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母割韭菜

刘姥姥的到来,真是让贾母收获了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乐。感谢刘姥姥这个老亲家之外,贾母最想感谢的大概就是王熙凤了。没有王熙凤和鸳鸯的谋划,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园子,大概也无聊得很。
这不,贾母感冒刚好了一点,就想着犒劳一下王熙凤。她专门把王夫人叫过来说:“我打发人请你来,不为别的。初二是凤丫头生日,上两年我原早想着替她做生日,偏到跟前有大事,就混过去了。今年人又齐全,料又没事,咱们大家好生乐一乐。”
但是,这过生日,又是摆酒,又是唱戏的,肯定要花不少银子啊。肯定不能像之前给宝钗过生日一样,花官中的钱(大家庭里的钱,公费),因为荣国府早已是囊中羞涩,入不敷出的了。如果是王熙凤自己接一点礼,请人吃饭,一方面没有这么热闹,另一方面也体现不出她的心意。
贾母也就想了一好法子,她倡议学着小户人家的样子,大家凑份子,给王熙凤过生日。想要借花献佛,一举三得——既省了官中的钱,又给足了王熙凤面子,自己作为长者也显得十分疼爱晚辈。
王夫人唯命是从,叫来了一大堆人,老的、少点,上的、下的,乌压压挤了一屋子。贾母连忙公布了她的方案,看看众人表现如何。
这真是贾母的如意算盘,为王熙凤过生日,又有谁敢不凑这个份子钱呢?乐得巴结一下的人,想以此讨好王熙凤,自是不用说。不想出份子钱的,又怕往后被给小鞋穿,不得不出。还有喜欢凑热闹的,更是情愿这么着。

贾母让人家出钱,当然要带头行事,她一开口就说自己出20两,大方之至。当李纨说她要出12两的时候,贾母又是她寡妇失业的,要替她出那12两。再加上宝玉黛玉的,贾母岂不是要出四十两左右。
其实,贾母一点都不用急。王熙凤那么懂事,又怎会要她出一分钱。王熙凤当场就承诺帮着她出李纨那一份。接着又设法当着众人的面,将黛玉和宝玉的份子钱,分别让两位太太给出了。贾母的20两,王熙凤当场没表态替她出,是为了照顾贾母的面子。后来,尤氏来收钱的时候,还不是王熙凤给出了。贾母的心机,真是高人一等啊。
如此算计着,只是主要角色们出钱,当然不够花,贾母又让着姑娘们、大丫头们、小丫头们也来凑热闹,份额是她们一个月的月利,有二两的,有一两的。
个人觉得此举真的不太妥当吧。这无异于是强迫员工给老板过生日,还要她们凑上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当就真是有些好似“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
像赖嬷嬷那样的暴发户,贾母让她跟着太太们一例,多出点,无可厚非。那些大丫头小丫头,实在不该叫来凑热闹。若怕不够,何不官中出一点。王熙凤辛苦了那么多年,官中为她出点钱过生日不应该吗?

王熙凤也学着贾母的样子,干脆让大家叫上赵姨娘、周姨娘两位苦瓠子。尤氏表示说这样不妥当,王熙凤却说白填了别人,不如拘来咱们取乐。赵姨娘又该抱怨好一阵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明面上统计的银两,一些有头有脸,手头比较宽裕之人的银子最终不是退掉了,就是没收来,最终花的基本上都是荣国府中层及下层人的钱。
如此一来,这凑份子,是不是就成了变相的割韭菜呢?想来,贾母也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她想着如此为王熙凤过生日,又怎会不使得荣国府怨声载道。更何况,王熙凤在荣国府早已失去了人心,大家只不过是迫于她的威严不敢说而已。如今还要为她出钱,她们又岂会有高兴的理。

最终,王熙凤的那场生日宴,也就只有表面上的光鲜,只是自娱自乐。那么,在她生日那天,出现诸多的事端,虽说是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
譬如,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的儿子在生日那天发酒疯,误了事,自是因为王夫人那边的不感冒。要是王夫人重视,十分愿意这么样为王熙凤过生日,还不将自己身边的人吩咐得妥妥帖帖的?大家都只不过是应付了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