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寄居贾府,黛玉小心谨慎,妙玉凭什么目空一切?

或许是为了故事情节发展的需要,曹雪芹不得不将“金陵十二钗”的大部分角色,都安排进了贾府中,这也就使得贾府中来了许多寄居的姑娘。

史湘云应该是最早来到贾府寄居的姑娘,因为父母双亡,她从小就在贾府中长大,后来才被史家接了回去。从此之后,她开始了史家、贾家两边跑的生活。因为有史家这个后盾,史湘云在贾府中只能算是客居,所以,她并不自艾自怨,反而活得张扬而热烈。有什么不满,她立刻就要说出来;对人看不惯,也立刻就要说出来;在贾宝玉生日那天,还即兴表演了一段“湘云醉卧”。

薛宝钗也是寄居贾府的姑娘,但是薛家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生意。薛家自从进了贾府,一切开支就都是自己支付,并不沾贾家的一草一木,什么时候不想住了,说走就可以走。所以,薛宝钗在贾府中也并没有寄人篱下的悲凉和哀怨。

真正在贾府寄居的,其实只有林黛玉和妙玉。这两个姑娘,都是父母双亡,也没有家族的支撑,除了贾府,她们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没有了退身之步,是这两个姑娘面临的最大的窘境。然而,虽然面临着极其相似的处境,但这两个人在贾府中的心态,却完全不一样。

林黛玉是贾府的至亲,她的母亲是贾府嫡出的小姐,贾母对这个外孙女也极其疼爱。但是,这并没有让黛玉有主人的感觉,自从进了贾府,她就“步步留心,时时在意”,生恐惹来别人的不满。第二十六回,她到怡红院去,被晴雯拒之门外,她没敢吵闹出来,反而默默地忍下了,独自一人在华阴下掉泪。第二天,便哭出来那首令人肝肠寸断的《葬花吟》,“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因为生病,要吃燕窝,黛玉也不敢和别人提,生恐别人嫌自己多事,最后还是薛宝钗提出来,将自己家里的燕窝,给黛玉送一些来。这件事被贾宝玉知道了,他悄悄向贾母说了,黛玉才有了每天一两的燕窝吃。

作为贾母的亲外孙女,黛玉格外谨慎小心。但是,妙玉却似乎有些目空一切。

若是论起血缘关系来,妙玉与贾府似乎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论起贡献来,妙玉似乎也没有为贾府做过什么。她是在元春省亲之前,由王夫人下了帖子,请到贾府中来的。从此以后,她就在栊翠庵常住了。栊翠庵,也就成了别人不能轻易涉足的地方。

贾府为妙玉提供了一所清幽、安宁、舒适的住所,但是,妙玉对于这一切,似乎有些心安理得。她在栊翠庵中,生活得自由自在。这倒也罢了,更关键的,是她似乎根本就看不起贾府。贾宝玉说她的绿玉斗是个俗物,她立刻反唇相讥:“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这么个俗物来呢!”

黛玉问她的茶水,用的是不是“旧年蠲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个大俗人。旧年蠲的雨水,哪有这么轻浮?如何吃得?这是旧年我在蟠香寺住在的时候,收集的梅花上的雪。”然而,此时此刻,贾府中的老祖宗贾母,正在栊翠庵的院子里,喝那“如何吃得”的“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的亲外孙女,在贾府尚且谨慎小心,一个外来的小尼姑,却在贾府目空一切,这究竟是为什么?其实,从妙玉房间中那些珍贵的古玩,我们或许可以窥知一点真相——妙玉的出身,比贾府高贵!

妙玉的一个绿玉斗,贾府中尚且找不出来,她那些其他的珍玩,自然更是贾府中所没有的。这也就决定了,妙玉绝非普通的小尼姑,她必定有一对地位尊贵的父母,并且,也一定与贾府曾经有过往来,贾府人对她的身世,也心知肚明。

所以,妙玉才能在贾府中如此特立独行,如此目空一切。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名家散文

梁晓声:人活着,总需要一点敬畏

2020-5-1 8:58:49

名家散文

毕淑敏:素面朝天

2020-5-1 20: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