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的痛苦,一个比一个深沉

贾母的人生,历来被赞扬,仿佛一个完美的存在。这一切大都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象罢了。有时候外在表现得多么热闹潇洒,内心就有多么痛苦。贾母仿佛老顽童一般,她其实是在逃避不如意的现实,内心的痛苦早已难以言说。

首先,母子关系不融洽。

她那么厉害有智慧,却无法成为自己儿子人生的导师。无论是贾赦还是贾政,在她那里都难得算一个好儿子。

贾赦偏安一隅,无法经常承欢膝下,跟贾母当是少有情感。贾母似乎是忘了她的那个儿子,贾赦也几乎是忘了贾母这个母亲。

或许是感到母亲偏心,贾赦在家里整日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心中丝毫没有家族与未来。古代母凭子贵,他这显然是有意气贾母。众人赞贾母如何好,但是想到她又贾赦那么个不争气的儿子,自然又不会多么高看贾母一眼。

贾赦对贾母也是充满算计的。随着荣国府的败落,越发的入不敷出,一向挥霍无度的贾赦,开始打起了贾母钱财的主意。贾母说他要娶鸳鸯为妾,就是为了好摆弄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贾赦的不堪。

因为鸳鸯早已是贾母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贾母的私房财产又是那么丰厚。鸳鸯走了,那些钱财自然难得保住。最终,贾母给贾赦八百银子买了一个年轻女子,也算是她对儿子略表安慰吧。

至此,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连路上的一对陌生人都不如了吧。大过年的,贾赦也只是略领了贾母之赐,也就告辞了。实在是因为他们母子在一起就有着无尽的尴尬啊。贾母也深知贾赦在身边彼此不便,也就只好随贾赦去了。

后来,一家人装着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可是贾赦又讲了一个玩笑话,仿佛是含沙射影地指责贾母偏心,结果还不是不欢而散。作为母亲的,养了这么一个儿子,又如何会不痛苦?

贾赦如此,贾政也好不到哪里去。贾母跟他之间的母子关系同样糟糕。

元宵节,贾母带领宝玉和一干孙女开猜灯谜大会。贾政撞见了,也想参与其中,他却只能在贾母那里苦苦哀求一番,让贾母成全他与大家乐一乐。大会开始了,贾政又是那么样的小心谨慎,生怕惹贾母哪里不开心了。最后,贾政看着大家作的灯谜一个个都不吉祥,开心不起来,又只好黯然离场。她跟贾母终究是开心不到一块。

在教育宝玉的问题上,贾母跟贾政之间更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贾母只得以势压人,贾政只得乖乖认输,做个孝子。母子之间不存在有好好沟通的时候。与在贾赦那里唯一不同的是,贾母的专制还可以压制住贾政。而贾赦,根本就不把贾母当回事。贾母也因此而喜欢贾政一点点吧。但这也终究不是正常的母子关系。贾母也在贾政面前感叹,说她一生没有养个好儿子。

其次,面对贾府的衰落,贾母也深感无力。

元春在宫中逐渐不得志。贾政在京城也不得志,被皇帝打发得远远的,长年不得回家。最后,还有宫里的太监时不时来勒索钱财。等等这一切,一定会让贾母感到十分沮丧。她一定知道这一切,她只是不作声罢了。

还是贾珍最了解贾母。贾蓉说王熙凤偷贾母的古董卖,贾珍听了却不以为然,说:“那又是你凤姑娘搞的鬼,哪里穷到如此地步了。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实在赔得狠,不知要省哪一项的钱,先设个法子让世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

贾珍的意思就是,贾母暗暗地配合着王熙凤搞鬼,为的是节省开支。由此可见,贾母是真的知道荣国府早就不行了。只是,贾母这个时候觉得还挺得过去。

后来,荣国府做饭都是按着人头做,贾母当夜听了悲凉的笛音,想到家族的衰败,也不禁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而那么伤心的她,最后只有探春一直陪着。其他人都还不知大厦将倾。面对这一切,贾母又如何不痛苦。

再有,一直无法对黛玉的人生作出一个好的安排,贾母也应当会时刻处于内疚之中。众人都道她支持宝黛之情,众人都会想着她能为黛玉做主;贾母也说宝黛,不是冤家不聚头。

可是大家都看不到一点希望。后来,紫鹃都想着要主动去求贾母。慢慢的,黛玉生活在荣国府,简直就是一种煎熬,难道贾母不知道吗?可是她终究难以做出很好的安排。以至黛玉的病情逐渐加重,内心无比痛楚,却流不出泪水。

设若宝黛早日成婚,黛玉的病很快就会好起来。因为黛玉的病源于她的忧心,源于她的生活不安逸。寄人篱下,看不到未来,是谁也会觉得度日如年吧。幸好坚强的林黛玉逐渐看破了生活里的痛苦,她最后在跟史湘云联诗的时候,反倒体谅起了贾母的不易。

最后,就让我们一起将晏殊的一句词送给痛苦的贾母吧: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期待您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喜欢就分享一下,或点个赞,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