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隐恶扬善的平儿

《红楼梦》里有这样一个心思缜密,为人干练的好姑娘,她叫平儿。她是王熙凤的得力助手,对王熙凤忠心耿耿。她是让贾琏嘴馋,却又不易靠近的通房大丫头。她是周旋在两个大俗人之间的薄命女。是让李纨都倾心赞美的贤淑。

平儿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她善于平衡各种关系,隐恶扬善。

贾琏趁着女儿得病的时机,在外偷腥,被平儿发现了,平儿巧妙地替她遮掩过去了;坠儿偷了她的虾须镯,她发现后告诉了麝月,却因为替贾宝玉考虑而嘱咐麝月不要声张;得知彩云替赵姨娘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为了三姑娘的脸面,她选择了隐瞒。

如果说平儿替贾琏瞒赃还是出于维护家庭和睦和自身处境的考虑,那么她后两次的做法就是为了别人的体面了。平儿处事的原则是大事化小,因此他被作家王蒙称作是鸽派代表人物。她处理犯了错的下人,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和风细雨式的,而不是像王熙凤那样用暴力手段去威吓他们。因此,平儿很得人心。她也劝王熙凤“得放手时须放手”。

当然,平儿选择隐恶不仅是像曹雪芹在回目里说的那样,是因为“投鼠忌器”,也是出自对别人的体谅和惋惜。就拿坠儿来说,坠儿偷的是她的首饰,她自然也觉得痛心。但是,她更是替坠儿感到遗憾。她都没有把事实告诉王熙凤,而是说自己的虾须镯是被大雪盖住了,自己后来又捡到了,这是替坠儿考虑。因为如果王熙凤知道坠儿偷窃,坠儿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平儿的确是帮别人隐瞒罪过,但是这不代表她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当她得知贾瑞对王熙凤有非分之想后,她气得直接痛骂贾瑞;她得知贾雨村陷害了石呆子之后,也是义愤填膺;她因为对王熙凤的忠心,告诉王熙凤别人关于新奶奶的议论,却并非有意要害尤二姐,而是尽力帮助尤二姐。兴儿也对尤二姐说,平姑娘经常背着王熙凤做一些好事。

对刘姥姥这样的穷苦人,平儿也是热情周到。但是平儿的热情始终是有度的,是得体的。她很善于把握分寸,不会超越自己的身份。

王熙凤生病期间,她可以替王熙凤传递一些命令。探春理家期间,她也前后奔走,协调关系,把公关工作做得很好。她十分理解探春改革的苦心,把自己应该交代清楚的信息交代得明明白白,甚至不避讳过去家族事务当中存在的问题。面对赵姨娘和贾探春之间的矛盾,她洞若观火。她清楚赵姨娘“倒三不着两”的毛病,也知道那些婆子丫鬟的心思。该隐忍不发的时候她就保持沉默,该她说话的时候她也可以说得入情入理。比如这段话:

“你们太闹得不像了。他是个姑娘家,不肯发威动怒,这是他尊重,你们就藐视欺负他。果然招他动了大气,不过说他个粗糙就完了,你们就现吃不了的亏。他撒个娇,太太也得让他一二分,二奶奶也不敢怎么样。你们就这么大胆子小看他,可是鸡蛋往石头上碰”。

这段话说得体面,将探春的优势说得清楚明白,也做出了替下人们考虑的姿态。可谓是八面玲珑,让人挑不出理来。

对于王熙凤,平儿是尽力维护的。探春改革期间,她总是能替王熙凤找出理由去掩盖她的疏忽。这一点,薛宝钗也佩服之至。所以,她可以成为王熙凤的心腹。王熙凤有一次因为吃醋生气而打了平儿一巴掌,平儿都毫无怨言。

或许,有的人会觉得平儿这样在王熙凤面前唯唯诺诺的有些委屈了。但是,事实果真完全如此吗?第五十五回里,平儿就这样说过,“你太把人看糊涂了。我才已经行在先,这会儿子又反嘱咐我”。当王熙凤指责她随口说“你”、“我”,不符合规矩之后,平儿竟然这样说道:

“偏说‘你’!你不依,这不是嘴巴子,再打一顿。难道这脸上还没尝过的不成!”。这哪里是一个丫鬟在和主子说话,分明是一个妹妹在对姐姐撒娇啊。

在李纨看来,平儿就像是王熙凤的一把总钥匙。李纨怜惜欣赏平儿,贾母也素日看她好,贾宝玉觉得她是一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可见,平儿的好是大家公认的。连老实厚道的李纨都忍不住在王熙凤面前替平儿打抱不平。

平儿和贾琏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一方面,平儿有贾琏的把柄,另一方面,平儿又是心疼贾琏的。在贾琏被贾赦打得破相之后,平儿也很心疼,还去麻烦薛宝钗拿药给他治伤。

其实,风流成性的贾琏自然是配不上平儿的。但是贾琏能够为石呆子说一句公道话,这一点就让平儿愿意为他去找创伤药。对于平儿来说,贾琏也是他这辈子的依靠,贾琏以及王熙凤好,她才好。这也是平儿处境的无奈。

平儿,人如其名,善于维系人际关系的平衡。她处在夹缝当中,却可以左右逢源,让自己有一席之地,这一点,就体现出她为人处世的智慧了。她的这种智慧,也是许多现代人可以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