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致命伤

总觉得,晴雯就是一个“透明”的人: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无所顾忌,毫不掩饰。似乎只有一次例外,就是见王夫人的那次。看来,晴雯这点自我保护的本能还是有的。王夫人已经明明白白地表现出对她这类人的不喜。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聪明地撒了一个小谎儿,蒙混了过去。这在晴雯的一生中,也算是一次令人惊异的表现吧。

书中有一句对晴雯的评价:“使力不使心”。可见,她不是一个爱用心思的人。说的话,大多是不经过大脑的。作者既夸其“勇”,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说,就是“无谋”。没有城府,没有心机,倒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她的“勇”,其实是不知道害怕,因为她还没有经历过人世的磨折。等她遭遇了灭顶之灾,方才明白,其时悔之晚矣!

作为一个丫头,她有着出众的资本:美貌、手巧。其优秀的程度,足以让人嫉妒。当然,她自己也是嫉妒的,总是有意无意地排揎每一个接近宝玉的人。如果说晴雯对宝玉有一点朦胧的感情(虽然不一定算得上爱情),那么这种心理也是很正常的。其它人,尤其是秋纹之流,剖开其内心,恐怕要比晴雯要阴暗得多,只是她们很少表露出来罢了。就连“似桂如兰”的袭人,在晴雯被逐后说的那几句话,也表明了她的妒意――当然,这种妒意也是可以理解的。

晴雯的一张利嘴,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以致于听说晴雯被逐,那些婆子们个个拍手称快。优秀的人本来就比较容易遭嫉。这也罢了。可是,她偏偏还心高气傲。心高气傲也就罢了,可她偏把这种高傲表现得淋漓尽致,给人的感觉是她都狂得忘了自己的丫头身份。“心比天高,身为下贱”,一点也不假。

宝玉对她,显然是比较娇纵的。这也就是宝玉了。换一个主子,恐怕晴雯被逐得更早。我想,宝玉欣赏晴雯,除了其出众的美貌外,大概就是喜欢晴雯的这种真实吧。晴雯那“风流灵巧”的性格,在他看来则更是别具魅力,亦可补袭人之不足――袭人虽然贤淑,却未免有些无味,有时还有些惹人烦。

对宝玉来说,袭、晴都是不可少的。宝玉的脾气好,不会太在意晴雯的爆炭脾气。不过,就连他这样的好脾气,对晴雯也有失去忍耐的时候。比如那次跌扇子,宝玉心情不好,多说了两句。晴雯感到宝玉在拿她撒气,便顶起嘴来,把宝玉气得浑身乱战,甚至说要赶晴雯出去。

不过,晴雯毕竟没有什么大错,也只是口角锋利、脾气火爆而已,心眼其实并不坏。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这点和黛玉有些像)。气头上来了,干脆就动手(比如对坠儿的那次),这点倒和凤姐可有一拼。

晴雯在谗言下,以“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逐。在我看来,晴雯是最冤的。金钏儿虽然也是“狐狸精”的罪名,但毕竟自己的行为也有些轻佻的。四儿、芳官,也是有心笼络宝玉的。独独晴雯,虽然对宝玉有一些朦胧的情感,却也“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宝玉,却反倒“担了虚名”。晴雯到最后,未免也有些悔意:“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

晴雯的致命之处,就是没有学会处世的技巧。对于一个初涉社会的人,尤其像晴雯这样处于比较复杂的环境中,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但是,对于那些饱经世事(比如贾母)或是有着慧根(比如宝玉)的人,则可能会更懂得晴雯的可贵。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是晴雯一生中的亮点:无忧无虑,阳光灿烂。可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越是美好的,就越难挽住,终不免风流云散。从“病补雀金裘”一节中,亦可见其“痴心傻意”。晴雯不是宝玉的知己,却也是同路人。因此,宝玉痛惜晴雯,为其作诔,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想,像晴雯这样的人物,是不该在红尘中的。她更像《边城》中的那个翠翠,是个“纯天然”的产物。像这样的“芙蓉女儿”,只能生活在一个远离尘嚣的所在。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这个公众号“珍爱红楼梦”,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热爱写作,也要记得给我们供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