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王熙凤的大度

兴儿说,人家是醋罐子,王熙凤就是醋缸醋瓮。如今想来,突然觉得这兴儿恐怕是因不喜王熙凤,略有夸大之嫌疑。

王熙凤确实善妒,但是仔细想想又并非恶妒。她讨厌的大致都是鲍二家的、尤二姐、秋桐等三观不正之人,对于她们王熙凤总是欲除之而后快。她房里被她干掉的丫头,大概也都如此。像平儿这类秀外慧中的女子,王熙凤从来都会把她当姐妹看待。

平儿要能力有能力,要美貌有美貌。贾琏还那么喜欢她,她在贾琏那里也温柔得很,她当是王熙凤最大的威胁了。王熙凤若真心容不得人,平儿岂不是早就完蛋了。

我们且看王熙凤在具体的情景中对平儿的包容。

且说贾琏酒后发疯,得罪了王熙凤和平儿,第二天在邢夫人的劝说下,前来赔罪。

他见王熙凤是真的伤心了,也没梳妆打扮,无比的可怜又可爱,顿生怜悯之心,就主动走上去作了一个揖,说:“原来是我的不是,二奶奶绕过我吧。”

王熙凤没有反应,贾母连忙发令,说:“凤丫头,不许恼了,再恼我就恼了。”

贾母连忙又叫平儿来,让贾琏给平儿道歉。再看作者的描写:

贾琏见了平儿,越发顾不得了,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听得贾母一说,便赶上来说:“姑娘昨日受委屈了,都是我的不是,奶奶得罪了你,也是因我而起,我赔了不是不算外,还替你奶奶赔个不是。”说着也作了一个揖。

作者的笔法真是惊人啊,两相对照,王熙凤是不是该气晕过去呢?

因为,贾琏对她的道歉,堪称敷衍。贾琏短暂的一个作揖,短短的一句话,在十分伤心的王熙凤面前显然缺少诚意。王熙凤又怎看不出贾琏真实的心意——不如赔了不是,彼此也好,又讨老太太的喜欢。

全是理性,没有多少真情,一对夫妻走到这份上也真是一种悲哀吧。王熙凤又有什么好原谅贾琏的呢?如此,回去之后,王熙凤又忍不住在贾琏面前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说:“可怜我熬得连个淫妇都不如,还有什么脸来过这日子。”

反观贾琏对平儿的表现,可谓是殷勤备至。“越发顾不得”、“赶上来”、“也作了一个揖”等行为状态,与对王熙凤淡淡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对平儿是垂涎三尺啊。

她对平儿也是无话找话。他自己道歉不说,还要借机替王熙凤道个歉。可谓是倾注了满满的情感,全是一副讨好的态度。男人对得不到的女人,大抵都会如此。

试想,要是哪个编剧将这一情节嫁接到宫斗剧里,作为正宫的王熙凤,肯定是转身就要找平儿的麻烦了吧。现实社会中,也鲜有女子能够见得自己丈夫对别的女人的这副德行吧。

可是,王熙凤却丝毫没有什么不适,而是真诚地与大家一起笑了起来。贾琏刚才给她道歉,她没有笑,这个时候她却笑了,真是难得。面对此情此景,要说王熙凤不贤良也不能了。

接下来,王熙凤也真诚地向平儿表达了歉意,落下了惭愧又心酸的泪水,一把将跪在自己面前的平儿拉了起来,没有丝毫的虚情假意。回房之后,王熙凤又拉着平儿,要看看自己那日出手是否打重了。

不止是在贾琏这里,李纨因此为平儿打抱不平,王熙凤也照样能够包容。王熙凤说一车话批评李纨吝啬,李纨立马转移话题,拿平儿的事回怼王熙凤。因为平儿,王熙凤立马就乖乖就范,要给诗社提供赞助。要是没有那一曲,李纨找不到那么好的借口,王熙凤恐怕是也会要李纨破费一点吧。

一般来说,下属抢了上司的风头,比上司更得人心,这个下属也必将会被穿小鞋。可是,王熙凤依然将平儿成当成自己的知己,更要继续让平儿做自己的得力助手。这也是王熙凤对平儿的宠爱,更是她的大度。

不管王熙凤如何令人讨厌,她也有着她的闪光点。身为古人,她在这方面的大度,确实值得大家为她点赞。不过,这或许只是因为她欣赏才德出众之人。古语有云,伴君如伴虎。自己优秀,凶恶之徒,在自己这里也会慈眉善目。别人的大度,很多时候,也需要自己成全。大家更要为平儿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