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读后感之尤三姐与柳湘莲

一部《红楼梦》,写了太多人,讲了太多事。悲惨的爱情,世故的亲情,渺渺冥冥的前世今生,啼笑皆非的众生徘徊在得到与失去的轮回...这些既是曹雪芹十年心血和精神归宿,又是迫切想要反映和记录的封建社会的缩影。《红楼梦》以宝玉,黛玉,宝钗三人的情感纠葛为主线,穿杂着贾府的兴衰,各个人物的命运。虚实结合的开篇,既有虚无缥缈的仙人幻境,亦含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地上的天上的,活着的死去的一干人等,嬉笑怒骂,生死离别,结合成这部《红楼梦》。借此也反映了当时封建社会是如何腐朽,如何迷信。有的人挣扎在水深火热底层之中,有的人颠鸾倒凤,流连于花前月下,既描写了下层人们是如何愚昧无知,引人厌恶,又描写了上层人们的淫乱荒唐,腐败不堪。骄奢淫逸,样样不少。男女老少,通通令人唏嘘不已。
我想讲讲封建腐朽下,无疾而终的爱情悲剧,通过这样的悲剧更加深刻感受曹雪芹所要表现的社会制度,社会思想是如何荼毒人心。
一切要从贾琏色令智昏说起。
话说贾琏日思夜想,千方百计得到尤二姐,对她宠爱有加,百般依顺。尤二姐与凤姐身材
面容不分伯仲,唯一赢得宠爱的也是凤姐缺少的便是高十倍的温柔和顺。封建社会的大男子主义,男人的权威性不容侵犯,妇女被要求三从四德,又怎会允许如此强势的凤姐在这种环境下如鱼得水,尤三姐的出现仿佛给了凤姐当头一棒,在那个时代,女子是弱势群体,无论能力多么强大,终究逃不过悲惨的结局。除去贾琏的好色的本性外,凤姐是败给了腐朽的封建思想。而尤三姐与尤二姐可谓两个极端。一个体贴入微,一个性格火辣。当面骂的贾琏,贾珍两个风月场中混迹无数的人,羞愧无言,敢怒不敢言,急忙想将她许人打发走,据两兄弟评“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虽说如此放荡之女,对待感情却是如此真挚,不渝,刚烈。
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健,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活了一世。”五年前,一眼之缘的小生,便要等上十年,今生不来,吃斋念佛,以了今生。点名道姓要嫁给那个姓柳的。
冷心冷面的柳湘莲,漂泊江湖半载,成家立业的心情迫切,就像电视剧里那些行走江湖的大侠一样,无不意欲美人。一听说尤三姐是个绝色美人,又和贾琏沾亲带故,当即表示“顾不得许多了,任凭裁夺,我无不从命”说完这些,立即取下代代家传之宝---鸳鸯剑,交于贾琏留作定礼。
尤三姐的一片痴情仿佛得到了回应,“挂在自己绣房床上,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殊不知这才是悲剧的开始。
多疑的柳湘莲,听了宝玉所言,越发觉得这门没有感情基础的亲事不妥。“古今绝色,如何只想到我?”得知尤三姐的来历,内心更是不能接受。他行走江湖多么高傲,多么好要面子,如何甘心做一个“接盘侠”,一个一无所知的“接盘侠”。当即要索回定礼。胡乱编了一个借口,便要向贾琏要回鸳鸯剑,老奸巨猾的贾琏不愿意轻而易举的错过这个打发尤三姐的机会。在一旁偷听的尤三姐内心难受至极,好不容易把心上人盼来,等来的却是对自己的嫌弃,嫌弃自己是淫奔无耻之流,嫌弃自己坏了的名声。如此刚烈的尤三姐,容不得这赤裸裸的轻浮和嘲弄。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却突然一顶,冰冷的鸳鸯剑划过脖子,自此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哪边去了。真可谓:“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两个曾互相心许的人,第一次见面便是这样的场面,冰冷,鲜红。如梦初醒的柳湘莲挚出雄剑,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跟随疯道士飘然而去。
情小妹耻情归地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与其说是两人有缘无分,倒不如认为是在封建社会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下的必然结果。当时的社会环境是不会允许一个高洁自傲的纨绔子弟接纳一个从荒淫无道的宁府走出来的尤三姐。二人没有开始的爱情被封建礼教残忍扼杀,不得不说是一段悲剧。可以看出来当时的封建礼教对人的毒害是多么大,从身体到思想上。然而《红楼梦》里充满的就是这样无可奈何的悲剧。宝玉,黛玉两情相悦,却败给了父母之命,败给了所谓的门当户对,败给了无法改变的愚昧和不可挣脱的封建的枷锁。宝玉仙游,黛玉泣血而死,和尤柳二人又有什么区别。这众多的爱情悲剧,看起来却又是这么顺其自然,“前生命定,活该不是夫妻”,同样通过这顺其自然的爱情悲剧,也暗示了贾府的必然衰落,整个封建腐朽的社会终会被推翻,一切同样的顺其自然,只不过过程充满血和泪。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