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盎然王熙凤

作者: 灯下的浅蓝

提起王熙凤,我们权且不谈她的精明能干,诡计多端,权且不谈,她是如何抓钱弄权,媚上压下,整治贾府大小事务游刃有余、如烹小鲜……

我想谈谈她吃醋的事。

吃醋不是女人的专利,但差不多每个女人都会吃醋。作为曹雪芹笔下最成功的人物形象之一的王熙凤,她的吃醋也是出了名的。

可是,如果王熙凤不吃醋?

一个女人如果不吃醋,那还象个女人吗?跟一截死木头有什么区别?就象花儿没有香味一样。一个女人如果不吃醋,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男人的魅力极差,要么是该女人心理不正常。

林黛玉楚楚可怜吧,那醋吃得,都不让宝玉跟宝钗说上几句话,动不动酸言酸语,使小性子,把个贾宝玉弄得又恨又爱,哭笑不得,柔肠百转,欲罢不能。有句广告词叫什么,酸酸甜甜真好喝!喜欢吃点醋的美女好有味道。

二奶奶王熙凤吃起醋来又是别有一番风景了。首先她跟贾琏是已婚夫妇,又兼个性爽利泼辣,表现方式当然不必隐晦曲折,往往是暴风骤雨、雷霆万钧……

“……兴儿道:“不是小的吃了酒,放肆胡说。奶奶有礼让,他看见奶奶比他标致,又比他得人心,他怎肯干休善罢。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已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倒央告平姑娘。”(《红楼梦》第六十五回)

哈哈,天纵奇才王熙凤,本事果然了得。吃起醋来,就是这嘛地干脆决绝,不容置疑。

纵观《红楼梦》全文,她可圈可点,让人大跌眼镜的吃醋事迹还有以下几次:

1、过门没半年,把琏二爷原有的两个小老婆“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

2、过生日的时候,撞见老公跟鲍二家的老婆厮混,趁酒发疯,又骂又闹,打了淫妇打平儿,醋海生起千重浪……

3、贾琏偷娶尤二姐,又收了秋桐做小老婆,她咬碎银牙,定下重重计谋,拔了尤二姐这颗眼中钉,至于秋桐……这个蠢女人在红楼梦的后半部没再听她咋呼,估计也是被扫地出门了。

男人们象爱吃腥的猫,琏二爷尤其是个大色狼。做为老婆的凤姐,也真是委屈得可怜。因为在封建社会中,男人们是有权力三妻四妾的,在他们朝三暮四,寻花问柳的背后,有社会道德这一强大的支持者,女人们被压抑得悲惨,醋不仅不能吃,还要强压心头妒火张罗着给老公找小老婆以博欢心。既便刚强霸道如王熙凤,也要被迫无奈,把自已的丫头亲自送到老公床上去。因为她就是不需讨老公的喜欢,也还要顾及名声呢。

我很喜欢看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这一章,屋里闹得不可开交,贾琏“倚酒三分醉”,逞起平时不敢逞的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凤姐不敢泼了,哭着跑去贾母处告状,“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吓得那个可怜。第二天贾琏来领罪,“凤姐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的脸儿,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

凤姐的形象,因这样的事件也显得更加丰满起来,她无论怎么奸恶强大,她都是个小女人,渴望丈夫的专一,为受伤的心而委屈流泪,害怕老公突如其来难以控制的强硬态度……正因为其也有弱的一面,正因为这些弱的细节的描写,她在作家的笔下,才越发鲜活生动起来。她没被塑造成一个刀枪不入的女人,这是作家的过人之处。

这也是王熙凤的可爱之处。

有时候,吃醋的女人,是可爱的女人。况且,咱们的凤姐吃起醋来十分泼辣,却不同于悍妇的张牙舞爪。如果她象陈季常的老婆一样,让老公“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地心茫然”,就有点粗莽之气了。毕竟她是大家小姐出身,凡事还讲个给老公面子,讲个策略,恼起来也是只打淫妇不打老公,打淫妇有什么错,没有哪个女人会看到老公跟人家上床而不怒发冲冠、壮怀激烈的。

记得读《儿女英雄传》,刚开始对于侠女十三妹这个形象还十分喜欢,等后来她在张金凤的撺掇下,竟然一齐做了安公子的老婆,成了一个教化老公致力于仕途经济文章的贤太太,顿时让我感到厌恶起来。作者文康,在书的后半部分,终于堕入了为封建礼教充当宣传者的角色,但他在写的过程中又很难调和女人吃醋这个矛盾,所以,就用了三人有时同居一室,两个女人最后同时生产贵子这些细节来暗示,女人是可以不吃醋的,好老公能让她们雨露均沾……就这样,大大黯淡了曾经张扬夺目的侠女十三妹形象。

我不讨厌凤姐吃醋,至于她逼死尤二姐,则不完全是因为吃醋了,还有利益冲突在里面。

女人吃醋天经地义,女人吃醋是因为爱男人。

醋意盎然的王熙凤,其实也风情万种,又酸又辣得别有味道惹人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