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一枚顶级的祖母绿

红楼梦里史老太君——贾母,作为族中年龄最长,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位老者,可以说是历经了三代的繁华。她一出场,就是一位慈祥的老祖母了。

宝玉曾有一句名言:“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

但是这一论断,在贾母那里就完全不符合实际了,她完全跳出了这个宿命。人们只会感觉到。她越老越精神,越活越通透,她从未让自己的思想蒙尘,犹如是一枚顶级的祖母绿,闪着幽深而智慧的光。

首先,她具有极高的个人品味及艺术修养。

在整座贾府里,贾母可是一位相当具有文艺范儿的老太太。论个人的艺术品味、思想情趣,她丝毫不输于她那些孙儿们。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她带领大家在中秋节,一起接受美的熏陶与洗礼。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贾母因见月至中天,比先越发精彩可爱,便说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因命人将十那些平日养着的善音乐的女孩子们传来。

贾母又向众人道:“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

这里贾母仍带众人赏了一回桂花,又入席换暖酒来。正说着闲话,猛不防只听那壁厢桂花树下,呜呜咽咽,悠悠扬扬,吹出笛声来。

趁着这明月清风,天空地净,众人烦心顿解,万虑齐除,,都肃然危坐,默默相赏。听约两盏茶时,方才止住,大家称赞不已。

这边厢是黛玉与湘云二人的凹晶馆联诗,那边厢便是贾母带领众人凸碧堂赏月闻笛,一个是感凄清,一个是悲寂寞,在精神境界上可谓是遥相呼应一脉相承。

她带领众人参观姑娘们的房舍,每一处点评也都十分到位。看到藕香榭的那副对联好,就命湘云念给她听:芙蓉影破归兰桨,菱藕香深泻竹桥。你看王夫人、薛姨妈什么时候这么诗情画意过。

到了探春的秋爽斋,贾母因隔着纱窗往后院内看了一回,说道“后廊檐下的梧桐也好了,就只细些。”一下子就看出了环境的不和谐之处。

因见潇湘馆窗纱的颜色旧了,便和王夫人说道:“这个纱新糊上好看,过了后来就不翠了。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这竹子已是绿的,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要用那件银红的`霞影纱',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地看着,就似烟雾一样。”众人听得比吃了人参燕窝还爽快。

在论述软烟罗的前世今生的时候,一向精明强干的王熙凤,也瞬间秒变职场小白,对贾母满眼都是崇拜。王熙凤这辈子大概也没有服过谁,可能也就只有一个贾母了。

在对软烟罗的处理上,也颇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潇洒与睿智,除了给黛玉糊窗纱外,下剩的“送这刘亲家两匹,做一个帐子我挂,下剩的添上里子,做些夹背心子给丫头们穿,白收着霉坏了。”

她不吝啬东西,这一点跟宝玉的撕扇子作千金一笑观点颇为相似,这些东西原不过是为人所用,再珍贵的东西只要物尽其用就是正道。

及进了宝钗的蘅芜苑,看到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连说使不得,叫过鸳鸯来,"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这几样宝贝清单,听名字就觉得既高雅又别致,难怪宝钗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虽说这话有拍马奉承的成分,但是也是实情。

不但如此还懂茶道,在栊翠庵妙玉奉上老君眉,贾母还相当内行的问了一句是什么水。就连黛玉都分不清什么雪水与雨水,可见真正懂的茶的除了妙玉之外还有贾母。

第二,她懂得识人用人。

贾母有魄力,思想不僵化,破格提拔王熙凤,让她总领荣国府诸事。王熙凤也确实是管理上的奇才,她的杀伐决断,早已在她协理宁国府那段,就表现得淋漓尽致。贾府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业已经历了三世的富贵,内囊早已经尽上来了,管理起来非硬起手腕不可。贾母颇具慧眼,王熙凤一来,立马就让王夫人退居二线。

在对丫鬟的提拔与任用上也是颇具慧眼,她说“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她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见紫鹃聪慧细心有情,便派给了黛玉,从此黛玉在贾府多了一位贴心的姐妹。

尤其是在对待晴雯的问题上,她与王夫人颇为不同。贾母懂得欣赏美,呵护美。本来贾母对袭人与晴雯这两人是有定位的,一个只是妥帖的丫鬟,另一个则是作为将来的妾来培养的,只不过后来袭人强行上位挤掉了晴雯。

可是,在王夫人这位道学家的眼中,钗亸鬓松,衫垂带褪,有着春睡捧心之遗风的晴雯深深地刺激到了她,在她简单而执着的逻辑里,所有美丽的都是狐媚,都有勾引她家宝玉之嫌,必先除之而后快,她对一切美的事物不是欣赏,不是呵护,而是戕害,而是毁灭,她俨然已经成为宝玉所鄙视的鱼眼睛,这便是贾母与王夫人最大的不同。

第三、贾母支持女孩子们的文艺创作。

虽然贾母并没有直接参与文艺的创作,但是却大力支持女孩子们的文艺创作,其中大观园图的创作就是由贾母倡导并提出来的。盛赞宝琴的雪下折梅,并要求惜春照模照样一笔不差画下来。所以说,贾母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她对于宝琴纯粹是对美的一种欣赏。

四大家族中贾家的女儿是最优秀的,元迎探惜都是她培养的,贾敏也是她培养的,正是因为贾敏的优秀才成就了黛玉的优秀。

贾家出了一个皇妃一个王妃,这些都是贾母之功。她懂得欣赏呵护他们,她就像一位守护神,守护着宝玉与众姊妹们,守护着他们的精神家园,她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宽松的环境及良好的氛围,相信在他们的一生中有祖母的时光,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第四、贾母懂得与人为善。

俗话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贾母面对来打秋风的刘姥姥,不傲慢,不轻视,而是盛情款待,一口一个老亲家。

她带领着刘姥姥游历了大观园,把古往今来没见过的、没吃过的、没听见的都经验过了。临走时候从贾府带走了满满一大车的东西,其中包括一百两银子,各种吃的用的,还有那件传世的织品软烟罗以及妙玉的那只成化窑杯子。这些东西足够庄户人家几年的用度了。

不但对刘姥姥,对于别的穷苦人家也有一种同情与怜悯,比如《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对于一个陌生的不名一文的剪灯花的小道士也给予了充分的关怀与同情。贾母听说,忙道:"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的这个势派。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的慌?"说着,便叫贾珍去好生带了来。又给他些钱买果子吃,别叫人难为了他。"

也正是因为贾母日常的积善行德,才有后来的巧得遇恩人,正是因为刘姥姥的救助,才使得巧姐得以逃脱牢笼。

看似无为的贾母,其实是整个贾家的主心骨,她犹如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护佑着子孙们。众人一旦失去了这棵大树的护佑,这棵大树一旦倒下,那才真是树倒猢狲散,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