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年纪最大的她,却是一个家庭里最鲜活的血液

红楼梦一开始就在《好了歌》里说“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狗儿一家大致就是这么个样子吧。

按说,刘姥姥孤家寡人一个,女儿出嫁了,其女婿本该早点把她接过去一起住才是。现实却是,狗儿家有点揭不开锅了,需要老人来照顾孩子,分担一点生活的重担的时候,才把她接了过去。仿佛做父母的只能随时充当儿女的牛马。

古语有云,水只往下流。面对女婿的不孝,刘姥姥也并没有觉得如何,更没有觉得女婿接她过去是理所当然,反而是带着一片痴心,很高兴地去了狗儿家。除了帮着照顾孩子外,刘姥姥也一心一意地帮着女婿料理好家庭生活,俨然成了女婿家看到新的希望的一缕春风。

可惜狗儿太无用,刘姥姥来了,他们夫妻有时间去赚钱了,却依然没能解决温饱问题。转眼年底了,狗儿家更是穷得快揭不开锅了。

人穷志短,狗儿在困苦的生活中只知道发酒疯,抱怨生活,打老婆,坐以待毙。刘姥姥却开动了脑筋,提出了她的伟大构想,让狗儿去京城想想法子。并提醒说,昔日能爽快待人、热络的王家二小姐(王夫人)如今是荣国府的当家人。凭着曾经的关系,如今去道道艰难,能获得一点救助,也未可知。

狗儿心动了,却又没有那个胆量。刘姥姥只得再一次充当女儿家的救护神,硬着头皮带着板儿,满是忐忑地向荣国府的大门走去。

古之看门人,最是势利眼,他们傲慢的态度,对卑贱者的怠慢、欺侮总是屡见不鲜。那么大年纪的刘姥姥不可为不知。可是,为了女婿一家,她重新对生活发起了挑战。她相信世界上的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样,刘姥姥也等于是开启了头脑风暴。她事先在脑海里把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侯门深思海”也变成了“邻里一家亲”,所有的顾虑,也都化成了坚定的信心。

那一刻刘姥姥紧张的心跳,也就是整个家庭的心跳,整个家庭的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

其实,不管贫富如何,每一个家庭里,都应该有着这么一个人物才够兴旺吧。遇到困难,不要怕困难,要敢想敢做,相信事在人为,没有过不了的门槛。

刘姥姥跨进荣国府有形的门槛之后,更有着无形的门槛拦她面前,可是她再一次开动脑筋,运用她朴实的智慧,一次次地打动了贵族们的心。她的一些行为,看似是小丑的行径,实质上却是生命最美的律动。

接下来,我们想想贾府的景况,又何尝不似狗儿家一样。贾府同样在败落,一天不如一天,早已是入不敷出。只是他们是瘦子骆驼比马大,不至于立马就揭不开锅。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家没有刘姥姥这样的大救星,不是一个个安详尊荣,就是一个个荒淫无度。

贾敬,一个进士,一个最有条件带领贾府上进的人,却在突然间一味好道,想着求什么长生,自私自利地去炼他的丹药。他文化比较高,如果能够身正为范,带领族人读书,贾府再次一次兴旺起来,也是未可知的吧。

贾政,最是正经,最是了不起的样子,教训贾宝玉也理直气壮,可是他却丝毫没有为贾府的未来操心过。顶多只是在打宝玉的时候发泄一下仕途不如意,家族一日不如一日的苦闷。作者说他“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余事多不介意”,看似赞美,实则是点破的她无能,没有远见,也只知安享尊荣罢了。

贾赦贾珍等,不谈兴家,更是败家的根本。他们不止是能力问题,人品上更有问题。

贾赦为了少还人家几个钱,连女儿都可以卖给人家。害得迎春在婆家没有丝毫地位,不久就被虐待致死。他还假装娶鸳鸯,要去算计贾母的梯己。

贾珍则是一味高乐,将宁国府的都翻了个遍,让宁国府成为了人们口中最为肮脏的地方。害得惜春这个可怜的女儿有家有不能回,最终被迫出家,令人唏嘘不已。

还有贾母,人们也一贯乐于将她与刘姥姥相提并论,而且也备受赞赏。可是,她也安详尊荣惯了,很多时候也懒得管儿女的事,或许也是管不动了。

总之,贾府的血是不断地往外流,无人能够止血,更无人能制造新鲜血液。而刘姥姥,小门小户的一位老太太,不仅能止血,还能为女婿家制造新鲜的血液。她的思想,她本就是就是她那个小家庭最鲜活的血液。怪不得作者写贾府之时要从刘姥姥写起,因为年纪最大的她,却是最鲜活的存在。她的出现是对荣国府最大的讽刺,人们只知道看她的热闹,却不知道她的可贵,向她学习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