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无心的举动,最是让人觉得可恶

都说薛宝钗心思缜密知分寸,有时候却真的是难以恭维。她做出的许多“无心没头脑”的事还真不少,而且颇不道德,要说她点什么,“无心之举”等托词又成了她的盾牌。

她最厉害的行径,就是在滴翠亭陷害林黛玉了。你要说她时,她在这之前是去找林黛玉,那段时间她心里只有林黛玉,她说出林黛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非故意陷害林黛玉。看看这盾牌,是不是足以以一当百了。

她薛宝钗害了别人,她还是个好人。这正是薛宝钗可怕的所在了。大家不知,发生这一切是她的小人之举在先——故意去偷听墙角。她要听听小红到底如何不堪。殊不知,她因为此比小红更加不堪。

怡红院里,宝玉都不认得小红,她却是听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小红。她此等有心,还不是内心藏奸,想对怡红院的人各个击破。她听得小红的不好,当是为了抓住小红的把柄。

她如没有此不堪,后来也就不存在无心陷害林黛玉的事情。只是,这真的是她的无心吗?为什么要说她之前找的是黛玉呢?明明是一路追蝴蝶啊,为什么要提更早的事情呢?她心心念念的是一对玉蝴蝶啊。

她做个动作追黛玉,不如做个动作追蝴蝶。她喊黛玉的名字,不如喊蝴蝶。因为,那样不是也能混过去吗?如果,她觉得那样不能混过去,就是有意或者是潜意识里要陷害林黛玉了。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黛玉得贾母疼,可以随意作为箭靶子。这就更荒谬了。众口铄金,三人成虎的道理大家不是不懂。小红因此认定了黛玉是那样的坏人,如果没有解释过来,迟早会影响到黛玉。

开宝黛之间的玩笑,看似无心,也让人觉得无聊,或者是欠妥当。

宝玉被赵姨娘陷害,经过救治,病情刚有好转的时候,林黛玉念了一句佛。薛宝钗听了,立马就往歪处想,说黛玉是为了她的姻缘念佛。古代禁止男女私情,而宝钗却有意把黛玉往这个上面扯,还让黛玉成为主动的一方。这岂不是有意陷害黛玉,损害黛玉的名声。

王熙凤开这方面的玩笑,黛玉是被动的,荣国府是主动的。因此对黛玉没有丝毫的不利影响。且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媳妇,可以这样说。而宝钗却只是一个单身女子,一个荣国府的外人,一个林黛玉的竞争者。因此,要说宝钗只是开开玩笑,也就太偏爱她了。

那个夏天,薛宝钗趁着午睡的时候去怡红院,一屁股坐在贾宝玉床上,为贾宝玉绣肚兜,也是蛮无心的。但是,这却同样让人诟病。

为什么?一个年轻的单身女子,哪有这么点点事情都想不到的。事后再多的解释,都苍白无力。要解释,何不看着怡红院的丫头婆子们正在午睡,就退回去,何必还要往正在午睡的宝玉房里钻。自己该矜持的时候不矜持,等到不知不觉作出了出格的举动,再来找理由,就未免有些可笑了。

袖笼红麝串,仿佛也是无心。她不是要远着宝玉吗?怎么又突然戴起她觉得那越发没意思的玩意儿呢?而且,她戴着那红麝串还到处串门,显然是有意让人知晓元春赏赐了红麝串,支持金玉良缘。怪不得她任是无情也动人。

无意抢了黛玉的茶,也是如此。那杯茶明明是袭人送给黛玉的茶,她却说自己只要漱漱口,抢先喝了一半,让黛玉喝剩下的一半。而这又可以把她跟黛玉姐妹情谊深做幌子,说什么钗黛合一啊,是宝钗对黛玉的体谅啊等等。这真是宝钗喝了一杯绿茶,就让她变成了绿茶。因为,关系再好,也不至于抢夺,完全的不知礼节。

宝钗还有一种无心,也非常的让人无语。宝黛每次相处得好好的,讲故事讲得很开心,薛宝钗就悄悄地走进来充当电灯泡。她总是会不知不觉地去破坏宝黛的二人世界。

总之,心思缜密的宝钗,做出的“无心事”还有很多很多,让人不高兴,却又每每能找到很好的理由搪塞过去,这样的人是不是非常的可怕呢?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阅读过程中,有何心得,写出来,也要记得给我们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