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议秦可卿

漫议秦可卿
                                                                                                                               赵国栋
    在《红楼梦》中,秦可卿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人物,但是秦可卿却格外引人注目。其原因大概有几个。一是秦可卿是十二钗中在前八十回唯一有结局的人物。二是秦可卿的相貌、性格在作者笔下很受赞扬,端庄妩媚,有似宝钗,风流袅娜,又似黛玉,似乎集宝钗、黛玉优点于一身,大有压倒“女一号”、“女二号”之势。三是秦可卿似乎有很多不便明说的故事,在作者笔下闪闪烁烁。所以,秦可卿这个人物引起了读者的兴趣。尤其是脂砚斋又说了“秦可卿淫伤天香楼”的话,更是让一些读者心中充满了好奇。以至于连大名鼎鼎的作家刘心武都亲自“下海”研究秦可卿,并自诩为“秦学”。
       刘心武先生发挥起自己作为作家的想象力,认为秦可卿出身并不寒微。换句话说,秦可卿不可能是从养生堂抱出来的。证据是秦可卿的卧室中”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其实,这段描写有些调侃的意味。一是表明秦可卿在宁国府生活之奢华,二是暗示秦可卿生活上有些不大检点。如果说刘心武先生用这段描写证明秦可卿出身高贵还有些道理的话,刘先生接着就推论出秦可卿是康熙废太子之女,就有些过于大胆了。正如一些红学家指出的,你要证明秦可卿是康熙废太子之女,你就得用确切的史料证明康熙废太子有这么一个女儿,否则,一切无从谈起。刘心武先生证明不出,但“秦学”却在继续。
       至于秦可卿到底死因若何,书中交代得明明白白,是病死的。但一些研究者偏不相信,宁可相信脂砚斋批语中的“淫伤”,更相信所谓的“靖藏本”中所记载的“遗簪”“更衣”诸情节。所谓的靖藏本,谁也没见过。是有一个读者用钢笔抄录了所谓靖藏本的脂砚斋批语,寄给了俞平伯先生。这些批语个别地方与其他本子批语不相同,而且还颇能“解决”问题,所以很受一些红学家的重视。87版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就采用了“遗簪”的情节。其实,从学术规范来讲,且不论靖藏本有没有这个本子,只要这个本子无人能见到,就不宜引用上面的批语。
      至于秦可卿与何人有私情,“候选人”也有三人。一是贾珍。秦可卿死后,贾珍哭得死去活来,宁愿花尽所有家私,来为秦可卿办丧事;二是宝玉。宝玉不但在秦可卿房中睡了午觉,而且在梦中与秦可卿有了私情。三是贾敬。秦可卿出身于养生堂,而宋代的李师师出生后母亲就死了,靠父亲用豆浆喂大。父亲死后,李师师也被送到了慈善机构慈幼局。李师师后来与曾被封为宁国公、迷信道教的宋徽宗相好,秦可卿与宁国公的后人、同样迷信道教的贾敬相好,也是有可能的。当然,小说毕竟是小说,不宜深究。
       笔者曾经论证过,《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郑克塽。而郑克塽原名为“秦”。这样我们就可以明白,所谓秦钟,就是“秦”所钟情之人。秦可卿,就是“秦”所喜欢之人。包括《红楼梦》的续作、增删整理者为何叫曹雪芹,也与此有关。曹雪芹,实际上是“曹学秦”,他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他模仿、学习、承袭的是“秦”的文笔,“秦”的著作。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