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袭人晴雯之争

袭晴之争,一直也是热点话题之一。

在我眼里,晴雯简直浑身是刺、张牙舞爪。不过,却也是个实心的傻丫头。我想,在宝玉的丫头中,恐怕没有几个人会为一件衣服那样不要命的。虽然是怕宝玉被贾母、王夫人等人怪罪,但凭着宝玉的受宠地位,也不会真的就怎样的。晴雯的“痴心傻意”,不禁让人有些感叹。

袭人呢,善解人意,温柔贤良。在为人处世上,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唯一的例外,是一些对黛玉的微辞。显然,她是不大喜欢黛玉的,甚至担心宝黛之间会有什么“不才之事”。而且,晴雯被逐后,她说的那番话,却也实在刺眼。她是否对王夫人进了谗言,成为一个疑案。这种似有似无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让人有些不快。

在贾母眼里,晴雯的“模样针线言谈”都是第一,是选来给宝玉使唤的。这和袭人在王夫人心目中的地位是类似的。而袭人呢,则是个不言不语的,像个“没嘴的葫芦”。不过,倒也是“心地纯良”。贾母似乎也并不讨厌袭人,而王夫人却是极恶晴雯的。

不过,贾母的意思并没有对外人说过,直到晴雯被逐;而王夫人呢,则明显地表露出对袭人的赏识,并给她以特殊的待遇,使得袭人成了准“房里人”。

可见,贾母和王夫人这两个权威人物,对袭、晴有着明显不同的取舍。但是,最终鹿死谁手呢?显然是王夫人。这里,不禁让人要怀疑贾母的权威了。从表面上看来,她在贾府似乎是至高无上的了。所有的人都在讨好她、孝敬她。可是,她真的有多大权力呢?她的大儿子,也敢明目张胆地要她身边最可靠的丫头:鸳鸯。如果此举真的得逞,我怀疑贾母可能就要被架空了。

在“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鸳鸯大闹一场。有这样一段:“贾母听了后,气的浑身乱战,口内只说:‘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以我的理解,贾母之言,固然有迁怒之意;但这些话,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

王夫人表面上对贾母恭恭敬敬,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背地里呢,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通过查抄大观园,趁机拔了眼中钉。在逐了晴雯以后,方才向贾母“汇报”,可谓先斩后奏。贾母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关于晴雯被逐,袭人一直背了很大的嫌疑。若是一个普通人,在遭到诬陷后,可能会想自己和什么人有过节,由此可以大致推断到底是谁所为。可是,晴雯得罪的人太多了!只要这些人中有那么几个小人,就足以致命了。因此,即便是袭人对晴雯有妒意,她也未必用得着亲自动手。

当然,王夫人早就不喜欢晴雯了。即使没有人进谗言,她也未必会放过她。王善保家的是邢夫人身边的人,王夫人也不见得会信任她,这不过是逐出晴雯的一个借口罢了。她早就想这么做了――清剿宝玉身边的“狐狸精”――只是恨师出无名。最后,终于借查抄大观园之机,遂了心愿。当然,这也遂了那些婆子们的心愿(听到晴雯被逐,她们是个个拍手称快)。

贾母的心思,晴雯恐怕也没有意识到。宝玉宠她,她也喜欢宝玉。但是,她对自己的未来却没有什么打算,“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有些浑浑噩噩、稀里糊涂。等到被逐,方才醒悟。

常常感觉,袭人这个丫头很不一般。可以说,她没有任何背景。唯一可恃的,便是从贾母屋里出来的。在“伶牙利爪”的一干人当中,她凭着自己的努力,终于脱颖而出,成为宝玉身边的第一人。就连小红那样有背景的人,也混得远不如她。这事拿到今天,大概可以看作是个人奋斗的典范了。

宝玉挨打后,袭人的一番言语,引得王夫人对她另眼相看。可以说,袭人是主动向王夫人靠拢的。同时,她心中也暗暗地选定了宝钗。通过和宝钗短短的“交流”,也得到了宝钗的认同。一个丫头,能有这样的心思,实在令人惊叹!在“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中,她利用赎身之论来劝诫宝玉,其口才也颇不一般。无论是去还是留,都说得宝玉无言可驳。别看她平时不大说话,一旦说出,却也令人无法小觑。晴雯倒是口角锋利、咄咄逼人,但对婆子的一句话,却也只有生气的份,还要麝月帮她吵架。看来,她的口才,还真是不怎么样。

不禁想起那个“呆若木鸡”的典故。那只鸡最初是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稍有挑衅,便张开翅膀,让人联想到晴雯的架势;后来,它是一副悠闲的样子,不动声色、闲庭信步,呆傻得像一只木头雕刻的鸡,却吓退了敌人,由此又会想到袭人。

显然,在生存竞争中,袭人不愧是高手。高手不会轻举妄动。但是,一旦出招,便是又准又狠、切中要害。她虽然不爱说话,但对宝玉、王夫人、宝钗等――这些在她命运中可能起决定作用的人――都是一语定乾坤。像晴雯那样,漫无目的、四面出击,反而到处都是破绽。她不会用心机和智谋,而只会本能地用牙齿和爪子来保护自己。想起浅灰风景的那篇文章,说晴雯是既愚蠢又勤快(从生存智慧的角度来说),简直是太形象了,不禁绝倒。

进入贾府,对晴雯来说,无疑是一个错误。如果她生长在乡野山村,或许还可以平安一世。袭人呢,大可当她的姨娘好了,此所谓“求仁得仁”。

只是,这样未免又苦了宝玉。毕竟,袭人和他并非是一路人。这会让他感到有些孤独。好在,还有黛玉。可是,黛玉很快也要去的。这样,和他一个世界的人,都一个一个地离他而去了。红尘中,就只剩了宝玉。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热爱写作,也要记得给我们供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