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国府的端午节缘何那么混乱?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到第三十一回,写的是端午节前后贾府里发生的事。端午节是我国的传统佳节,按理说这一天应该是大家其乐融融的日子。但是,在《红楼梦》里,大家在这一天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金玉良缘”而闹得沸反盈天。贾母为此感到十分焦虑。她想不明白,自己一心希望贾宝玉和林黛玉在一起,这两个小东西为什么就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偏偏要吵成这个样子呢?贾母急得“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为了让自己和林黛玉的关系好转,贾宝玉去潇湘馆问候林黛玉。面对贾宝玉真诚的关心和道歉,林黛玉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两个人一起到老太太那里去了。

薛宝钗因为贾宝玉说自己“体丰怯热”而大怒,于是便说“我倒像杨妃,只是每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但是她又不好直接向贾宝玉发作。于是,她指桑骂槐,在一个小丫头靛儿找自己要扇子的时候,指着她骂道,“你要仔细!我和你玩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薛宝钗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贾宝玉要说笑,尽管和林黛玉去说笑,你不要招惹我。

贾宝玉去找金钏调笑,金钏便让她去找贾环和彩云。王夫人因此大怒,打了金钏一个嘴巴子,还把她骂成是“下作的小娼妇”。王夫人生气很正常。她绝对想不到,自己平时看作女儿一般的心腹大丫鬟会和自己的儿子开这样的玩笑。

面对金钏的苦苦哀求,王夫人毫不心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身边有这样会带坏自己儿子的“狐狸精”存在。

很多人批评贾宝玉,觉得贾宝玉懦弱,一溜烟就跑了,都没有留下来为金钏求情。这样的批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我们也要知道,即使贾宝玉留下来为金钏求情,王夫人也不可能改变心意。而且,贾宝玉越是维护金钏,王夫人越会觉得金钏勾引了自己的儿子。

接下来,贾宝玉去看龄官画蔷了。在龄官面前,贾宝玉展现出了身上悲天悯人的一面。他看到龄官画蔷就知道龄官心里一定有许多说不出口的心事。他恨不得自己可以替龄官分担一些。下起雨来,他心疼龄官,好心提醒她,却忘记了自己也在淋雨。

回到怡红院的贾宝玉心情很差,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开。他便拿前来开门的袭人出气。袭人也挺冤枉的,好心好意去开门,却被贾宝玉踹了一脚。贾宝玉是少爷,他有特权,可以对手底下的人发脾气。袭人心里再怎么委屈,也只好忍着。

第二天,就是端午节了。结果,在宴席上,因为大家各有心事,所以宴席的氛围很差。

贾宝玉回到怡红院之后又因为晴雯弄坏了扇子而和晴雯吵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一心替丫鬟们着想,可丫鬟们却不理解自己,自己就算是把心都操碎了也没用。后来,贾宝玉和晴雯一起撕扇子,两个人的关系这才缓和了。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堂堂荣国府也过不好一个端午节。贾政王夫人事后也没有做出一个好的反思,最后将贾宝玉打一顿就完事大吉了。个人认为,荣国府这么乱,归根结底还是出在“元春的礼物”上。一个不怎么能搞喜庆活动的日子,“元春的礼物”却有着赐婚的意思。贾宝玉的这情感问题自然会不吉祥。

有了这礼物,黛玉不开心,贾母也不开心。宝钗一时得意,却又在清虚观被排斥打脸,结果也不开心。宝玉回来,又跟黛玉吵一架,更不开心。端午家宴上,因为被宝钗冷落了一顿,贾宝玉内心甚是郁闷,也就有了踢袭人、撵晴雯、伤害金钏儿事情。

如果没有元春打破常规的赐礼,荣国府的端午节,一定会是岁月静好,贾宝玉最后也不至于被贾政打。如果这一切是王夫人搞的鬼,那么她自然要负主要责任。

总之,作为一家之主,行事不可不慎重。大家庭里,往往牵一发而同全身。后来,王夫人决心抄检大观园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