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痴狂的贾瑞

为爱痴狂的贾瑞

作者:陌游常乐

之前读红楼最讨厌的一个人就是贾瑞,本来就没有什么本事还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占凤姐的便宜,即使最后他死了也觉得是他活该、死有余辜,但是现在想来他也是挺可怜,说他为爱痴狂也不为过。在现实生活中他的扮演者也是如此,他一心想要演贾宝玉,但是因为形象不符合,没有入选。但是他痴迷在宝玉这个角色中,总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人,他还特别喜欢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黛玉已经很明确的拒绝过他了,但是他一直不死心,甚至还要割腕明志。他空有喜欢的心,却不会努力让自己变优秀,后来还酗酒,致使英年早逝。

贾瑞其实还是挺可怜的,小小年纪就跟着老学究的爷爷奶奶长大。爷爷是贾家学堂的教书先生,是很古板的人,他对孙子的要求很严格,肯定要求他好好读书,而且爷爷奶奶都老了,除了让他吃饱穿暖之外也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去关心他的身心的发展。年纪不大不小的他应该还是想在事业上有建树的,但是他好像做不到,他替爷爷代课,学堂里学生们打架他没有办法处理,在读书之家必定是希望考取功名,他也没有做到,所以在事业上他是失败的。在贾府这种势力的地方,他们家不太富贵也没有什么名望,所以他的地位也不会太高,甚至王熙凤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都不知道他是谁,可见他连参加家足中重要的宴会的机会都没有。种种加起来致使贾瑞在生活中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所以当他遇到女神级别的凤姐的时候,他便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

凤姐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所以她接人待物都很有分寸,即使对着贾瑞这样的人她也很有客气。只是这个贾瑞这个人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就因为凤姐对他说了几句好话,他就乐的没有边了,有的没有的话都敢说了。看着他会觉得很可笑,但是想想我们也许也曾经有那么一刻,当可以有机会接近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自己一定会珍惜这个机会的即使只能看他一眼,即使只能说上一句话,没有什么道理,只能随心而已。

只是贾瑞不该过分,不该去追求根本不可能得到的爱情,他可以默默地喜欢凤姐,但是不能不自量力的做不该做得事。贾瑞自这次见过凤姐之后,就三五不时的要去凤姐家拜望,所幸凤姐好几次都没有在家。本来凤姐也没有太多的在意他,但是他这三五不时的骚扰,凤姐才想着要收拾他。贾瑞也是被爱冲昏了头脑,凤姐让他在过道里吹冷风,他也不管真假竟真的去了,结果被白白冻了一晚上。这个笨蛋还不知道悔改,竟然第二天还敢去找凤姐,这不是欠收拾么。凤姐又想了一个方法去收拾他,他是只要有一点希望都不放弃的,竟然还敢赴约,这次他被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回家之后还生了一场大病。这人真是为爱疯了,都被凤姐这么收拾了,他心里仍然还心心念念凤姐。他这病还是很严重的,本来是有机会治好的,只要他遵医嘱不堪风月宝鉴的正面,他的病是会好的,但是他克服不了心中的欲望,一看到正面镜子中凤姐的幻象,他便没有办法移开眼睛里,这也注定了他没有好的可能了。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贾瑞了,他的这一上就是为爱而死的,真的是为爱痴狂。

我可以理解贾瑞的行为,但是我不能够赞同。爱情是很美好的,每个人都应该要为了某个人某件事无所畏惧的疯狂一次,但是尝试之后我觉得还是要回归现实,过好自己的生活。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人和事是我们穷尽一生的心力都不可能得到的,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强求不了的,我们只能接受,然后找到属于自己的美好。

贾瑞的情欲之苦

作者:凤

古人言“万恶淫为首”。所谓淫便是过度的情欲。

男人的罪与罚,首先表现在情欲上面,情欲是男人心中最大的魔。男人在世上,最苦的莫过于遭受情欲的煎熬。现在让我们一起看看曹公《红楼梦》中贾瑞的情欲之苦。

关于贾瑞在《红楼梦》中的笔墨并不多,他是破落教书匠贾代儒的孙子。贾瑞父母早亡,由祖父代儒教养,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相依相偎的爷孙关系,使得贾代儒较之一般的家长更加恨铁不成钢,尽心竭力养育好教育好贾瑞。一来告慰他早逝的父母,二来待贾瑞金榜题名衣锦还乡时也能光宗耀祖。

但贾瑞确属于冷子兴口中的“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子孙后代只知安享富贵,一个个虽读过诗书,嘴里仁义道德,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

贾瑞就是这样的主儿,虽祖父管教甚严,但狗改不了吃屎,那些读过的诗书穿肠而过,一点也没渗透到他的血液里。

当他看到在园中欣赏景致的美女嫂子王熙凤时,他色胆包天,无视凤姐的淫威与狠毒,更把伦理道德抛在脑后,眼里只有她的美貌,便立意勾引,可谓作死。

老子曰“天欲灭之,必令其狂”恰如人们常说的坠入爱河的人智商为零,其实处在一切难以自已的欲望中都已经丧失了理智。因为欲望已经无限制地在大脑中放大,它让你疯狂不顾一切。

第一次约会被凤姐放了鸽子后,倘若当时贾瑞还有一点点理智在,其实也不会丢了性命的。寒冬腊月“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但内心的欲望没有被冰冷的冬夜和爷爷的四十大板打压下去,反而对凤姐说“死也要来”,这句话果然成了谶语了。

本来贾瑞命不该绝,如果他听跛足道人的话,只照“风月宝鉴”反面的话,就不会命赴黄泉了,但他却遵循了自己内心的欲望(宝镜的正面是人性的欲望,镜子的反面是骷髅头,象征客观现实的不堪入目,自然无法长久面对)于是贾瑞在欲望和现实之间,一次次地陷入了无休止的欲望中,最终葬送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