架势,黛玉居然没嫉妒。这不正常。有人说宝黛已经心心相映,无须再费周折,但是刚才不见了宝玉和湘云,黛玉马上接口道:“他两个人再到不得一处,要到了一处,生出多少事来。这会子一定算计那块鹿肉去了。”黛玉第一做出反应,这有情人间的本能的敏感,也是自我安慰。

宝黛对宝琴的释然态度,只有一个理解:宝琴已经定亲了,名花有主。因为薛蝌携宝琴进京就是为妹妹完婚而来,府上上下都知道。《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原是指腹为婚许配给郭靖的,黄蓉看她不顺眼,千方百计刁难她,捉弄她,直到穆念慈告诉黄蓉她喜欢的人是杨康时,黄蓉高兴得“穆姐”长、“穆姐姐 ”短叫个不停,觉得她是第一大好人。我们不难理解黛玉为什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喜欢的比宝钗还疼。”曹公和金庸对人物的心理把握都很到位。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证明贾母早就知道宝琴许了人家。故意佯装提亲的。贾母为什么这么做呢?先比较一下宝琴和黛玉,他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1、二者都是生在大户人家,知书达理,容貌出众。

2、二者都是投亲的,一个投的是婶母家,一个是外祖母家。

3、二者的现在境况差不多:宝琴父亲去世,母亲是痰症,这个病在古代不好治疗的。黛玉父母去得早。

不同之处:

1、黛玉是贾母亲生女儿的爱女,宝琴是贾母儿媳妇的妹妹的婆家侄女。

2、黛玉是先来的,和宝玉青梅竹马;宝琴是后来的。

3、黛玉是单身,宝琴已经定亲了,不是自由身。

贾母这是要告诉众人,她对孙媳妇的选择正像她当初在清虚观说的那样:“不管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儿配的上,就来告诉我。就是那家子穷,也不过帮她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模样儿性格儿难得好的。”贾母心仪宝琴,宝琴已经和梅翰林家结亲,贾母多此一举,不仅重张了威严,而且贾府还多了一户梅翰林家的亲戚,何乐而不为?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其实贾母,从宝琴一开始入贾府,便感觉到了王夫人薛姨妈一干人的心思(欲将宝琴配给宝玉),故意做出这些样子来稳住她们,好叫她们都放心,从而放松事情的进展,且宝琴进园子里玩,叫琥珀传话,说辞中故意说‘宝琴还小呢!’恰合了贾母曾说宝玉命里不该早娶,实是拖延之计。

而贾母马上做出的反应是,——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此时何意?为什么不叫别人认,偏要逼着王夫人认?这是要把宝琴的身份彻底卡死,定位成宝玉的妹妹。妹妹就不能嫁给哥哥,这是违背封建伦理道德的。看贾母有多聪明,做事多么果断!明着是假借疼爱的理由,抬高宝琴的身份,实则是达成保护宝黛婚姻的目的!

有人会说,也许干妹妹也可以配给哥哥吧!在当时的环境下,绝不可能。大家且看第五十七回,黛玉欲认薛姨妈做干娘,宝钗玩笑将黛玉配给薛蟠,(只怕实有此心,好为自己与宝玉打算)黛玉笑道:“姨妈既这么说,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姨妈若是弃嫌,就是假意疼我。”薛姨妈道:“你不厌我,就认了。”宝钗忙道:“认不得的。”黛玉道:“怎么认不得?”宝钗笑道:“我且问你:我哥哥还没定亲事,为什么反将邢妹妹先说给我兄弟了?是什么道理?”黛玉道:“他不在家,或是属相生日不对,所以先说与兄弟了。”宝钗笑道:“不是这样。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才放定,也不必提出人来。我说你认不得娘的,——细想去!”

贾母为什么如此偏爱薛宝琴?
说着,便和她母亲挤眼儿发笑。黛玉听了,便一头伏在薛姨妈身上,说道:“姨妈不打她,我不依!”薛姨妈搂着他笑道:“你别信你姐姐的话,她是和你玩呢。”宝钗笑道:“真个妈妈明日和老太太求了,聘作媳妇,岂不比外头寻的好?”黛玉便拢上来要抓他,口内笑说:“你越发疯了!”

从这一节可见,认了干的兄妹便决不能再互配,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贾母虽然使了这一招,心里还不踏实,故又出言试探,就是上文五十回的内容。五十回后,大家会发现贾母对宝琴的爱不那么热情了,再也不出现疼爱宝琴之表现,那是因为贾母已彻底放心了,宝琴已不是障碍,自然也不用再花那么多心思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