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对刘姥姥的暗讽

文/归途如虹

《红楼梦》第四十二回里,林黛玉将刘姥姥戏谑为“母蝗虫”,薛宝钗夸林黛玉说得好,用春秋笔法,把昨儿的情景都现出来了。她还声称刘姥姥的笑话没有回味,其实,她才是真正看不起刘姥姥的人。只不过,林黛玉对刘姥姥是直接戏谑,薛宝钗是暗中讽刺刘姥姥。

薛宝钗是一个等级观念很强的人,在她看来,从事耕作买卖的人对社会只是没有大的害处而已。他们只是比那些贪官污吏要强。所以,薛宝钗不可能看得起刘姥姥这个来自乡间,到贾府来打秋风的穷婆子。薛宝钗清楚贾府的经济危机,所以也不希望刘姥姥这种穷亲戚经常来。她知道贾府接济不了刘姥姥太多次,俗话说,“救急不救穷”,薛宝钗深谙此道。王夫人给刘姥姥一百两银子,让她不要再求亲靠友了,意思就是贾府不愿意再接济她这种穷亲戚了。

而且,在薛宝钗看来,刘姥姥的言行是粗鄙可笑的。她讲了一个“老牛,老牛,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抬头”的笑话,把贾府上下的人都逗乐了,连平时矜持端庄的惜春、迎春,郁郁寡欢的林黛玉都笑得很痛快。唯独薛宝钗没有笑。她不笑,不仅是因为自己的性格端庄矜持,也是因为她不愿意笑。薛宝钗觉得,刘姥姥的笑话没有回味,她不屑于笑。在她看来,刘姥姥这种滑稽的表演还不如林黛玉说的,“又要照着这样儿慢慢地画”显得有滋味。可见,薛宝钗对刘姥姥的看不起是打心眼儿里的。

还有,刘姥姥给薛宝钗带来了烦恼。为什么这么说呢?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先到了潇湘馆。刘姥姥一眼就发现,潇湘馆像个少爷的书房。贾母得意地声称这是自己外孙女的书房,还表示要把林黛玉的纱窗换成红色的,表现出对林黛玉的偏爱与怜惜。她还把林黛玉和贾宝玉称作“两个玉儿”,表现出无限的亲昵。她想要撮合宝黛的心虽然没有明示,但是聪明的薛宝钗能够听不出来吗?

更让薛宝钗烦恼的地方在于,贾母第一次进入蘅芜苑就被薛宝钗雪洞一般的房间刺激了。贾母看不惯薛宝钗把房间布置得如此朴素。觉得不吉利,且不符合少女的身份。她不明白,薛宝钗这样做是因为她勤俭持家,崇尚淡雅的审美,不在乎外在的装饰,且内心淡泊充实,强大,有道德自觉。

贾母考虑的是贾府的体面,而不是薛宝钗自己的审美情趣。她表面上是心疼薛宝钗,觉得她太老实了。实际上她的话是让薛宝钗很难堪的。贾母觉得林黛玉把房间布置得像个少爷房间无所谓,也觉得贾探春的秋爽斋很不错,唯独对薛宝钗的房间不满意。

这一定会让薛宝钗觉得很难堪。薛宝钗能不恨刘姥姥吗?她这样布置房间不是为了讨好贾母,但是她也不想得罪贾母啊?她当时不好为自己辩解,只能忍气吞声。可是,她心里自然不是个滋味。她只能把怨气都发泄在刘姥姥身上。

对于薛宝钗这样的大家闺秀来说,刘姥姥就是一个来自乡间的村妇。是一个俗气的,市侩的,为了要钱,就装傻充愣,不惜丢人现眼的人。她是一个多么高贵,多么矜持的人啊?她怎么可能看得起刘姥姥呢?在她看来,刘姥姥这种打秋风的行为是一种不值得肯定的行为,是一种不顾自尊的行为,是她所不耻的。因此,在薛宝钗看来,刘姥姥就是一个可笑的人。

薛宝钗之所以看不起刘姥姥,是她的身份决定的。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她不知道民间疾苦,自然也就不明白刘姥姥处境的艰难。她身上有封建贵族的阶级烙印。她也不可能预料到刘姥姥会救了巧姐,因此,以刘姥姥目前的表现,她没有什么地方值得薛宝钗看得起的。薛宝钗自是会始终对刘姥姥不屑一顾。

薛宝钗想不到的是,正是这个被她轻视的刘姥姥,救了巧姐,给了她一个归宿。这就是曹雪芹写得好的地方。刘姥姥虽然有粗俗可笑的一面,但是也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女中豪杰,可以做力挽狂澜的人。他们或许因为贫穷而缺少见识,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有所担当的。刘姥姥身上具有来自民间的,温厚的力量,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热爱写作,也要记得给我们投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